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幾名老年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8日】
  • 堅定證實法,跟師父回家

  • 師父咋說,我就咋做

  • 修去怕心,在家成立煉功點

  • 去掉治病執著,做正法弟子

  • 做真修弟子,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

  • 好好學法、去執著

  • 排除干擾,救度家人

  • 加強學法,跟師父回家

  • 堅修大法志不移

  • 堅定證實法,跟師父回家

    黑龍江大法弟子 心明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不識字,從98年開始走入大法,因身患多種疾病,抱著試試的想法開始修煉。通過修煉,心性得到提高,身體的好轉使周圍很多人都走入了大法,展現了大法的神聖和殊勝,可是99年江氏集團全面迫害法輪功,利用電視、電台來欺騙百姓,達到它們邪惡迫害的目地,可我是大法受益者,不能讓他們顛倒黑白來污衊我們的師父,我和同修一起去做真相,因資料緊張我們就用筆寫粘貼去貼

    記得2000年去外鄉做真相,由於念不純,被邪惡鑽了空子了,當我正貼粘貼時,被常人舉報抓到派出所。當時我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是任何生命都不敢阻攔的,於是發正念鏟除其背後的邪惡因素,求師父加持弟子。因不修煉的家人害怕了,被勒索了3000元,把我接回來。

    只要對法有利,我都主動參加,因為我是大法弟子,大法造成的生命,是法的一個粒子,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讓世人真正體驗大法的美好,跟師尊回家。


    師父咋說,我就咋做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清蓮

    我是95年得法,今年71歲,十年來,身心變化很大,過去一字不識,現在能通讀《轉法輪》和師父的其它有關著作。99年7.20後,受江氏流氓集團的嚴酷打壓,兩次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但自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做到師父咋說,我就咋做,堅決按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每天都能做到認真學法,認真發正念,堅持講真相,廣泛救度眾生。我堅決跟師父走到底,早日回到我真正的美好的家園。


    修去怕心,在家成立煉功點

    黑龍江大法弟子 清蓮

    我是99年正月得法,帶著一顆為病的執著和多種病業走入大法。通過學法切磋,悟到自己的根本執著,隨著心性的提高,身體狀況逐漸好轉,不到半年,身體徹底康復了。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我們修煉環境被破壞,有的學員不敢再露面了。由於我自己的怕心,雖然心中有法,但不敢對人說自己是煉功人,給自己的修煉留下的污點。後經多次同修來切磋,在嚴峻的形勢下,我衝破阻力,在家裏成立了煉功點,我們又有了學法、煉功的修煉環境,我沒有別的同修做的轟轟烈烈,但我始終心中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我一定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去掉治病執著,做正法弟子

    黑龍江大法弟子 善緣

    我是個不識字的老年大法弟子,同修代筆,我口述。我98年7月得法,身體原來患有各種疾病,帶著治病的執著走入大法,通過學法,師父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轉法輪》)我悟到了師父講的法,心性得到了提高,在精進實修中,不知不覺身體的各種病症都不翼而飛了。對師父為弟子的承受我曾經默默流淚,弟子無比感激師父的慈悲苦度,我一定精進實修,努力做好三件事,只要對大法有利的事都積極參與。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做真修弟子,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行

    我是98年春天喜得大法,帶著一顆情的執著走入大法,經過學法、修煉,身心受益。心性的提高,把自己的執著漸漸去掉。後來在過心性關沒有過去,被常人心帶動,有了病業反應,精神受到極大傷害。經過同修切磋,我又回到法中來,學法修心性,使自己的身體很快的恢復。

    不久後,江氏流氓集團全面迫害法輪功,使我們學法煉功的環境被破壞,我們知道法好,身心受益,但由於自己的怕心,我們三人偷偷在家煉,脫離了正法洪流。就這樣虛度了一年多時間,給自己修煉道路留下污點。後經同修學法交流,學法煉功應該堂堂正正,幫助同修早日回到師父的正法中來,在迫害嚴重的情況下,成立了煉功點,同修又有了修煉的環境。通過學法交流,真正認識到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學習師父的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快講》,我們相信法,相信師父,我應該堂堂正正做我應該做的,於是我和同修一起講真相,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只要對大法有利,我就不遺餘力的做。我能摔摔打打的走到今天,都是法的威德和師尊的呵護,我要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好好學法、去執著

    黑龍江大法弟子 圓容

    我曾經患有冠心病、腦供血不足等多種病症,不能幹重體力活。後來,跟著姐姐、姐夫學大法,走上了修煉道路,病就好了。99年7.20邪惡之首江澤民迫害大法、不讓煉。當時我學法才三天,就此我的修煉間斷了三年,各種病症又復發了,到縣醫院也沒治好,於是我又在家裏煉功,很快身體康復了。原來我和女兒看病拖欠了3萬元的外債,修煉後,我通過辛勤勞動還清了外債,還建了新房子。但我有強烈的致富執著,學法不精進,後來,我又出現了病態症狀,我認識到是我學法不精進,執著太深導致的。我從今以後一定好好學法,走師父安排的路,跟師父回家。


    排除干擾,救度家人

    黑龍江大法弟子 悟蓮

    九五年一個串門的機會遇到了輔導站長洪揚大法,這就是緣份吧,第二天我就到煉功點參加了修煉,幾經魔難,風風雨雨走到了今天。當時家庭阻力很大,丈夫罵,兒子管,就是不讓煉,等我堅定下來,他們也管不了。我悟到家庭干擾多來自於情,儘量去掉情的執著。99年7.20江澤民利用惡黨迫害大法,家人更害怕,干擾我學法煉功做真相,開始我背著他們,後來我悟到應該讓他們明白真相,再後來又悟到我應該救他們。隨著我的昇華,也改變了家人對大法的認識和對我的態度,現在他們不再阻攔我了。在做三件事上,我一忙,正念就發不好或不發了,有時利用撿廢品白天也講真相。現在我悟到按正法要求差距還很大,我要彌補不足,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


    加強學法,跟師父回家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心

    我是一名65歲的大法弟子,96年走入大法修煉,通過不長時間的學法煉功,確實達到一身輕,走路生風,這時我才意識到我找到了人生的目標,真是高興極了。自從99年7.20江氏邪惡集團打壓法輪功以來,由於老頭受惡黨欺騙和恐嚇對我阻撓管制,在家中我就沒有了人身自由,不能學法煉功,特別是不能看大法資料和師父的經文,我就偷偷的到柴草垛或鍋灶前、屋簷下學法,偷偷的去同修家煉功,借到河邊洗衣服的機會在柳蔭下看一看經文,就這樣,堅決學法煉功,在沒有陽光的黑暗中默默的堅持著,我沒有了人身自由,真是苦極了。還有一天,我到姑娘家去看經文,老頭就從後面跟蹤我,把我從炕上拉到地下,像警察一樣逼問我還看不看資料了,我無聲的沉默著,他就拿我的《轉法輪》去燒,我跳下去搶奪《轉法輪》,他就把我推出門外。我在庭院裏走來走去,苦苦思索,做好人為甚麼就這麼難啊!不由得淚如雨下。我忽然想起師父的《洪吟﹒苦其心志》:「圓滿得佛果,吃苦當成樂。勞身不算苦,修心最難過。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百苦一齊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以後我就多學法,煉功,近距離發正念,清除了老伴背後的黑手爛鬼及惡黨邪靈。從那以後,我就加強了學法,多發正念,講真相,和同修切磋,在正法的路上一定要走正,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跟師父回家。


    堅修大法志不移

    黑龍江大法弟子 明心

    我於九八年通過很多同修洪揚大法好,我進了煉功點和大家一起煉功,幾天過後,真是一身輕,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煉功,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找到了人生目標。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邪惡集團開始打壓迫害大法,收書、毀書。兒媳婦讓我把書交出去,我知道大法是寶書不能交給邪惡,把書保存到現在。打壓的當時親朋好友替我害怕,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煉,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大法都是學好向善的。我向很多親友世人講真相,發真相,講三退,使不少人脫離了邪黨組織,明白了真相,選擇了美好未來。師父讓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又發表經文《越最後越精進》,我要守住心性,更加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