一個需要重視的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7日】自從明慧網發起倡議:建議廣大的民眾銷毀一切共產邪靈的書報徽章等物品後,我除了自己清理了這些敗物,還多次發正念,要這些東西迅速解體滅盡。

當我在給世人講真相的時候,也提醒他們不能讓這些邪靈還在自己家中,效果還好。這裏僅舉兩例。

一天,我給一位熟人家勸三退,他們順利退出了。我一看他們家的中堂,還貼著一張毛魔頭的像。我只這樣說:你們看看,它已是個死人,貼在家不吉利吧!他們連忙說:「對。」馬上當我面撕下了那張鬼像。

還有一位熟人,我看到她的新居掛著毛魔頭象,我便對她說:「你不是說你家成份不好,小時候老是受別人的欺負嗎?就是這個魔頭使的壞,你還感激它整你們嗎?」她一聽:是呀,是應該將它撕掉。因此,她不停的對我說:「謝謝!謝謝!謝謝!我會撕掉的。」

這是兩位常人的悟性。

有一次,我們幾個到一鎮上去發真相資料,我看到一個魔徽章牌豎在十字路口。我感覺它正在發黑氣,我就在附近找了一塊石頭,對著魔牌砸了過去,結果將它砸壞了,清除了一害。然而,一同修馬上非常生氣:在幹麼事?我們給她作解釋了,她才有所明白。

又有一次,我們到異地去發真相資料。我在派出所附近又發現了一塊魔牌。當時是夜晚,沒有人發現我們。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找石塊。找了一塊磚,投的力度不夠,我想不能讓它在那危害眾生。我就再想去找一塊更大的石塊來砸碎它。可是,同修硬是拉住了我,說是怕被人發現捉住。我想,我們是應該理智的注意安全的做事。那種機會都怕出差錯,甚麼時候再有機會來除惡?因我當時也動了人心,沒砸成。事隔半年了,我總覺的那是我的遺憾。

還有,我們單位修煉的人較多,但單位院子內有長年掛著的血旗、魔頭象、邪惡的語言等。同修好像視而不見。我住在院外,到院內來做這些事不太方便。我和院內同修探口氣,他們是怎樣安慰自己的呢?他們說:很多大城市都有這些東西。意思叫別管它。

特別一提的是,我單位用高音喇叭催起床和上班,播的又是些「黨文化」的東西。鎮上普通居民都很反感,多次提議要我單位取消這個喇叭;領導們都有些取消它的意圖。但就是這位也是同修的保衛科長,他藉口不用喇叭人們不知作息時間。他說這堅決不能取消,而且,一少部份同修也同意這位科長的觀點。

同修啊,那些黨文化的東西師父費盡心思的給我們弟子清理,我們都覺的它很頑固的。你還有意一天至少三遍的給這兒的民眾灌輸,幹著邪惡高興的事,你是真正在按師父的要求做嗎?

由此,我想起了師父在2002年費城法會上的講法:「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在我們這個地區,類似的問題還很多,而且很突出。由於當地同修間的間隔較大,他們又很排外,而這幾個同修又承擔的使命較大。所以,我只好借明慧一角把這些問題講出來,希望同修幫忙解決。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