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堅定和破除舊勢力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1日】蘇家屯集中營被揭露出來後,部份同修對迫害的規模和血腥程度既感到震驚,又感到難以置信,覺的這樣的迫害怎麼會發生在堅定的大法弟子身上。

這讓我想起一位同修的故事。這位同修是99年邪惡迫害大法一開始,他就不斷出來上訪,不但自己去北京,還發動其他學員一起去,表現的也是很理智的,並不是為了求個人圓滿的那一類。吃了很多苦。一次次被抓,對大法和師父從無二心。到了某個階段,很長時間沒有了消息。再出現時,說某次被抓時,邪惡把抓到的大法弟子一個一個嚴刑拷問,他是被排在最後的幾個人之一。當時在那種殘暴場面下,他想到的是,那麼殘酷的拷問,自己多半也承受不住,承受不住如果說出任何對同修、對大法、對師父不義的話來,就是天大的罪過,是自己絕對不願意做的。他覺的自己能堅持和必須堅持的就是絕不背叛師父和大法,但迫害漫長、自己又看不到如何超越。當時他想到了冒險逃走,於是從三樓上跳下去,摔壞了雙足。……又吃了很多的苦,因為法理認識上沒有突破,精神壓力也很大。他清楚的知道作為大法弟子應該繼續走出去講真相,但又擔心自己承受不住邪惡的殘酷迫害,認為如果承受不住反而把以前的修煉成果付之東流、更對不起大法(這是當時他們的認識);那段時間有一批學員也有和他類似的想法,他覺的自己認識不清,所以也很難做其他學員的工作。……傷好之後,這位同修繼續做真相資料工作和講真相。就這樣被抓被放多次,每次被抓都受到殘酷的虐待和折磨,身體損傷很大,但他放出來一恢復就繼續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因此被邪惡視為眼中釘。最終,又被抓了。

現在這位同修的名字就在明慧網上因堅持修煉而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名單當中。我知道因為他一直都在修煉中、在作為大法弟子講真相、反迫害,所以即便留下了「未能最終突破舊勢力安排的結局」這個遺憾,但他現在一定有個很好的位置,因為他在信師信法中作為正法弟子所做的那一切絕不會白做。而在正法時期這個極其關鍵的歷史時刻,還有甚麼比生命的昇華、救度眾生和在新宇宙中有個美好的未來更重要、更值得的呢?

一個修煉人是否對修煉「堅定」,這不是常人中的一個單薄絕對的概念,好像說你看看這張紙是黑還是白?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信號燈是紅還是綠?紅燈就是紅燈,綠燈就是綠燈。修煉不是這麼簡單的,要比常人層面的任何事情所包含的因素和道理都複雜的多。

大法修煉弟子人數眾多,這些年來,這位同修這類的艱辛經歷並不是只有幾例、幾十例。從他們的經歷中,我看到了堅定、看到了苦惱和彷徨、看到了突破、也看到了遺憾,也更確信: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想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就一定要堅定程度高了再高的堅定到底,沒有其它選擇。也就是說,不管難大難小,在每一件事面前,都要求自己達到最堅定的成度,不允許任何懷疑和疑惑擋住自己的路,才能徹底解體舊勢力針對自己的安排。需要強調的是,「沒能最後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只是影響層次而不影響圓滿這個大局,因為本質的東西修出來了、得到了,這和修煉半途而廢、或者沒完全放棄修煉但不敢做三件事的人是有天壤之別的,因為性質不同。

歷史上很多正信堅定的基督徒被當眾餵獅子、活活撕咬致死、活活亂箭穿死,但他們在死亡的考驗面前做到了他們能認識到的最堅定,視死如歸,因此生命都得到了純淨與昇華,走過了歷史的一幕又一幕,直到今天榮幸的在正法中和師父重逢,現在當初那些堅定的信徒很多人都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當中。這些人只要按照師父做好三件事的要求修下去,必將得到師父為我們準備的最殊勝、最美好的未來。那麼今天我們修的是大法,大法能善解一切、解體一切邪惡,包括舊勢力的安排,前提是我們修煉人自己有足夠的正信、足夠的正念、足夠的堅定。邪惡是甚麼?是惡魔,是地獄中的渣滓,別看它們能做出血腥的表演,但那長不了,因為它們是註定要被淘汰的,是註定要在不久的將來償還它們今天對大法弟子所欠下的一切的。讓我們都拋棄常人的思考方式吧,振奮起來、行動起來,加大力度揭露邪惡、講清真相!

放下人心、放下彷徨和疑惑,無論發生甚麼,我們義無反顧的堅定的走下去,讓大法給我們的正念越來越強大充實,我們就能在正法修煉之路上走入最後的輝煌!這是一定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