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八旬得大法 不枉人間來一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7日】小時候在小學、中學讀書時,在教室的後邊有兩個高大的糧倉空立著,很多年沒人敢把它拆掉,說裏面有神鬼。請問老師誰也沒有明確的解答。直到共產黨來了,才明確的說沒有神。但每到過年過節大多數的人還是照樣上墳,燒香,接神……。宇宙萬事萬物是客觀存在的,不是哪個人說它有它就有;哪個人說它無它就無。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五日,我在遼源得到了一生追求的真理──法輪大法。當年十二月三日在原哈達氣功輔導站的基礎上成立了吉林市第一個法輪功輔導站。

九五年七月,我參加了長春法輪功輔導員學習班,受到很大的教育。在小組會上激動的寫下了「幸逢法輪有緣,莫道風燭殘年。真言一句勝萬卷,唯有真修實煉。」回來後,在市輔導站的支持下,我們舉辦了多次輔導法輪功的學習班,培訓了許多新學員,其中有十餘名後來當了輔導員。我還幫助有關同修建立了局後、戰前和遼源鐵路地區輔導站和煉功點。

在辦班當中,為了找到一名老學員來參與,我到她家找了四、五趟,最後在她打工的地方找到了她。她感動的流下了熱淚。為了帶領大家學法煉功,我不分春夏秋冬,頂風雨、踏霜雪,多年如一日不知歇,為洪揚大法在師父的安排下做了點滴工作。

在講清真象中,除發放真象資料,我感到面對面的講效果更好。幾年來,我對親朋好友和老同事面對面講,幾乎人人都講過了。前年農曆新年開會時,碰見一位早就不修了的過去的同修,氣色很不好,身體也瘦,像個病人。後來,我找到了他家和他切磋,他說:「我看到許多修煉的同修都是滿面紅光、精神振奮,看見放棄修煉的都和我一樣。」我告訴他師父最近給我們的新經文,又和他講正法進程,勸他下定決心繼續修煉,對他說:師父在等著咱們哪!一個多月後他身體變樣了,同時也走出來講真象了。

還有一位老同修,七-二0後只煉功不學法。最近,我把新經文給他看,看後又把其他經文和《洪吟》拿給他。我給他介紹正法形勢。他的兒媳在旁邊聽了,馬上把《大圓滿法》拿去,要開始學法煉功了。這出乎意外,我當時真高興。這時我想到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經文裏說的:「講清真象後有要學功的人,要儘快安排學法教功,他們是下一批修煉的弟子。」

我自幼體弱多難。小時父母為我請來「陰陽先生」給我「過關」,但是也沒免去災難。十歲那年得了大肚子病,臥床半年多,死裏逃生;十九歲得了肺結核,五七至六一年五年間住了三次療養院,一次比一次重;「文革」後又得了心臟病、風濕病。特別是八二年離休前後胃痛難忍,每頓飯後必須吃藥,八三年煉其它氣功見好,但九零年復發更重了。只有到九四年得大法,至今十年徹底痊癒。其他肺結核、心臟病、腦梗塞、風濕症、痔瘡、酒糟鼻、尿血等大大小小十餘種病都在不知不覺中全好了。八十八歲的人都說像六、七十歲的人,滿面紅光,上樓、走路比年輕人都快。我從內心裏感謝師父給我消除了一切業力和魔難,解除了我一生中的苦難,把我變成了一個健壯的新人。

在消業和魔難鬥爭過程中也走了許多彎路,就像師父在大法裏說的:「他老是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遇到這個事,他也自當是病,……。」

九五年春,一次在遼源煉完功下山時跌倒,把腳脖子扭了一下,很多時候才站起來,當時想我是煉功人有師父管我,沒事兒。到家後也沒理它,第二天照樣上山煉功。到第七、八天時,我想這麼大年紀,傷筋骨得一百天哪,我得買點藥敷一敷。於是買了膏藥等,買回後敷的敷,吃的吃。第二天早起一看腳脖子腫起來了,也不敢走路了,十多天不能上山煉功了。有一天看到站長了,她問我貼的甚麼?我把經過說完後她馬上叫我把它扔掉。當時我說家裏還有不少其他藥怎麼辦?她說,自己考慮吧,你是個輔導員哪!回家後把大法拿起看,這才下決心把所有的藥全扔掉了。從這天開始我才徹底和藥斷絕了關係。深深的體悟:消業的過程就是提高心性的過程,心性不提高甚麼關也過不了,特別是關鍵時刻。切記!切記!

二零零一年農曆新年後的正月初七,老伴兒說電視公布了天安門自焚的事。我說是假的。沒見過天安門的公安帶著滅火器巡邏的,一分鐘內滅火器、錄像機等全到了;特別是修煉人絕對不准殺生等等。黨支部書記來說:開大會,都得簽名,你身體不好就在家簽吧。我把上述看法提出並說我不簽。連續三天來逼我簽名,並說再不簽黨委書記來,我說誰來我也不簽。最後一次把某局領導(支部委員)也請來了,我還是不簽。最後書記說不簽就不簽吧,灰溜溜的走了。在這期間有的親友為我很擔心,再三勸我說:好漢不吃眼前虧;修煉主要是修心,簽個字怕啥等等。我說謝謝你們的好意,你們說的都是常人之理,師父告訴的不是這樣,都這樣的話世上還有真理嗎?人還能活嗎?在真理面前寧死不屈。我還告訴他們:我和老伴兒商量好了,只要他們不要腦袋,頂多他們把我開除工職,停發那一千多元錢,我倆要飯吃也不能丟掉這千古難得的大法呀!有這麼多的同修能叫我倆餓死嗎?不能。這時我倆已經準備好勞動。主意拿定之後當天吃飯、睡覺都香。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六日,晚飯後我和老伴兒出外撒真象資料,被兩個惡警抓到派出所。我倆再三向他們講真象,並勸告他倆要為自己留條後路啊!怎麼說也不行。我倆就默念請師父叫我倆出去,不能在這裏久呆。不一會兒我出去看看樓上樓下,都沒有那兩個惡警了,只有一個穿便衣的年輕人。我回屋告訴老伴兒:「師父叫咱倆走,不要怕。」就這樣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那年輕人看看我們一聲沒吭。

我們先到兒子家,又打個車去女兒家住了幾天。這幾天裏,精神愉快、舒暢,沒有半點怕心。特別意外的是,有一天突然尿血,但和過去不同,次數少、不痛、都是紫色血餅子。我不介意,過幾天就好了。

通過這幾件事,我進一步明白了:一個修煉者如果真能做到把生死置之度外,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怎麼能把生死置之度外呢?只有學法修心,提高心性。所以提高心性是根本的根本。我也進一步體悟到,確確實實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們的身邊哪!寫到這止不住的兩眼流淚。感謝師父的大恩大德!

我修煉的不好,決心趕上。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