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我於危難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日】2003年夏天,我回家鄉證實法,向鄉親們講真相。很多鄉親明白真相後,有的要學法,有的跟著我講真相。由於自己的人心起,遭受邪惡份子的迫害;是師父救我於危難之中,讓我真切的體會到師尊的呵護和承受。

山區眾生喜迎大法

一路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帶著大量的真相資料和條幅坐汽車、火車、輪船順利到達家鄉,因為老家是山區,親戚居住分散,我就一家一家的找,走親戚,講真相,傳大法。

鄉親們都知道我從小體弱多病,自從修煉大法以來,我身上的十幾種疾病不翼而飛。鄉親們還知道我從小沒念過書,沒有文化,除自己的名字能認能寫外,其它只能認識五十多個字。修煉大法不久,我就能流暢的通讀《轉法輪》,有的地方還能背下來,鄉親們都感到神奇,對大法尊敬的五體投地。有緣人非常渴望得法,都跟我一起掛條幅、撒傳單、向左鄰右舍講真相。

我家鄉是山連山、溝連溝,河水縱橫流,襯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巨幅橫條,隨風飄揚,站山頂遙望,好似地在動、山在搖,流水嘩嘩響,鳥兒林中唱。我也非常高興。但高興之餘沒守住心性,滋長了常人心、歡喜心、顯示心。師父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轉法輪》)我這種歡喜心、顯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

正念闖出魔窟

我回鄉傳大法真相,嚇壞了邪魔爛鬼操控的邪惡之徒,他們一面追查,一面重金懸賞。一個遠房親戚為了500元錢告發了我,眾鄉親的大法書和真相資料被610搜走了。鄉親們沒有膽怯、沒有懼怕,一面當著揭發人的面指責告發我的人壞良心,一方面及時把告發我的事告訴了我(出事時我已經返回家了)。

我知道,在我這裏要有一場正邪較量,我就做好了應急準備,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按照師父的教誨,我白天黑夜都抓緊學法,每日正點發正念,心態也非常穩定,準備反迫害。

幾日後的一天黃昏,610的邪惡份子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綁架到拘留所。起初邪惡份子裝出一副笑臉,追問真相資料的來源,不管我如何答覆,他們得不到半點他們想要的。他們組織了幾夥人輪流追問,並且說,講出資料來源就沒有我的事了,就放我回家。我一口咬定,資料就是這麼來的。邪惡份子的態度立刻變的蠻橫起來,我知道他們要行兇了。我心裏想,不能在邪惡份子面前服軟,大法弟子要有正氣,要唯我獨尊,請師父保護、加持,堅決不承認酷刑。說也神了,不管邪惡份子怎麼實行酷刑,就是不痛。這些邪惡份子行刑都是非常毒辣的,都是往要害地方下手,都是往死裏整人,都是叫人撕心裂肺的巨痛。如:拽頭髮,一把一把的往下拽;搧耳光子,一拳下去,耳根子立刻起包,一拳打到太陽穴上和心口窩上,一口氣上不來,就有死亡的危險;穿軍用大頭鞋往頭上、胸前、下身踹,不死即傷;更為歹毒的是掐手的穴位,不但鑽心疼痛,還得叫手傷殘,這些酷刑都用到我身上了,實際比這還多,手銬、腳鐐都用上了,可是對我一點不起作用,我知道這是師父的保護和為我承受痛苦。

邪惡之徒軟硬兼施拿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妄圖送我去勞教所。送勞教所的路上,我心裏默默的念:請師父救我,我不能被勞教,我不能失去學法、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機緣。我在路上不停的發正念。師父呵護我,演化叫我出現高血壓的症狀,到勞教所檢查身體,邪惡份子怎麼量血壓都高,勞教所不收,放我回家。

師尊說:「有的學員說了碰到危險師父會保護,是!正念正行時一定會保護。」(《2005年舊金山講法》)

以上就是我在師父慈悲呵護下正念闖出魔窟的經歷。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只要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師父就能從危險中救我們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