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正法修煉路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3日】母親今年68歲,於1996年開始修煉大法。

法輪大法給了母親新生命

母親從小身體就不好,7歲得了胃病,後來胃被切除了2/3。母親年輕時開始,精神就不能受任何刺激,一生氣就全身抽成一團,人事不省。隨著年齡增長,健康狀況更是一年比一年差。這一生不知看了多少醫生,不知吃了多少種藥。但是身體卻是越治越糟。舊病沒治好,又添上了新病。在我的記憶當中,母親的大部份時間都是在床上度過的。據母親說,她好幾次都想到要了結自己的生命,感到活在世上真是太受苦了。

1996年4月,在一位老朋友的介紹下,母親來到工廠禮堂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當晚回到家,母親就感覺到法輪的旋轉以及身體上各種強烈的反應。由於母親原來的身體太差,所以師父為她清理身體,各種反應就非常的強烈。以前母親因為身體不好,也學過其它的功,但這次不同,當時母親就有一種直覺,法輪大法師父是一位了不起的師父。開始還沒有大法書,只有錄音帶,母親就如飢似渴的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兩個星期後得到了珍貴的《轉法輪》,學法就更積極了,幾乎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了。

學法不久,母親老花鏡摘掉了,青紫色的嘴唇有了血色,老年斑消失了,困擾了一輩子的各種疾病沒有了,母親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過去不能出遠門,特別是夏天,走幾步路就發昏,修大法後,去洪法,多熱的天,多遠的路,走起來都是精神抖擻、雄赳赳氣昂昂的。特別是修煉幾年後,曾經在30多歲時因治病吃藥而造成的經常抽搐的半邊臉不抽了,歪斜的嘴角正了,因抽搐而快閉合的眼睛也從新睜開了,臉部又恢復了病前的正常狀態,這個病過去看過很多醫生,試了幾次,都說沒法治。

熟悉母親的人,都為她身體上發生的神奇的變化而驚嘆。母親每當聽到別人誇她修得好,她總是回答:「這完全是師父的慈悲,是大法的力量。我得到的與我付出的完全不成比例。我是個修煉的人,身上還有許多執著沒有放下,離大法的要求還差得太遠。但我有信心和決心,一定要按照師父給我安排的道路堅定不移的實修下去。無論遇到甚麼挫折,都不會動搖我的信念。」

和平環境中積極洪法

從1996年得法開始,母親就開始了一生中最幸福充實的美好時光。學法、煉功、教功、抄材料、傳資料、交流心得體會、洪法、發正念、講真相。雖然期間經歷了一次次的身體消業、心性過關,有走的好的,也有走的不好的(過後都能悟到),但母親認為,自己所經受的一切,包括痛苦和磨難,就是師父給自己安排的修煉道路,自己能夠生在大法洪傳的年代,真是太幸運了,這麼好的大法,一定要讓更多的人知道,要讓更多的有緣人能夠得法修煉。

那時修煉環境比較好,大法書籍和資料容易獲得。母親購買了一些大法書籍和煉功磁帶,在向親朋好友介紹法輪大法時,送給他們,教他們煉功。在洪法時,引用自己學法後身心的巨大變化作為生動的例子,比較有說服力,收到的效果也比較好。當然也遇到有人冷眼冷語,被無神論者認為是搞迷信。母親不顧他人的不理解和誤解,不厭其煩,反覆向他們闡明道理。最後有許多一開始不太理解、持否定態度的人也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迫害考驗人心

19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後,安靜的修煉環境遭到了破壞。邪惡的江氏集團瘋狂的對大法進行污衊、誹謗,對大法弟子瘋狂的抓、關、打。

在迫害初期,面對鋪天蓋地的對大法和師父的誹謗和污衊,母親雖然一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但在邪惡巨大的淫威之下,母親由於人間的情沒有放下,有怕心,母親怕自己的事情牽連了孩子,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屈從於舊勢力,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在修煉道路上留下了抹不去的一個污點。母親每每想起就心如刀絞,無比悔恨。母親說:「師父為眾生承受了那麼多無法想像的巨難,而我卻出賣師父,是罪不可赦啊。可是師父卻珍愛每一位大法弟子了,我犯了這麼大的錯,師父仍沒有丟下我,一再給我機會。我一定要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洗刷污點,在修煉的道路上要更加努力,更加精進,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願為大法奉獻我的一切直至生命。

在那段血雨腥風、烏雲籠罩的日子裏,師父的經文、真相資料很難得到,也不方便拿出去複印。母親就拿起筆、複寫紙,自己抄,然後再冒著危險將材料一份份送出去。

在向人介紹大法、講真相時,母親雖然只有高小文化水平,但由於正念足,得到師父的加持,而且學法紮實,能從法理上去解釋問題,所以無論向誰談大法的事,對方都無言以對。有些報社、電視台的記者想抓典型,寫材料,來到家中採訪;還有些領導來了解情況,母親按照師父說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抓住洪法的好機會,向他們談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自己修煉後,身體如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平和的語氣向他們講真相、洪法。結果有些採訪的記者聽得連連點頭,有的雖不能接受,也駁不倒母親。遇到派出所的上門做所謂「轉化」,母親除了向他們講真相、洪法,還向他們展示大法威嚴的一面,警告他們不要誤迷歧途,執迷不悟,為虎作倀,否則,來日的下場是會很可怕的。母親也經常提醒在公安系統工作的熟人,叫他們千萬別做傷害大法的事情,免得最後害了自己。

回家鄉救度有緣人

隨著不斷學習師父的後期經文,母親認識到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正法的重要性和緊迫性。母親帶著大法資料和真相材料回到了闊別了二十年的家鄉。

母親過去身體一直不好,鄉親們都知道。二十年過去了,母親年事更高了,可身體卻更好了。鄉親們看到母親身體的變化都連連稱奇,母親則不失時機洪法:我是煉法輪功的。有的鄉親就說這個功國家是反對的;有的說我們那有個煉功的不孝敬母親,對鄰居也不好;還有的說,他們有的借人錢不還(因煉法輪功被抓去被罰款,數額很高,家裏交不起,就向親戚借)。

母親發現,人們對大法產生誤解,一方面是受矇蔽,但最主要的還是有的修煉人的行為不符合大法要求。洪法,不僅要告訴人們大法好,更重要的是修煉人要修好自己,要以自己的一舉一動展示大法弟子的風範,讓人看到大法弟子確實與其他人不同。

母親知道家鄉有親人生病了、家裏有急事了,就把自己節儉下來的錢資助他們;對於那位借錢交罰款的親戚,母親讓他把借別人的錢儘量還上,他借母親的錢母親卻隻字未提;住在親戚家,母親吃的很簡單,只吃蔬菜;睡的很少,一天2-3小時(煉功之後母親就睡眠很少,有很多時候幾乎是徹夜不眠,但白天精神卻依然很好)。不停的幫忙幹活:搞衛生、洗衣服、做飯,照顧病人、孩子,一刻也不閒著。

母親還不斷的向來看望他的鄉親講大法法理,講自身煉功前後的變化,講自己這個出了名的藥罐子煉功之後沒花一分錢藥費,講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澄清鄉親們對法輪功的誤解。聽了母親的講解,看了真相資料和真相光盤,再看到母親的所作所為,許多鄉親都說,我們以前被電視、報紙欺騙了,看到你,才知道法輪大法這麼好。並有幾位鄉親當即開始跟著母親煉功。現在,有幾位因煉功身上的疾病不治而癒的鄉親,也開始積極洪法。

在向甚麼人洪法問題上,母親一點不執著,遇到合適的機會,有合適的人,母親就向他洪法。上街買菜、上商店買衣服、在理髮店理髮、記者來訪、派出所來人、朋友串門、院裏的老人聊天、甚至領導拜年,母親都不失時機的宣傳法輪大法好。由於母親正念強,有師父的保護,沒有遇過麻煩。母親說,每次做了洪法的事,身心非常舒暢,煉起功來就感覺身心又得到了新的昇華。

修煉人身體、家庭中的關

也許是師父安排的一關,母親在向兩個小外孫的父親洪法這件事上,卻是難度非常大。兩個小外孫都是母親帶大的。在他們還不大懂事時,就已經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就會打坐煉功了。母親是頂著家人的反對,忍受著家人的誤解,帶著兩個小外孫學法、煉功。由於他們父親的反對,兩個小外孫學法煉功還不能在家中公開,但兩個小外孫在母親的幫助下,已經是走在法輪大法修煉道路上的大法小弟子了。母親堅信,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隨著每日點點滴滴的灌輸,因受矇蔽而對大法有誤解的家人一定都會明白正理,最終必定也會走上修煉之路。

母親沒有被抓、被勞教,沒有受過洗腦班、勞教所的殘酷的迫害,但母親身體消業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心性過關經受了嚴峻的考驗。

母親煉功前,是出了名的病號。由於長年疾病,再加上身上有附體,人的外形被折磨得都變了樣。一開始煉功,師父為母親清理身體,巨大的能量壓得母親無法呼吸,整個身體,包括五臟六腑都在翻滾,撕扯扭動,似有無數的刀尖在身體裏遊動。有時晚上疼痛得根本無法入睡,全身的骨骼都被拆開了,還整日不停的向外吐爛肉狀的凝結物。但母親沒有想到上醫院,她守住心性,咬緊牙關挺了過來。九年來,母親沒有吃過藥沒有打過針,她的身體卻發生了神奇的變化。快70歲的老人,幾次發生被重物擊中、不小心滑倒在地或從高處摔下,卻從未傷筋動骨,外皮之傷都是不治自癒。

父親與母親是同時跨入修煉大門的。有一次,幾乎從不生病的父親出現消業症狀,這也是給母親過的關。父親這次消業,前後近兩個月,最嚴重的時候,不僅不吃不喝,而且意識恍惚,人事不省,一下子瘦掉了二十多斤。

母親每日對著父親發正念,請求師父加持功能,清除父親身後的黑手爛鬼邪靈。在父親精神清醒一點的時候,就讀《轉法輪》給父親聽,並且請父親自己用正念和意志力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那段時間母親身邊沒有一個親人,為了不給大法造成不良影響,母親也沒有告訴當地的同修和自己的親人,她獨自一人陪著父親闖過了這一生死大關。

父親當年曾違心的向邪惡寫過保證書,後來請同修在網上發表嚴正聲明,聲明從前被逼迫寫下的保證書作廢。但在嚴正聲明上是署小名還是用真名這個問題上(當時不知道發表嚴正聲明必須用真名),母親經歷了一次嚴峻的心性考驗。經過幾次反覆之後,去掉了怕心、人心,從法理上認識到了這件事情的嚴肅性和重要性,最終父親署真名公開發表了嚴正聲明。

正念的力量是無所不能的

大法是萬能的,只要正念足,修煉路上的任何困難在堅定實修者面前都是那麼的渺小。

2005年大紀元發起退出中共惡黨及其附屬組織的公告。短短幾個月,就有幾百萬人提出聲明。母親、父親也在網上用小名聲明了退黨及退團、退隊。但父親每月仍要繳納黨費,過組織生活。為了徹底與惡黨決裂,母親就幫父親想辦法(母親自己不是黨員),如何能夠智慧的達到在形式上也退出惡黨的目地呢?

師父說:「在任何環境中,只要修煉者正念足,都會從中得到提高、得到啟示和幫助」(《在2005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由於父親退出惡黨的信念堅決,在師父的啟示下,通過轉移組織關係的方式達到了在形式上也退出了惡黨的目地。

師父的《洪吟(二)》「怕啥」寫道:「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迫害開始後,因為父母修煉大法,公安部門頻繁來騷擾,有時甚至計劃進行非法抄家。每當這個時候,母親就對著來人發正念,清除來人身後的邪惡黑手亂法爛鬼和舊勢力。母親說發正念時,真切的感受到渾身充滿了巨大的能量,完全沉浸在師父強大的功的加持之中。不法之徒每次來,只是說了些不許再煉功之類的話就作罷了。還有邪惡指使單位提出想讓父親參加洗腦班之類的要求,母親都請求師父加持,給予智慧和力量,最終都戰勝了邪惡,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使之達不到其想要的目地。

母親多次說過,如果不是得了這麼好的大法,我的生命可能早就結束了。所以,無論吃多大的苦,受多大的罪,都動搖不了我修煉的決心。我要緊隨師父,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在正法修煉的道路上勇猛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