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認識蘇家屯事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20日】剛聽到蘇家屯集中營內幕時,我的心情真可以用「震怒」和「劇痛」來形容,幾天來心都在極度痛苦中──中共何止是穿著官衣的土匪,簡直就是披著人皮的魔鬼!

稍微冷靜下來以後,去學法和向內修,我想到:

神是慈悲的,也是沒有人的情的。但神不像常人想的那樣,像木頭一樣不說不笑。很多同修不都見過師父的法像上眼睛微笑的樣子嗎?師父經文中還寫過:「這萬古大罪,這惡貫滿穹宇的大罪,使眾大穹一切神都震怒了!」(《向世間轉輪》)神也會怒。當用人的詞語表達神時,並不是神是被人情帶動了的、和人一樣的出發點和狀態,那樣不理智、不慈悲、憤怒爭鬥,用過激的語言、行為等等。是從正法的標準上,純正同化法的同時,清楚理性的看到那些對法的犯罪,維護正法、鏟除邪惡、救度眾生等方面金剛不動。

還有的同修被這殘忍的事實嚇住了,這種恐懼並不一定能達到動搖修煉大法的決心,但內心深處最微小的一次戰慄和顫抖也是為邪惡提供生存的理由和空間。舊勢力對人類的恐懼訓練,並不僅僅表現在中共竊權後的一次次政治運動和屠殺,幾千年來,舊勢力干擾的歷史,表現出所謂「好人無好報」,一個個忠義人傑被殺害,如:韓信、岳飛、於謙等,使眾生在苦和迷中不敢再有正信。到這一次宇宙在正法時,師父講「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那每一個被人情和觀念帶動的、對殘忍的恐懼,不就是向邪惡傾斜嗎?如何是信師信法?連大魔頭都是師父叫它發狂它就狂,邪惡再瘋狂,能蹦出師父的手心嗎?被假現實和常人心迷住了眼才怕,學法能破此迷。

有些同修產生了仇恨的心理,在電視報導中我也看到了「發出怒吼」這樣的詞句來形容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可就在同修這樣的活動旁邊步行兩分鐘的地方,同修的汽車就被中共流氓給砸了。那麼同修的正念之場到底有多強大呢?師父在《正念制止行惡》中講:「但前提是,你們在正念強、沒有怕心,沒有人的執著、顧慮心與仇恨心的狀態下有效。念出即刻見效。」在「真善忍」正法理的制約下,越把現實看得實,越被限制在宇宙空間的低層。我們修好的一面、神的正念因沒修好的一面人的執著而發揮不出來。去除了這些人心,才能符合法,在人間建立起穩定強大的正念之場。

可是,為甚麼允許蘇家屯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其實,許多被非法關押過的同修都體會過,中共毀滅人的辦法,真是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被控制大腦的那些邪悟者,其真正的生命有的都不能再回到正法中來。但他(她)們在人這一層的表面上,卻沒有像在蘇家屯集中營裏活體被摘除器官焚燒那樣殘忍的對待,但其真正的生命卻是被極其陰毒的殺死了、被徹底的毀滅了。這是從生命的本質上講。

師父說過:「大家要更加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放下執著,不要用人心看待大法弟子必須認清的迫害與迫害我們的邪黨的真面目。」(《新年問候》)師父還說:「也就是說正法和大法弟子修煉都是必成的真實事實了。事最後還沒有做完,對於個人修煉來講,每一步可能都是每個大法弟子能不能圓滿的關鍵。我想不管最後到甚麼成度,干擾再大,或者正法中使你們自己完全明白了,也要堂堂正正的修煉,不要受任何正反兩方面事情的干擾,千萬不要被形勢帶來的轉機或者出現的甚麼形勢干擾。」(《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前一段時間,國內維權人士自發接力絕食,有些學員很興奮,覺得太好了,全民反迫害開始了。一躍而起,積極投入。不是事情不可以做或者去宣傳這些,而是以一個甚麼心態?現在蘇家屯集中營內幕曝光,血腥殘忍到超過人的承受力,有人一下子被嚇蔫了,對正法在心底又產生種種疑問和懷疑。

如此深刻的觸及大範圍的學員的人心,這本身還不值得所有學員都去思考嗎?這甚至都不單單是個人的問題了,大範圍的人心浮動一定很容易人為的在正法中製造魔難。越早悟道,越修得純正,證實法的路走得就越穩健。

師父《向世間轉輪》等幾篇經文出來後,我看見學員的嚴正聲明和三退聲明每天激烈的增加,心裏不知是喜是悲。為甚麼我們自己不能從學法和向內修中正悟,跟上正法進程,非得等講明白了才趕緊追著去做呢?

大家都來積極曝光蘇家屯集中營的殘酷血腥,用這殘酷的消息來震醒各國政府和迄今為止仍在為了金錢利益向中共出賣良心的那些團體與個人吧!邪惡迫害將在陽光下被解體,對覆滅前的中共惡黨的打擊將是致命的。

我們如何理智深刻的、從正念上認識正法的形勢?還是要等師父講明再悟、再做?

前一段學法,又一次像是第一次那麼清晰的理解了法理,清楚的如同擺在字面上一樣。內心通透,思想明淨、純正、清淨,整個人好似脫掉了一層沉重的外殼,清爽、舒心、內心淡淡的喜悅。

以上記下的是近期的思考,現階段的認識,肯定有侷限,不足之處歡迎補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