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根本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7日】師父在經文《走向圓滿》中講:「人們都會在法中看到自己認為好的一面。有人真的看到了大法的法理;也有許多學員是人的觀念在大法中找到了不同的人生嚮往與願望,就在這種執著的人心驅使下,走到大法修煉中來了。」「有人覺得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學觀念,有人覺得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覺得符合了自己對政治的不滿,有人覺得大法可以挽救人類敗壞了的道德,有人覺得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覺得大法與師父正派,等等等等。」

回想自己入門時,到底是帶著甚麼樣的人心走入大法的?想來想去,我覺得自己不屬於師父說的那幾種。我能走入大法,是真的看到了大法的法理。我很慶幸,慶幸不是師父講的那幾種人,用不著去挖甚麼根本執著。同時我也有點沾沾自喜,認為自己悟性好。

所以幾年來,在「根本執著」這個問題上我一直沒有更深一層的去想,認為在「根本執著」這個問題上沒有自己要修的。

在正法進程快速推進的今天,我感到一種緊迫,忽然間又想到「根本執著」的問題:我真的沒有根本執著嗎?我當初為甚麼會走入大法?是呀,我是看了《轉法輪》,就明白了這是度人的佛法,我不是帶著甚麼常人的嚮往和願望進來的啊?以正法弟子的心態,冷靜的看看這個人類社會,看看人類歷史上的修煉現象,我感到一道門在緩緩的打開。我開始從新審視自己的修煉過程,反思走過的路。

回想「我是怎樣走入大法修煉的?」心頭好像有一團迷霧在一層層的消散。我的思想越來越靜,靜靜的思索著。是啊,我是明白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才走進來的啊,然而,我是怎樣認識到「修煉」二字內涵的?我的思想回到了從前。

在黨文化中長大的我曾真的不明白和尚、尼姑為甚麼要出家,他們為甚麼而活著?我認為他們可能是承受不了生活的打擊和人生的苦難,是逃避人生才做出那樣的選擇的。但那種生活方式又有甚麼意思呢?我不能想像他們的心境,到底是甚麼東西有這麼大的吸引力能讓人放棄天倫之樂?我百思不得其解。

有一天,看到了一些與佛學有關的文章和書籍,我才「恍然大悟」,才認識到了和尚、尼姑為甚麼出家。看透了因果,我明白了世人的痛苦。人活著,真是可憐啊。出家修煉,才是最對的路!那時,我遺憾自己沒趕上釋迦牟尼佛那個時代。「我要出家」這一念在心中是那麼的強。反反復復的思想鬥爭,我看到了自己的軟弱。我想像到因我的出家給親人帶來的那種巨大傷害,我猶豫了、沒有勇氣了。名利我放得下,卻放不下爹娘,放不下妻兒,我不想給他們帶來痛苦。這個時候,我真的佩服那些能突破世俗而出家的和尚、尼姑。我只有獨自空惋惜,難道真的是「魚和熊掌不能兼得」?無奈、惋惜之餘,只有告誡自己:做個真正的好人吧。因為明白了一切都是因果報應,我也就放下了生死、看淡了人生的一切不如意。但心靜的時候,一看到佛法修煉的文章,一想到只有佛法才能解脫人世的苦難,自己卻不能修煉佛法,心真的好痛。

看到《轉法輪》,我明白這是修煉啊,這是真佛下世度人來了。在常人中修煉,這就是我要找的能「兩全」、能兼顧的生命之路啊!看到周圍的學員只是停留於祛病健身,只是滿足於改掉不良的嗜好與習慣,我真的好著急:你們怎麼不明白呀,《轉法輪》可不只是教人做好人的呀,只是去掉了人的惡習,不抽煙了,不喝酒了,不賭不嫖了,不打架了,脾氣改了,不罵人了,對公婆好了,不再做壞事了……就是修煉啦?甚麼是人的執著心?你們怎麼不去認識呢?心中還埋怨:老師,您講得還不明,您為甚麼不直接講明呢?

師父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轉法輪》)我真的懂了。

師父講到三界是為正法而造就,講到人類歷史上的修煉現象都是在為大法奠定文化、為大法鋪路的法時,我漸漸清醒了。

我的根本執著在哪?其一,是對傳統佛教所形成的觀念障礙了,從而不能真正認識大法,使我錯把宇宙大法的洪傳當成了一般的佛法修煉,從而把邪惡迫害大法當成畢業考試;邪惡在破壞法,我卻認為都是自己要過的關。有的同修,甚至在「向內找」上走入極端,不能站在宇宙正法的基點,認識到迫害大法是邪惡舊勢力的錯。

其二,我過去為甚麼想到出家?不就是認識到輪迴的苦嗎?想跳出來嗎?這好像沒有錯。但是,仔細想一想,這是不想受苦、想解脫痛苦的心啊。常人不想痛苦,都想追求人中的幸福,我也是這種心啊,只不過我站的比他們高一些。當然,人不想痛苦追求人中的幸福沒有錯,人想解脫輪迴之苦而修煉也沒有錯。但大法弟子的修煉,不是過去那種簡簡單單的個人修煉,過去修煉是為了個人的圓滿、跳出三界,而大法弟子的修煉不是!大法弟子的修煉是為了證實大法!是為了救度眾生!師父講過,「其實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過去根本就不管你常人中怎麼想。你想我好、想我壞,那都是常人的想法,對修煉人來講無所謂。誰管你常人怎麼樣?修的是我自己,人修圓滿了走了,常人愛怎麼樣怎麼樣,有罪了那人就去承受,不行了就進入歷史的淘汰好了,過去就是這樣。」(《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這就是過去人類歷史上一切修煉的根本,這就是舊宇宙為私的根本,這就是舊宇宙為甚麼走向「滅」的根本原因。在正法修煉中,在正念削弱的時候,傳統修煉那種解脫苦難的觀念就會干擾我們。在它的干擾下,向內找的目地,都是為私的。修心、找自己好像是為了解脫魔難、為了使自己不受到迫害,

根本不是證實大法的心,不是救度眾生的心!受這個想解脫痛苦的為私之心的干擾,環境一寬鬆,迫害不到自己了,就淡忘了救度眾生、救度世人的使命。站在根深蒂固的傳統修煉解脫苦難的觀念中,我發現,在魔難中,在痛苦中,我的向內找也是被動的,受到干擾了才向內找,受到迫害了才向內找,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脅了才向內找……「我今天做得好一點應該好一點啊,我明天做得更好一點應該更好一點呀!他老是放不下這件事情,看上去還好像是在放:你看我在做好。你在做好你是在為它而做好!你並不是為了真正的大法弟子而應該去做的那樣做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這種為私的因素,在自己正念弱的時候,讓我把個人的修心提高放在第一位,把自己不能受到迫害放在第一位。而世人受不受毒害、世人淘汰不淘汰就不那麼重要了。心中裝的是自己的安危,不是世人的得救與否。換一句話說,心,更多的是用在個人心性的如何提高上,而不是用在如何挽救世人上。這就是想解脫苦難這個根本執著的表現。

這時,我一下子明白了,為甚麼一學新講法就有正念、一遇常人的事就消失?世人在盼得救、眾生在盼救度,十萬火急!為甚麼我這麼麻木?師父在急、眾生在急,我為甚麼不急?為甚麼一遇到挫折就灰心、放棄?為甚麼很長時間做證實法的事有點被動,不是發自內心去做?都是這種解脫自己的根本執著在障礙著我,使我背離了救度眾生的航向。

此時,不管在任何環境,表面上看來自己好像在同化法、在剜心透骨的去自己的心,甚至周圍的同修還覺得我修得不錯,其實,我已經背離了救度眾生的使命,已經不配大法弟子的身份了,就這麼嚴重!這是最危險的。

為甚麼不敢看師父的法像?為甚麼無顏面對師父?長時間我找不出原因。此時,我明白了。謝謝師父,給我機會寫出這篇心得,要不是如此,我不知還要何時能醒悟過來。因為我是在寫文章的過程中清醒的。

寫體會的過程,就是提高的過程。我的感受至深。

當我認識到這個根本執著的時候,我再也坐不住了,我要趕快去救人!

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