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閱讀《九評》 清除惡黨毒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1日】最近兩個星期,我的修煉狀態特別差:學法無法集中精神;晚上煉功、發正念打瞌睡,常常是動功還未煉完就已經要睡著了,沒有辦法,只好放棄午夜12:00發正念,而改為凌晨煉功;但早上又常睡不醒,根本無法保證每天的煉功時間;講真相時更覺力不從心。到後來,甚至白天頭都發沉發昏。我一直以為是我有甚麼執著心未放下造成的,並嘗試向內找,但收效都不大。尤其最近還有一個現象,即常常莫名其妙的會有惡黨的歌或話語在我的腦中反映出來,於是我就把它們當作思想業一樣去消除和排斥。

幾天前,我母親感冒咳嗽,我就想勸她再多看看《九評》,或許是惡黨邪靈的毒素對她的影響。這時,我才想到我是不是也是如此呢?我已經有半年多沒有閱讀《九評》了。因為我已經閱讀了七遍《九評》,自己覺的已經完全認清了惡黨邪靈的本質,並且我一直未中斷向世人講述《九評》,覺的自己不會再受惡黨邪靈的侵擾了。

想到這,我馬上就靜心閱讀《九評》。才看完一評,當天晚上煉功就明顯感到能夠集中精神了,而且第二天早上起來,再沒有了那種頭腦昏沉的感覺。《九評》的威力顯現出來,他就是能直接清除我們腦子裏殘留的惡黨毒素!

在中國,長期受到各種邪惡的宣傳教育,我們每個人頭腦中被灌輸的邪惡毒素似乎已經根深蒂固,它會像業力一樣滲入我們身體的每一層次中。甚至在海外生活的華人,或多或少的都受到這種邪惡宣傳的影響,這是無法抹煞的事實。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宇宙在正法中是從微觀往表面上突破,大法弟子在修煉中你們也是從微觀往表面變化著。」

當我們在修煉中突破了一個層次,這層次的業力以及惡黨毒素都會返到我們表面身體上,而我們有時並不能完全認清和及時排除這些毒素,當它們在我們體內累積到一定成度,就會嚴重影響我們的學法、煉功、證實法,甚至影響到物質身體。仔細閱讀《九評》,正是徹底清除這些惡黨毒素的最好辦法。

關於閱讀《九評》的作用,我在一年前已經有了一次體悟。2004 年12月初,我第一次瀏覽了(並未仔細閱讀)《九評》,心中有明顯的抵觸:擔心常人會不會理解;是不是參與了政治;是不是說的太過了,等等。這也正是惡黨邪靈的影響,使我根本不可能靜下心來仔細閱讀《九評》。接下來幾個月,我在講真相中根本就不願提及《九評》。

後來看到師父發表了「退團聲明」,我也發表「聲明三退」。兩個星期後,我開始咳嗽。這雖然沒有影響到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但卻嚴重干擾了我講清真相。只要一想講真相,就開始咳嗽,咳的無法說話。後來看了《明慧網》上同修的心得體會,才意識到應該仔細閱讀《九評》。當我讀完一遍《九評》,咳嗽就好多了,等讀完兩遍時,就完全好了。後來看到師父的講法:「前一段時間有的學員咳嗽,有的學員出現了一些個不正常的反應,特別是從「九評」出來以後的一段時間。就是那些惡黨的邪靈在人體裏的因素幹的,大家發正念的時候要清除它。對大法弟子它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是它會干擾。最近一個時期包括其它方面出現的所有的干擾,基本上都是這些邪惡因素幹的。」(《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深感師父對弟子的關懷真是無微不至。我連續讀了七遍《九評》,給我後來講清真相打下一個很好的基礎。現在我正在閱讀第八遍《九評》。

閱讀《九評》對常人的作用更是顯而易見。我母親聲明退團後,因居住在國內,無法看到《九評》。兩、三個星期後,她開始發燒、咳嗽,非常嚴重,被其他家人勸說,去了醫院打點滴。這之後,她甚至連床都起不來了。我知道後馬上給她打電話,針對她思想中的癥結,講清了惡黨邪靈的本質,清除她腦中的惡黨毒素。第二天,我又打電話去問候,她說:「昨天一放下電話,我的鼻子就通了,兩個星期來第一次聞到了氣味。」之後,她再未去醫院打點滴,身體也越來越好。後來我設法讓她讀到了《九評》。

作為大法弟子,現階段應該經常仔細閱讀《九評》,從而清除不斷返到身體表面的惡黨毒素。

我們在勸說常人「三退」的同時,若有條件,一定要勸他們也反覆仔細閱讀《九評》,以使他們不再受惡黨邪靈的侵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