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讓師尊操心了

——學習《走出死關》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3日】捧讀師尊剛剛發表的經文《走出死關》,沐浴在師尊洪大慈悲之中,感受著浩蕩佛恩,止不住淚水奪眶而出。師尊為度眾生層層下走、歷盡千難萬阻與眾生結緣來到三界內這個可怕而又骯髒的地方,在污濁的人世間為我們不知承受了多少生生世世積攢下的業力,把我們一個個從地獄中撈起來再把我們推到極高的神位上去,而師尊所做的這一切根本不要我們甚麼回報,只要我們有一顆信師信法、正念正行的心。在師尊的慈悲苦度下,有許多大法弟子抓住了這萬劫難遇的機緣,放下執著緊隨師,在邪惡壓頂、爛鬼肆虐中堅定的走了過來,他們真的放下了生死,沒有了怕,邪惡也真的對他們行不起兇來。

還有一些學員在邪惡毀滅性的所謂考驗面前,怕心作怪,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一段時間內理智不清的做了錯事,對此,師尊在很多經文中不止一次指出其根源及後果。其中很多人在師尊的呵護下清醒過來,及時改正錯誤,並公開發表聲明,從此不再被邪惡所制約,有的甚至更加精進不止,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加緊做好三件事,很快跟上了正法進程,又重新成為真正的大法弟子。當然也有的到現在仍執迷不悟,還在助紂為虐,一次次充當了邪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工具。可是即使這樣,慈悲的師尊還是沒有放棄對這些人的救度,還在一次次教誨著、引導著、呵護著,還在在給機會。

當我讀到師尊在《走出死關》中對仍沒有擺脫邪惡的操控的這部份人講的法時,無論如何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因為我本人就曾走過一段彎路,做過錯事。那是2000年初邪惡最猖獗時,兩次被抓兩次妥協,其實當時我內心深處也深知大法好,但是由於我學法不深、在怕心帶動下被邪惡鑽了空子,還找種種藉口為自己解脫,如認為這是師父的安排等。但是當我看到師尊《走向圓滿》和《導航》等經文後,立刻明白了這根本不是師父的安排,而是舊勢力的安排時,真是欲哭無淚、後悔莫及。當時雖然我認識自己錯了,但是卻不敢公開面對,覺得無顏再見老同修,有時躲在家裏連門都不願出去,甚至覺得無法在那個地方住下去了,於是舉家遠遷到另一個城市。只是與那些和自己經歷相同的同修在一起做三件事,想在那裏做好大法弟子應做的事情,彌補錯誤,挽回損失。但是由於沒有放下根本執著,正念不足,剛剛鼓起勇氣寫了聲明,還沒等發表就在2001年被邪惡又一次鑽了空子。被巨額罰款後,怕心一直沒去掉,因為自己曾是當地較有影響的人,在邪惡那裏是掛號人物,所以始終不敢公開發表聲明,心裏覺得非常苦,經常暗自流淚。

但大法是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的,只要自己有想要做好的願望,有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大願,師父是不會落下一個弟子的。這也是我後來的親身經歷。師父最了解他的弟子,經常用各種方法點化我,幫助我從人的觀念當中突破出來。由於我加強了學法,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怕心越來越少,正念越來越足。當公開發表聲明後,我立刻感到自己思想中淨化了許多,身體也像是被清理掉很多東西。

幾次返回原來住的地區講真相,放下一切執著,利用一切機會去救度眾生,堂堂正正的做大法弟子應做的事。我發現當我發自內心的產生一個想法後(即凡是今生和我結過緣的,我要放下一切過去恩怨,都要想辦法儘量找到他們講真相),並在出發找他們的過程中,很多時候我感到我只是在做表面上的事,實際上都是師父時時刻刻在幫助我做。

例如有一次,我打算回到原來工作過的地區講真相,沿途我還想下車先去兩個地方。因為時間緊只有一天的時間,來不及一個一個找,我只是想了一下要見誰,用甚麼方式見他們能更好。結果正如我想的那樣,根本不用我費力,早就有人幫我找來9個人了,都是我要找的。在飯桌上我一邊不斷發正念,一邊公開而智慧的講真相,飯吃完了,一桌子人也都三退了。緊接著在場就有人主動安排下一個地方要見的人,其中有公安局的。並用車親自送我去,在那裏又是順利講了真相,有三個人當場表示退黨,包括在公安局工作的那個人。一切都那麼有序,是慈悲的師父不計我犯過的錯誤,還把我當作他的弟子為我安排和操勞。

今天當我看到師尊的《走出死關》後,更是百感交集。我深感,當去掉怕心之後,回過頭來再看一看的時候,那個怕字真的甚麼也不是。我真的希望那些做過錯事但還有怕心的人趕快放下執著,做一個真正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要再停於半山難起步了。如能做到,你會真的覺得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師尊已經為我們操了太多的心,別再讓師尊再操心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