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根本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11日】通過寫修煉體會,我發現自己的歡喜心、顯示心很突出。修煉八年了,由於帶著治病的目地,沒有認真學法,也不可能學好法。讀《轉法輪》時,總覺得每句話我都懂,看不出內涵,不曉得怎麼從法理上認識,通常願意看師父在各地的講法而不願多讀《轉法輪》,別人能背整本《轉法輪》,我卻至今只能背論語。老強調記憶力差,甚至覺得也沒有必要背,又不是剛上學的小學生還要背書?好像內容我都知道,但要找師父說的具體的話時卻不能馬上找出來,原因還是沒有真正用心,用常人心對待大法。

對於修煉,我的確比小學生還不如,在邪黨文化的洗腦下、在無神論的毒害下,過去從沒想過要修煉。我母親信佛,她到老家的九崗山去給長輩燒香為兒女祈福,我認為這只是她的心願不會有甚麼作用。我老伴的父親是個虔誠的基督教牧師,當年我與老伴訂婚時,他父親甚麼要求也沒提,只說了句──「希望你們將來建立個基督教的家庭」。當年我老伴帶我去過教堂做禮拜,我感到很不自在,看不見摸不著向誰禱告呀!他沒勉強我,以後自己一個人去,後來在惡黨無神論的影響下他自己也不信了。1990年我母親逝世後,我的三個兒子都夢到過她,而且還能證實確有其事,因而使我相信人有靈魂存在,這也是促成我走上修煉道路的原因之一。

97年8月我開始得法時正是古曆七月,我修煉的目地極度不純,一是治病、二是轉化本體上天,完全是私心,一切為了個人。在學法之前沒聽說過白日飛升,心想白日飛升多壯觀呀!因此剛開始學法煉功很積極,盤腿進步很快,慢慢能盤半小時。但只要一疼就坐不住了,手到處摸(這毛病現在還有),也就是說根本不能吃苦。一點輕微的苦都不能吃,還想能修成佛?簡直是妄想。師父說:「心性是甚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轉法輪》)我自認為在忍的方面有些許進步,捨也只是表現在錢財方面比以前看得淡些,碰到其他問題有時能想到自己是煉功人,不該這樣。唯獨怕疼,老改不了,實際是執著於白日飛升造成的,是有求之心造成的。師父說無求而自得,「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由於有所求,腿越煉越疼,越疼越不知所措,因而又產生了悲觀情緒,擔心自己修不成,明知這念不好,自己又不能擺正,這是我目前出現的一大關。

由於怕心還很重,走出去較少,只是在外出時碰到合適的場合講講真象,如坐出租車時向司機講講,送老伴看病時對其他病人講講,買菜或購物時找機會講講。還採取以請進來的方式講真象。

我這種一大把年紀的老人朋友、同事、同學、親戚等相當多,以請吃飯、搞朋友之間的團聚、邀親戚串門、面對面談真象、送資料、放錄像等等,從從容容的談和看,效果比較好,還可以托轉資料給另外的朋友或親戚等,甚至捎回老家去。

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教導的「其實大家想一想,過去的修煉人要耗盡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煉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煉法門,在這種證實法修煉最偉大的榮耀瞬間即逝的暫短修煉時間內怎麼能不更精進呢?」師父最後還語重心長的說:「我知道你們明白後會很快跟上來,但是你們要能在這條最偉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彎路、不給自己將來留下遺憾、別拉開層次的距離,才是我與你們以至期盼你們的眾生的願望。」

感謝師父慈悲,不落下一個弟子,並點化我的兩個兒子為我修電腦,和買來手寫板讓我寫寫東西,我才得以認真清理自己,找到問題所在。後悔沒用,今後只有抓緊學法、加倍精進。我希望通過精進,不給自己留下遺憾。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