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洛杉磯市講法》的幾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1日】我有幸參加了今年在洛杉磯市召開的法會,親耳聆聽到了師父的講法。但當時因為太激動,很多內容都記不清了。師父的這次講法在明慧上刊登出來,我一口氣讀了三遍,感觸頗多,在此寫下幾點感受,願與同修分享。

一、關於不能被別人說的心

師父這次講法中三次提到了目前大法弟子必須要去這顆「不能被別人說的心」,並且非常嚴肅的指出「這從最根本的、最本質上證明一個人是不是修煉的人的問題」,真是讓我驚醒。因為這個現象在海外弟子中非常普遍,所以我有時自己都察覺不到自己有這顆心了。我對別人說我不好或哪件事沒做好,一直是心裏不高興的,儘管有時表面能忍住,可心裏是不服氣的,還經常在頭腦裏自編自演和對方怎麼辯論,以證明自己沒錯。其實想想,這是一顆多強的求名的心啊!

修煉後對人中的名,如職位,常人的名氣,不在意了,就以為自己去掉對名的執著了,而其實這顆心只是轉移到修煉人中來了,如在意別人對自己修煉的好壞、證實法項目做的好壞的評價這個名卻沒有放下。被人指出不足後,知道修煉人應該接受、向內找,但為了維護自己的名仍要為自己辯護。有時表面忍住的原因也是執著於自己是修煉者的形像,還是為了面子。其實求名會帶來很多很不好的執著,如顯示心,歡喜心,虛榮心等。「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精進要旨﹒修者忌》)。這是我們必須要修去的東西。而且師父這次說「這可不是我平時講法中要求大家一點點提高的問題,這個是很關鍵的、最後的一個很大的問題現在要拿掉。」所以這顆心真是不但必須去,而且是必須馬上去了。

二、警惕用法理為自己「辯解」

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到「辯解」。我真是羞愧萬分,師父說的不正是我嗎?當有人給我提意見的時候,如果說的不對,那我肯定是要據理力爭的,而且不說到對方承認錯誤都不罷休。如果對方說的對,作為修煉人當然得接受了,但經常忍不住解釋上幾句,而且還經常引用師父的法為自己做解釋。

比如有一同修指出我在對待孩子的問題上常人心太重,我就回她:「師父說我們要是沒有一點人的東西在這也呆不住了,也不能修煉了。」其實就是為自己從法中找藉口。我還聽到一個其他同修的故事,一個弟子對另一個弟子發火,那個弟子說:「是誰讓你對師父的弟子發火的?」我們聽了都笑了,發火的弟子當然不對,可用師父的法對抗同修,其實是想逃避自己應該過的關──被別人指責而不動心的關。

三、師父的語氣令人感動

師尊在《清醒》中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

這個法理看過多少遍了,可很少做到。這次有幸第一次見到師父,激動、幸福,自難以言表,但最大的感觸是師父在解答弟子問題時的語氣,無論甚麼樣的問題,師父的語氣始終那麼祥和、慈悲,即使說到學員一些做的不好的地方,也會用一種十分諒解和幽默的方式表達出來。

我從師父的語氣中感受到的是無限洪大的慈悲,使我明白佛法的威嚴是從法理上體現出來的,而不是靠嚴厲的語氣體現的。師父對待弟子尚且如此,那我們應該如何對待自己的同修呢?如何對待需要我們救度的眾生呢?

法會後多少天,師父的音容笑貌都縈繞在我的頭腦中,我真的感到能成為師父的弟子真是全宇宙中最幸運的事,最大的榮耀。難怪舊勢力會嫉妒我們,拼命的以所謂「考驗」為藉口想把我們拉下來。我們一定要做好,讓高層生命佩服,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愧為師父的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