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如何正念認識蘇家屯事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6日】「蘇家屯集中營」事件曝光後,一些學員對此產生置疑,一是從人數上說,很多地方學員都表示沒有那麼多人失蹤;二是從法理上說,似乎不應該發生這麼大規模的慘烈迫害,而且都發生在堅定的大法弟子身上。就此問題談一下自己的認識,不妥之處請指正。

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對我們修煉人來講,是個涉及根本的嚴肅問題,說嚴重一點,其實就是對師父能不能堅信,對法能不能堅定的問題。如何正念對待這個問題是我們做好揭露邪惡、反迫害、營救同修和更廣泛的救度世人的前提。如果從數字上去想問題,是感性上的理解問題,依賴於腦中存儲的信息、眼睛看到的眼見為實來判斷事物,這本身就是有限的,不是全面、全方位的,我們每一人的視野和所接觸的人和事物都是有限的。世界上所有的浩劫,其罪惡剛剛被人揭露時,都是信息不完全的,因為邪惡在陰險狡詐的掩蓋著,況且這麼多年,我們在這方面沒有用心,心裏沒底,腦中沒有多少信息儲存,就會有這種感覺。

可我們畢竟是大法弟子,不會從感覺去認識事物,從法理上應該有一個正確的認識。師父講了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陰險毒辣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歷史上也出現過,很多大法弟子都經受過那樣的魔難,這次正法舊勢力同樣做了這樣的安排,我相信它安排的迫害比這還要慘烈,是師父已經消減到大法弟子能夠承受的現在這種成度,可是事情發生了,我們還是承受不住,還是接受不了。難道我們不相信邪惡有這麼邪嗎?

有人知道這是舊勢力的安排,但不明白神為甚麼准許它的出現,說這麼堅定的大法弟子不應該承受這些。這個問題我想從兩方面談一下。

一是修煉人遇到任何問題首先要看自己,衡量一下我們自己做的怎樣,我們不能向外求。人世間發生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你們才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當前無論邪惡還是正神,都是為你們存在的。」出現問題,我們不能退出主角,站在旁觀者的位置上去評論,它的出現在某些方面來講,是不是由於我們沒做到金剛不破。

出現的這個魔難,我們是不承認它。怎麼不承認?不是嘴上說了就算的。我們大法弟子是人間的助師正法神,如果做的正,在這個世上應該是我們說了算,「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父賦予我們一切能力,大法具足我們所需要的一切,如果整體做的好,完全可以避免這種事情發生。出現這樣的迫害,這不僅僅是這6000人的問題、個別地區的問題,是我們整體的問題,我想每一個人都在其中。師父講過,如果有一個大法弟子發正念真做到那麼正、那麼純淨,邪惡瞬間徹底解體。我們修到那兒了嗎?

想一想我們自己,正法到了今天,每個同修在不同的境界中可能做的都有些不盡人意,給師父正法加大了難度,使邪惡因素不能清除,迫害結束不了,才出現丟了這麼多同修,幾年來他們遭受殘酷的迫害,我們卻不知道。雖然有他們個人的因素,也有我們的責任。這些人可能分布在全國各地,發生在我們身邊,也可能6000人中我們一個也不認識,但這都不是我們沒做好的理由,我們可以用很多客觀原因搪塞我們的不足,也可以從此事中發現自己和整體的很多問題,就是說,我們真的不能只顧自己了,我們修煉的形式雖然是大道無形,在回歸的路上,我們也要清點一下我們的人數,看看誰沒跟上拉一把,誰摔倒了扶一下,放下自我,每個人都去關心別人。我們心繫眾生,講真象救度他們,大法弟子更應該相互關心幫助,更應該相互珍惜,這樣形成一體,圓容不破,共同精進。不管以前怎麼樣,到現在我們就不該再去外求了,我們真的應該沉思一下,想想我們自己了。

我們不承認這場迫害,不承認舊勢力的存在與安排,但它畢竟幹了它們所幹的,我們怎樣在否定它們的迫害中做我們應該做的,成千上萬的堅定的大法弟子不都是從這魔難中走過來了嗎?「在最嚴酷的迫害下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都沒有被嚇倒,走過來了,反而煉就的成熟了。實際上你們回過頭來看一看,這場迫害好像是無序的,形勢的變化、不同情況的出現,不全是有目地的嗎?無論是師父的願望還是舊勢力的左右,不就是以最後大法弟子的煉成、邪惡解體為目地的嗎?這一切能是無序的嗎?」(《舊金山講法》)人類社會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存在的,我們也不能從表面單一的去認識這個問題。這個魔難出現了,迫害發生了,大法弟子從迫害事件,找到我們的問題,提高上來;利用這種迫害揭露邪惡,讓世人看清邪惡殘暴醜陋的嘴臉,更廣泛的救度世人,必讓邪惡所幹的每一件事都成為醜事、敗事。

再有需要我們搞清一個根本的問題,就是修煉人看問題與人的理是相反的,我們看問題衡量事物要按正理。當魔難超出我們難以想像的負荷時,看看我們的心態,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可能觸及到那不屬於我們的觀念,就不幹了嗎?就不平了嗎?就去外求置疑嗎?我們在置疑誰呢?我們看到同修遭受那麼大的苦難,可是我們想到沒有,真正承擔比這巨大多少倍苦難的是師父。一個要出現腦血栓症狀的人,師父為消減他的業力就得喝一碗毒藥,只讓他承受他能夠承受的那麼一點腦血栓的症狀,他卻不幹了,自己不悟,還說學大法出偏了。那麼今天這種置疑是不是也認為出偏了呢?一個腦血栓的魔難我們能理解,他在我們的承受範圍之內,可這6000人遭受這無法接受的大規模的慘烈迫害,這超出我們能想像的、能夠容納的,我們的心在哭泣,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同修的難就和我們受難一樣。可是我們還應想到,師父為此將付出多少?師父的承受是巨大的。

有的同修覺得自己心態也不像現在社會上常人那樣,是在證實法,救度眾生,遇到魔難,也很堅定,為甚麼還走不出魔難,還在遭受迫害?這有舊勢力的安排,還有很多複雜的多方面因素,但只要我們正念正行,達到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要求標準,能夠提高上來,也就破除那一層次舊勢力的安排,宇宙制約力對你不起作用了。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都有標準要求,假如你該提高到第六層次了,自己卻長期在第三層次上的標準做事,提高不上去,積攢很多難也過不去,每一次魔難都是讓我們提高的,不會叫你在同一層次一次次的過關,沒有那個時間。在魔難中我們不能昇華上來,那麼高於你層次的一切神看你就是個常人,舊勢力的因素就會起作用,就會給師父正法帶來難度。

所以這6000名同修的迫害,從某方面講也是對我們整體來的,對我們每一個同修來的。我們應該清除的邪惡沒有清除掉,該救度的眾生還沒明白,學員之間還有間隔,沒能形成整體,這麼長時間,我們沒能想起他們,更談不到關心和幫助,才得以使邪惡如此瘋狂。要否定它,全盤的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信師父,堅定在法上,破除阻礙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一切觀念,正念正行,銷毀舊勢力安排的機制,使舊勢力轉動的盤子在我們身上不起作用,走師父安排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