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悲哀 主動清除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1日】看到蘇家屯集中營用殘忍手段活體摘取同修各器官謀取暴利的罪行後,覺的腦袋一下子大了,心裏頭象刀絞一樣,欲哭無淚,渾身無力。不是害怕,而是有一種無能為力救同修產生的一種焦躁又無可奈何的心情,心裏就求師父救救這些同修。那幾天身體出現一種狀態,總有一種驚魂未定的感覺,工作中也走神,我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但是不知道怎樣做才能使同修得到更好的幫助。

一天同修來拿明慧週刊,說起蘇家屯的罪惡,她含著淚說:心裏很難受。我們哭了,我告訴她我們這種狀態不對,我們不能陷在這種悲哀狀態當中影響了正常的應該做的三件事。通過交流我對師父的經文《無》「無無無空無東西 無善無惡出了極 進則可成萬萬物 退去全無永是謎」(《洪吟(二)》),和在蘇家屯發生的罪惡以及自己近幾天的不正確狀態,又有了新的理解。

無,不是對邪惡的迫害無動於衷,也不是對同修遭受的殘酷迫害置之不理或者陷在悲哀中,而是要分清,自己這種心裏難受的狀態是來自於哪裏,表面上是為同修的被迫害而來,而實際上是怎麼回事呢?我悟到:邪惡的被揭露,共產邪黨的醜惡陰毒的嘴臉把共產邪靈表現的淋漓盡致,其實,《九評》已經把它的真實面目告訴了眾生與世人,可是它還想繼續欺騙那些被共產邪黨毒害深的生命,還在喊:輿論自由,信仰自由,一切都是自由的,但不要犯法。可是,在蘇家屯集中營被非法關押的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只因信仰真善忍,就被活體摘除器官把還活著的人體扔進焚屍爐,所謂信仰、言論自由的謊言再一次被揭穿,這一次又把它邪惡的老底抖摟出來曝光於天下,它試圖還想用遮羞布掩蓋的幻想也破滅了。

在週刊上看了同修寫的文章《用心幫助被非法關押、受迫害的同修的一些體會》給我的啟示很大,其中有一段的內容是:「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目前在邪惡場所中仍有大批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我們除了發正念、向當地民眾揭露邪惡外,還可以提供更多的幫助。在裏面,學不了法,尤其不知道後期的新經文,同修之間幾乎沒法交流,確實很苦。外面的學員有時覺得愛莫能助,不知如何更好的幫助他們。其實,邪惡的高牆是間隔不了大法弟子的正念的。當我們把常人的觀念、障礙去掉,就可以連成一片。從法理中我們知道:宇宙是沒有內外的,大法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從法上悟到了,我就去證實法……」

從那時開始,我就借助師父給的神通(雖然表面甚麼功能也沒有)每次全球發正念時,我在意念中就想:全球發正念的時間到了,蘇家屯集中營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及所有其他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我們發正念的時間到了,首先盤腿打坐,兩手結印意想自己像神一樣頂天立地,然後清理自身: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頭,業力,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清除自身空間場範圍內的一切干擾因素,它們死。到了整點,我就告訴他們,現在除惡開始,右手單掌立於胸前意念中想: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解體所有黑手爛鬼,清除共產邪靈和共產邪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五分鐘後,我再告訴他們,做大蓮花手印,想:法正天地,現世現報。開始邪惡對我干擾很大,嗓子就像卡個東西,咳的厲害,我知道是干擾,不理它堅持發正念,干擾了兩次就過去了。

由於對法理解不深,三件事做的也不夠,今後我會努力做好,請師父與同修放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