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學法和向內找不可分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8日】靜心學法、時刻向內找是十分重要的。

自從2004下半年,我看書總是想別的。一直持續了大半年,到2005年4月份才開始背法。看幾句話背下來,就過去了。再看再背過去,就這樣一遍又一遍看著,幾乎每次都能證悟到法理。

舉個例子,《轉法輪》259頁中寫到:「我在齊齊哈爾辦班時,看到街上擺攤的有一個人給人拔牙。一看這人就是南方來的,不像東北人的裝束。來者不拒,誰來他都給拔,牙拔出那麼一堆來。他給人拔牙不是目地,賣他的藥水是目地。那藥水發出很濃烈的黃氣。拔牙時,把藥水瓶蓋打開,從外面隔著腮幫子對著壞牙,讓人嘬幾口黃藥水的氣,藥水都沒怎麼消耗,蓋起來放那兒。從兜裏摸出一根火柴棍來,一邊講著他的藥,一邊拿火柴棍對著牙一撥拉,牙就下來了,也不痛,帶一點血絲,也不出血。大家想,火柴棍若用勁大了可折呀,他卻用火柴棍把牙一撥拉下來了。」

從這段法理悟到,我們正念強,就像拔牙一樣,邪惡一批批鏟除。法學好了,就像黃藥水一樣,不費吹灰之力,用火柴棍把牙撥拉下來了。師父說:「他給人拔牙不是目地。」我悟到,鏟除邪惡不是目地,講清真相,救度更多眾生洪傳大法才是目地。只要靜心學法,法理就會展現出來。

我再談談向內找的體會。看到明慧網上的同修找根本執著的時候,我也在找。

學法前見藥就吃,好像吃藥就能保命,當學大法時,就是為了祛病,好保住這條命,實質是怕死;還向內找,被單位開除後,幾年來一直沒上班,執著時間和圓滿,怕落下;再繼續找發現自己不敢面對現實,逃避困難,怕吃苦,自己不想改變自己;又繼續找,我和孩子的爸爸雖然已離婚但還在一起住,我曾多次提出復婚,他總是說不到時候,我悟到他是怕牽連他的名利,我想是不是我某些方面怕牽連,我擔心同修有事會不會牽連到我呀等等,實質是符合了舊勢力。所以有缺點暴露出來,不要去掩蓋,從根子上找到它,挖掉解體它。再找又發現一個甚麼問題呢,同時也是每個同修值得思考的問題。誰是我們的師父?對師父、對法堅不堅定?

我們幫助一個曾經是大法學員現在又走入某某教邪悟的同修,師父不想放棄她,讓許多同修都找過她,她曾經是我們地區的輔導員,我和她談過之後效果不佳。從她身上我看到,她認為自己很高,某某教能滿足她高高在上的心。

師父在《轉法輪》228頁中寫道「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開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那個時候你可就真是麻煩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

我有時說話態度也是高高在上,語氣不一樣,也應該警惕了。她還說是師父身邊的人點化她走這條路,師父在《轉法輪》中225頁寫道「還有的人看到我身邊帶著的這些學員,言談舉止看到之後,就跟著學,好的壞的他也不知道。其實我們不管是誰甚麼樣,只有一個法,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標準。」寫到這兒我想還得多學法,法中有答案,師父把一切都注入到《轉法輪》裏。她當初也很堅定,怎麼又去學某某教呢,不僅僅她有怕心,而且不是真正的信師信法。

我想起姐姐那天說過的話,十年來一直有人在指導她學佛,為啥讓我看到聽到這些呢,是不是我這十年修煉中,原來的東西還在干擾我呢?我們大法弟子曾是東、西方幾大正教的聖徒,骨子裏有沒有借用大法想回歸自己的世界?是不是「真修」大法?如果根本上對師父不信那可是盜法呀!

同修們我們每個人真得好好思考,一定要明確誰是我們的師父,一定要放棄舊宇宙的一切原有東西。通過這次談話,我悟到修煉自始至終就是對師父的信不信,對大法堅不堅定的問題,無論發正念還是講清真相,根本上對師父對法的不堅定,還談甚麼修煉呢?然而堅定是來源於學法,而且是長期實修。所以每天靜心學法是必要的,如果實在靜不下心找找心性上的問題,找到了也就能靜心學法。師父每次叮囑我們多學法、多學法,只有學好法才能做好一切,內涵太大了。

以上是我在此層次中的體悟,在寫體會中又悟到許多法理。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