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把心擺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31日】我這樣一個參加過八年抗戰,四年國共內戰的「老革命」卻被共產邪黨殘酷迫害了半個世紀。我在中共大搞全民煉鋼,大躍進,三年大災害的瘋狂年代,一直被中共迫害;到今天,我作為法輪大法學員,仍然被中共惡黨所迫害著。

在1955年我被中共誣陷為反革命,勞教期間,酷暑在外面幹活,皮膚被曬起泡。晚上蚊子多的一胡擼一手血。嚴冬季節,地凍的一米多深,不少人凍壞了手腳,我凍掉了兩個腳拇趾甲。有一次冰上作業,虛弱的我一下掉進了冰窟窿裏,差點淹死。因為太冷,曾一度得了尿失禁。由於長期吃不飽,勞動強度又大,營養嚴重缺乏。我被迫害的全身浮腫,又得了肝炎,還得了一種叫風濕性紫癜,血小板皮下出血的病,經常性發高燒。有時餓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兩尺寬的壕溝都邁不過去。有一次在翻地時,一條蛇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嚇了一跳。我從小怕蛇,於是用工具把蛇送到遠處,但不一會,它又出現在我的面前驚嚇我。我於是用鍬把它的頭鏟掉了。由於飢餓難忍,就想把死掉的蛇吃掉。於是我點起火把蛇烤了,但蛇肉被燒糊了,沒法吃。

這件事過去了幾十年,在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不久,在一次煉靜功的時候,突然感覺背後有東西順著脊背右側爬到右胳膊,然後又爬到手心,我一看是只燒焦了的死蛇。我心裏雖然緊張,但煉功時能量場比較強,我振作精神,堅持煉完功,沒有理會它的干擾。

幾天之後,在我煉靜功時,這條蛇又來嚇唬我,這次是條活蛇出現在我面前和我鬥。我說:雞來吃你!它說:老鷹抓雞!我說:鳥槍打你!我們就這樣鬥氣,後來我想這樣鬥也不是修煉人的行為,於是說:我不是欠你一條命嗎,還你一條命。這個蛇一聽,高興得一下立了起來。我又說:但我說了不算,我把我的生命都交給師父了,生死由師父決定。再說咱們之間的因緣關係我也不清楚,也可能前世你把我打死過呢。我只管修煉,有意見找我師父去,一定會給你滿意的答覆!

後來蛇不見了,但在夢中我看到從師父法像的坐墊下邊有蛇跑出來。我悟到我房間裏有法身清理不了的東西,於是我就四處查找,發現在孩子們的書刊中有許多蛇的圖案和教人罵人來「長功」的假氣功的文章,於是我就把這些書都燒掉了。一天我一閉眼,又見到兩條蛇從廚房裏跑出來,我到廚房一翻,發現菜譜裏有介紹做蛇的方法和圖片,我於是也將其剪了下來燒掉了,以後就再也沒有發生這類的干擾。師父後來用一個罩把我罩了起來,保護我煉功。

蛇對我修煉的干擾比起中共惡黨來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邪惡中共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後,我依據合法程序向有關部門講真相,結果被批判了三天,還把我定為監控對像。公安局,街道小區,610迫害法輪功組織,長期對我進行竊聽,跟蹤,監視居住,還曾夜間來抓人。

在一天的拂曉,我發正念把迫害我的610惡人定住。我在睡夢中看見他被拴在一個台階旁的石頭柱子上,柱子上還寫著他的罪惡,兩個人看著他示眾。我在煉靜功時,聽到慈悲的師父說:他也是受矇蔽的,給他解了吧。我說:聽師尊的,給他解了吧。

從此以後,610的惡人撤走了,再也沒有來監控我了。一隻喜鵲飛來報喜,在封閉的陽台外,一邊「哈哈」的叫,一邊「咚咚咚」的敲窗戶,向我表示祝賀。

只要心正,師父就會給弟子做主。我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給新學員或是在這方面沒有引起重視的同修提個醒,要徹底清除頭腦中不正的思想和家中亂七八糟的假氣功、共產邪靈的書籍。努力做好師父在正法修煉中所要求的三件事,一切以法為師,不被舊勢力鑽空子,解體一切亂法的爛鬼和黑手,最大限度的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