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在師父慈悲呵護下闖過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日】由於網上發表了我致胡錦濤的公開信,致清華學友的公開信和向廣州市檢察院舉報我人權遭受嚴重侵犯的情況等三份材料。2004年12月13日(星期一)廣州市天河區「610」「洗腦班」,石牌派出所,及街道居委會同單位保衛科共十幾人,前來威脅我們,無理要求我上網發表聲明否定上述在網上發表的三份材料,遭到我們夫妻嚴詞拒絕後,便惱羞成怒,要求我們帶好衣服及日常生活用品跟他們走,企圖把我們綁架到洗腦班。在這關鍵時刻,由於我們夫妻都能夠堅定的信師信法,記起了師父在《大法弟子正念是有威力的》經文中所說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的教導,心中正念即時生起,請求師父保護弟子,鏟除我們身邊周圍的這些邪惡,異口同聲的堅決表示「不配合」,並嚴厲斥責他們這種非法行為。在師父慈悲的呵護和大法威嚴的震懾下,邪惡們只好夾著尾巴走了。

但是,邪惡們不死心,第二天上午又在我宿舍樓下大院的鐵閘門邊設伏,趁我去公司上班之機,又攔截我,企圖把我綁架到洗腦班。我們夫妻照樣是堅定的信師信法,堅決不配合邪惡。其時我即刻大聲疾呼「610又來迫害法輪功了」、「610又來綁架法輪功學員了」並直呼我太太羅慕欒。她也立即跳上窗戶大呼「大家快出來看」『610』又來迫害好人了」,並勒令他們「快把我丈夫放回來!」這時,無論是我們宿舍的教職工及其家屬,或酒家、賓館、馬路上的人都來圍觀,把邪惡們的醜惡行徑完全曝光,大大的震懾了「610」及其指揮的那幫不法歹徒,就這樣在師父慈悲呵護和大法威嚴震懾下,我們又一次闖過了難關。

後來從我們了解到的情況,那天「610」指揮十幾位邪惡之徒前來綁架,大有非要得手之勢,可是他們都總是做不成,連續兩天都沒有得逞,為甚麼呢?就是因為有師父的慈悲呵護,使我們夫妻正念正行的結果。回想起來,大約在事發前的兩個星期那段時間裏,我夫妻倆都想到一塊,不約而同的在一起學習和反覆背誦師父關於正念除惡方面的經文和講法,如《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正念的作用》、《正念制止惡行》、《正念除黑手》、《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這決不是偶然的。我現在悟到,是師父法身看到我從「洗腦班」走彎路出來後,一直都修的很不精進,是屬於那種「想修又不好好修」的人,處於十分危險的狀態,急待提高才有希望闖過關來。可見,這是在師父法身慈悲看護下,有目地做出的一種很好的及時安排,使我們夫妻,尤其是我能在法上提高的正是時候,在突發的惡性事件面前,才能按照師父的堅決不配合邪惡的教導,正念正行,闖過了難關。然而這在法理的認識上都還是初步的,不是十分深刻清晰的。因此,還是會時不時有後怕。直到學習了2005年2月26日,師父的《美西國際法會講法》,學到最後一段,師父說「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這時,我才完全明白了那兩天闖過關來的根本因素,才對師父的慈悲呵護有更深的感受,和對大法的偉大威嚴有了更清晰的認識和理解。

在實際的修煉道路上,我就像師父說的那樣,左一摔跤,右一摔跤,跌跌撞撞,艱難的一步一步往前走,與修的好、正念強的同修相比,差距很大。根本原因是沒有學好法,從而很難排除來源於家庭、社會(包括電視、電影)、親朋好友,乃至於同修之間的各種干擾,而且也很難排除各種舊觀念和人類社會形勢的干擾。師父說,「越最後越精進」,所以,我一定要學好法,以法為師,做好「三件事」,迎頭趕上正法進程,和同修們一起走向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