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舊勢力安排 阻止世人參與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8日】我是一個大陸弟子,因學歷低語言表達不通順,所以無法在網上與同修們交流。隨著師父整個正法進程的推進,我悟到這是我對否定舊勢力的一種責任。下面所寫的是我的真實感受。

記得我剛開始煉功沒幾天,邪惡迫害就開始了,我很震驚,心裏很是沮喪,為甚麼我喜歡煉的功不讓煉了,那時雖然對法理沒有深刻的認識,可就是有一種對大法的堅定,不管有多大的魔難,也要堅修到底。就是這珍貴的一念,伴隨我走過這些年的風風雨雨。

那時我看到許多大法弟子到天安門和信訪辦證實法,自己又知道必須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可又不知怎樣去證實法,後來一老學員告訴我,可以到本地派出所和居委會,向他們證實法。

有一天我終於去了派出所,把我修煉後的心得體會和大法的美好和片警交談了很長時間,又把我的住址和所在單位告訴片警,就覺得煉功人不說假話,片警問甚麼就說甚麼,沒想到片警把我修煉的事告訴了單位領導,從那以後一到敏感日就找我談話。

那時還不知道這是邪惡操控著常人對我的一種迫害。終有一天,區610辦公室聯合單位領導,把我騙到單位,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由於對許多執著沒放下,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雖然我心裏相信大法,想著出去接著做證實法的事,可這終究是我修煉路上的一個污點。

從洗腦班回來沒有多長時間,單位又開始找我,我就到那和他們說一會話回來。當時我還沒意識到甚麼叫否定舊勢力,後來悟到否定舊勢力不是光嘴上說的,行為上也要做到。

2005年春的一天,我和丈夫正在廚房做晚飯,丈夫的手機響了,他出去接了一個電話,回來臉色很不好看,我問是誰給你打的電話,他說是你們單位領導,你們領導讓你這幾天別出去,說法輪功在甚麼地方插播電視了。當時我沒說話。

到了晚上,我越想越不對勁,因為對法認識的越來越清醒,知道有困難不要繞著走,一定要給邪惡曝光,讓單位同事都知道他們幹的蠢事。

第二天去單位路上一直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是第一個來到單位的,等了一會兒,領導和同事都陸續到齊,我坐在領導對面的辦公桌前,問領導:「昨天誰給我丈夫打的電話?說法輪功在哪插播電視了,這幾天不讓我出去。」其實我是對著另外空間操控他的邪惡說的,聽到這,領導的臉一下就紅了,說他沒說別的。我說:「你給我們家打了一個電話,我丈夫和孩子幾天都靜不下來,對我們家是一個傷害,以後再因為法輪功不讓我出去,我就按國家第三條賠償法去告你們,新帳老帳一起算,你說按真善忍去做哪個字是錯的?」這時幾個同事都在聽著,沒有一個人說話。我接著說:「如果我會插播電視,我會讓全世界的人民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為甚麼不讓百姓看插播的是甚麼,就是怕百姓知道他們幹的蠢事,領導,今天我本打算下完班回家,現在我就出去,我是有腿的,誰也管不著,你不讓我和法輪功聯繫,我就聯繫,那是我的自由。」我說:「是誰讓你給我丈夫打的電話的?我去找他,你上級領導電話是多少?」領導無話可說。其實這是解體了的另外空間控制他的邪惡,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沒過幾天的傍晚,我剛進家門,單位的另一個領導和我丈夫也進來了,這領導說和我丈夫在外面剛喝酒回來,我知道這是變相和我丈夫道歉,對我說「你覺得好就在家煉吧」。從那以後單位領導再也沒找過我,見面都互相問好打招呼。

自這件事以後,我悟到應該在所有事情上都應該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例如每到所謂敏感日,街道辦事處,派出所,居委會的人就都來調查大法弟子煉功的情況,經過大法弟子這些年的講清真相,他們有許多人已經明白了真相,但仍有許多人為了名利違背良心的幹著破壞大法的事,上級讓他們去大法弟子家去調查,他們就調查。作為大法弟子,不能再讓他們對大法犯罪了,我們要抓他們犯罪過程的證據。

無論是警察還是街道辦事處居委會的人對我來騷擾,我首先準備好紙和筆,寫上某年某月某日幾點幾分到我家來了一共幾個人,幾男幾女,大概年齡,相貌特徵,他們是哪個派出所和居委會的叫甚麼名字,你到我們家幹甚麼來了。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做世界上最好的人,我們沒有犯法,犯法的是你們。現在是大法弟子應該審問他們的時候了。一定要問清他們來的目地,然後讓他們每個人簽上自己的名字,這就是抓他們犯罪的證據。如果他們不簽,證明另外空間的邪惡害怕了,我們不要配合他們的任何要求,大法弟子人人做到,邪惡再也不敢對我們來進行所謂的考驗了。

還有最近被抓進看守所和拘留所的大法弟子,邪惡操控世間惡人對我們審問的時候,我們應該擺正基點,我們應該是審判員,來審問他們,如果沒有筆和紙,我們就用腦子記,你問他你的警號是多少?叫甚麼名字?誰叫你幹的?你知道你幹的是甚麼事嗎?我們都是好人,你審問我都是有罪的,將來一定要償還,為了自己的家人和孩子,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吧!你們的所做所為,我都記在心裏,今天是某年某月某日幾時幾分你對我審問的。邪惡對我們每一次審問就是他們犯罪的證據,我們一定要抓住它,邪惡必然解體。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從另一方面講,舊的勢力能幹了它們要幹的,弟子們哪,那還不是大家默認了它們所要幹的嗎?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寫你就寫,叫你怎麼樣你就怎麼樣,抓你判你你就無可奈何的默認。當然,是心裏有執著放不下造成的,可是越放不下被迫害得越厲害,因為操控破壞大法學員的邪惡生命看得見你的執著和執著甚麼。那些放下生死的弟子甚麼都不怕,邪惡也害怕,可是那是因為他們修得好才放下的。」同修們,讓我們好好的悟一悟師父的這段講法。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粗淺認識,如有不對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