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洛杉磯市講法》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5日】學了《洛杉磯市講法》後,對近段時間的個人狀態有了清晰的認識,更加明確了作為大法弟子在現在這個時刻應該如何去做。以下是自己對一些問題的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一)找到癥結

過去宗教中講有一種苦叫恨別離,而在常人中情的表現是戀戀不捨,比如說明明相愛的兩個人卻不能夠在一起,常人看這種事是很令人傷心欲絕,心牽動著由愛而恨,不能自已。

人在清醒的時候,才能有理智的行為,而正是在感情的衝動中,其行為卻大多是盲目的,結果甚至會使自己遺恨終生。其實回過頭來看看,戀戀不捨,猶豫不決,當斷不斷,不正是在頭腦不清醒的感情漩渦中掙扎麼?

常人知道共產邪黨壞,但暫時沒能三退;常人知道大法好,而暫時沒能成為大法學員。固然都有其複雜的因素與因緣關係,但其中都有一點,就是智不清,要麼是站在後天的觀念中看問題,要麼是後天的觀念嚴重的干擾了人的主念的判斷。而唯一的辦法,就是怎麼樣讓人的主念、正念能強盛起來,從而做出明智的選擇。

對近一個時期的狀態,我悟到,為甚麼有的時候我的狀態時好時壞,老是不能持之以恆的精進呢?關鍵是沒有意識到自己還在用常人的觀念在看問題,把那個沒修好的部份當成自己了。常人觀念認識的大法好怎麼能是大法弟子對大法的堅信呢?!戀戀不捨本身不就是對執著的當斷不斷嗎?知道大法好,也在做三件事,也知道自己的狀態不是很精進的那種,又感覺總也精進不起來。其實這種狀態本身,既是對法不堅信、正念不足的表現,同時也正因為這樣,人的執著、外來干擾才會被放大、加強,還不自悟,久而久之就造成了這種不精進狀態。如果一個真正對法堅如磐石的大法弟子會怎麼做呢?這正是我的癥結所在。

(二)發好正念

每一次懈怠和疑惑都意味著自己的正念不足和對法理的認識不清,而自己當時的表現往往是沒有深究就放過了。

比如早上六點的全球發正念。五點半起床和五點五十分起床有甚麼區別呢?有的時候一懶就想多睡會,有時一睡就過點了。為甚麼不能做到非常準時的起床呢?想偷懶的藉口隨便就可以找一大堆,關鍵是沒有認識到發正念、全球發正念的重要,以及時間的寶貴。如果想到早點起能在發正念時更清醒些,發正念時真正起到正念的作用,還會懈怠嗎?

(三)安排好時間做好三件事

有的時候我感覺每天三件事該怎麼安排啊?好像不好安排,想做這個又想做那個的,最後的結果可能是哪樣也沒做好,既浪費了時間,我自己也著急。怎麼辦?其實安排好每天要做的三件事本身,就是對我的考驗,三件事也不存在孰重孰輕,關鍵是自己做事時的心態,是不是像個大法弟子在做?還有要合理的安排好時間,安排好做講真相的事和常人的生活與工作,以甚麼為大?當然常人中的事也不能偏廢,這些都應該是對我自己的要求。

(四)捫心自問

修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能不能始終用更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進而做到,確實是對我的一大考驗。

現在我清楚的是,在沒有全部走完自己的修煉道路之前,我就是一個修煉中的人,還有執著和人心要去,如果不能始終用更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就提高不了。但是很多時候,我發現自己還是在懈怠,還覺的有時間,還覺的可以耽擱會兒。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如果明天就結束,我今天夠格嗎?還有遺憾嗎?不去執著時間,只要捫心自問,就知道該如何去做了。

(五)對「煉功招魔」一節法的再認識

《轉法輪》第六講「煉功招魔」一節法中,在談到色魔的問題時,有這樣兩句法:「如果第一關過不去,第二關就很難守得住。」「如果有的人沒過去,也不在乎,以後就更難守了,保證是這樣。」

通過學習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我理解到,舊勢力把有些事看得非常重,比如說色慾這個問題,比如說曾經走過彎路,寫過甚麼所謂的保證書的同修。在它們眼裏,這些人是不配再修煉大法的,儘管它們不理解正法中的要求,它們也知道師父不會輕易放棄這些學員,但它們也一定會按照舊宇宙的理去做,這就造成了一種非常嚴峻的形勢,它們會想方設法的把這些同修拽下來。所有有過這些錯誤的同修,如果第二關沒有更強、更堅定的正念,或者是第一次沒過去也沒能引起足夠的重視,在拿自己的未來開玩笑,就面臨著非常危險的境地,很可能就長期過不了這一關,很可能長期陷於魔難之中,最後就可能毀在這裏。如果我們第二次沒有質的改變,沒有真正放下生死的正念,真的是否定不了它們加大加強的邪惡安排。它們也真的是以毀滅一部份學員為目地的在做。有的時候我看到一些走過彎路的同修們寫的聲明,表面的敷衍掩蓋的是背後的執著,很痛心,這真的就是給舊勢力找繼續迫害的藉口。

大法慈悲,師父慈悲,可也要我們自己能行才行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