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圓容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日】最近我們地區負責協調的幾位同修一起學習了師父《洛杉磯市講法》,認識到了修好自己、圓容整體的重要。現把幾位同修在切磋中所談整理出來,與同修共同切磋。

同修A:聽不進批評意見,不向內找,不注意修自己的問題已經非常突出了。近來我們地區在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真相過程中,遇到的干擾特別大。原因雖然很多,但我認為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我們這些負責協調工作的同修有時聽不進批評意見,不向內找,互相指責、埋怨,形成了間隔,被邪惡鑽了空子。是我們這個場不純了,有了間隔的因素,邪惡才能鑽進來。如果這個場圓容了,形成了整體,每個人都表現出修煉人的狀態來,大家都誠心誠意的去圓容整體、維護整體。同修間有點矛盾、間隔,只要都表現出寬容的姿態來,肯定能做好,邪惡也不敢靠近,瞬間就得解體。

同修B:我也有同感。在這方面我做的也很差,因為一點小事就互相指責,互不相容,形成了間隔。大法的場應該是一個圓容的場。有時候別人一提意見,一動念就找別人,指責、埋怨別人,而不是向內找自己,這樣就肯定做不好。只要互相都向內找自己,肯定就會形成一個圓容的場。向內找是修煉的法寶。

同修C:學了師父《洛杉磯市講法》中「總是不接受指責與批評,總是向外指責,總是反駁別人的意見與批評,那是修煉嗎?那是怎麼修的?習慣上總是看別人的不足,從來不重視看自己,別人修好了你又怎麼樣?師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嗎?你為甚麼不接受意見老去看著別人?卻不向內修、找自己呢?一說到自己的時候你為甚麼不高興?你們在座的有幾個在突然間有人指著鼻子罵你時能夠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幾個面對別人的批評與指責心不動而找自己原因的?」一段法後對我觸動非常大,這就是在說我啊!在協調事情中我總是想左右別人,老認為自己的意見對、在法上,同修提出不同意見,不是去寬容的採納,而是想辦法去改變別人的意見,都統一到自己的意見上來。別人不同意,自己就不舒服。在工作不順利、不順心或遇到干擾時,不是去向內找自己的原因,而總是埋怨別人。怨別人不協調配合、不支持自己的工作,怨這個怨那個。甚至還在背後議論別人,懷疑別人,和張三說李四心性不高、有甚麼心沒去,和李四說張三這個不配合、那個不協調。懷疑別人對自己不理解、不支持、不信任、不放心。冷靜下來一想,這不純粹是個常人了嗎?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怨恨心、證實自我的心都在其中了,這哪像個修煉的人啊!

同修D:聽不進不同意見,不向內修自己成度不同的存在,哪來的?後天的觀念形成的。中國大陸的人從小到大都被邪靈洗了腦,灌輸的都是黨文化那一套,那個邪黨從來不找自己,不承認自己的錯誤,一貫正確,「偉光正」,觸動自己的心肺就火冒三丈,容不得任何不同的意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我們修煉中的人,也有愛聽表揚話,愛聽好聽話,不想聽不好聽的話。看自己總愛看好的一面,看別人老看人家不足的一面。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些後天形成的觀念就得改變。我最近就表現出來和同修說話不善、語氣不祥和,有時候也向內找,但只是停留在表面上,沒有從內心誠心誠意的去向內找。修煉人不同於常人,必須向內找、修自己。師父講出這個法,我認識到真的應該下決心修好自己了。

同修E:我認為修好自己不只是個人修煉提高的問題,也是救度眾生的需要。如果不修好自己,沒有修煉人應有的寬容、慈悲、祥和的心態,講真相救度眾生也做不好。

同修A:剛學了師父講法後,也覺得我們應該改變這個不太圓容的狀態了。但怎麼去改變,認識上還不太清楚。經過一段學法,知道了向內找;放不下自我才造成整體不圓容,執著自我本身就是一個私。過去人家一說話,「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就想這是不是在說我了?聽後心裏不舒服,就想辯解,辯解中說話就不祥和、就衝動、就要傷害別人。應該想一想:人家說話時,為甚麼要想是在說自己呢?為甚麼會觸動了自己的心肺了?肯定是自己有心在了。

同修F:學了師父《洛杉磯市講法》後,我認真總結了一下自己,同修間出現的間隔和我自己有很大的責任。比如在做資料的協調中,只要需求量大、時間緊時,我就經常以命令的口氣讓同修做甚麼,見做不好就訓人家,逼著讓人家做好。我也知道這樣做不對,但是是甚麼心促成的找不到,這次我找到了是顯示心。指責別人做不好,對別人不滿意,實際上就是認為自己做的好,比別人強。語氣不祥和是不善的表現,會給自己與同修間造成間隔。從另一方面說,都是師父的弟子,我有甚麼權力去指責、命令別人呢?有時候表面上看工作很積極,實質上是顯示心、幹事心起來了。幹事心一起來,就等於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學法靜不下心來,發正念也不起作用。甚至身體狀況都跟著往下降,整體感覺都不好了,實際上已經不在法上了。

同修E:我在資料傳遞中也有同感。幹事心一起來,表面上看的忙不過來,累的不行,實際上已不在修煉中了。光急著趕緊做出來,趕緊分派完發出去,連資料內容是甚麼都顧不上看。有時同修給提出意見,自己不但不接受,還埋怨同修,「你們不幹還說閒話,你們也來試一試」。實際上光幹事了,沒有把自己修煉擺進去,沒有修自己。有一次我認真看了真相資料的內容,在分派傳遞中和接資料的同修談了資料的重要性,同修因此也重視了起來,使傳遞效果更好了。

同修C:我悟到,師父為甚麼對修好自己要求這麼嚴,把它視為是不是修煉人和能否圓滿的大問題,這是大法弟子所要成就的果位,所要達到的境界標準所決定的。這個最基本的問題做不到,就達不到標準,就無法圓滿。我們所要成就的是大覺者,覺者的境界標準就是無量的善、慈悲和洪大的寬容。大法弟子在修煉中,隨著層次的不斷提高,距離宇宙真善忍的最高特性就越來越近,標準也越來越高,要求也越來越嚴。達到那一層次的境界,就必須具足那麼純淨的真,那麼巨大的善,那麼洪大的寬容的慈悲。

同修D:修煉就是無條件的向內找自己,比如在一件事情上,哪怕對方有99%的不足,而你自己只有1%的不足,你也應該把自己那1%先找出來,然後再善意的去給對方提出來。比如在我們整體上出現的一些問題,每個人都應一點不留的先向內找自己,形成整體向內找的環境。師父要求我們「人人都向內找,人人都修好自己」,「師父今天法講到這兒,你們從現在開始就得注重這方面。」(《洛杉磯市講法》)

同修A:我們地區在過去本來已經形成了一個很好的整體,由於我們負責協調的同修個人修的不夠好,不純了,造成整體不圓容了,就像掉下來一個層次一樣。整體不圓容,主要根源是都不太注重修自己了,不修自己就必然要向外求、向外找,指責、埋怨別人,就會形成間隔。而且協調人自己修不好,也會影響到其他學員,進而影響整體。如果我們向內修,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並有想要修去的誠意,師父就會幫我們把形成的那個物質拿掉。

同修C:我認為我們地區過去還有一個很大的漏,就是大家都普遍認為(特別是我們負責協調的同修多數也是這個想法)我們地區的環境基本正過來了,環境寬鬆了。自己這麼說,和外地區的同修切磋交流時也這麼談。顯示心、歡喜心起來了,樂觀的心起來了,把自我看重了。特別是在這一個階段,在同修們中求安逸之心突出了,懈怠、放鬆、麻木的現象也表現了出來。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好多同修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告誡我們:「希望大家在最後越做越好,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我們負責協調工作的同修肩負的責任、使命太重大了,不但要修好自己,還要幫助好其他同修整體提高、昇華上來,跟上正法進程,完成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那麼修好自己、圓容整體就是我們必須要做到的。

以上是切磋中的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