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這萬古機緣(圖)

關注度:

95年成立台灣陽明山煉功點 遇下雨天就在公園停車場煉功
【明慧網2006年3月12日】看明慧網2月15日大連同修發表的「多寫回憶師尊當年各地傳法的文章」一文,使我回想了師尊當年傳法的好多事情。有的是我親身感受的,有的是與大陸學員一起交流時聽到的。那時我們跟隨師父聽法,師父多數都是晚上講法,白天我們學員就在一起學法交流。其實不管是自身感受到的也好,或者聽說的也好,那只是無邊大法的一點點、一點點而已,師尊從來都沒有刻意的給我們表演過甚麼功能,都是我們在無意中發現的神跡。

健康博覽會上的治病神跡

我有幸在19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遇見了師父,我感到師父是那樣的親切,好像曾在哪兒見到過。師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是那樣的聖潔、慈悲、祥和。在博覽會上我目睹了師父幾乎是揮手之間就讓一位70多歲、癱瘓了近二十年、腿上的肌肉都萎縮了的老太太站了起來。當她從新邁出了渴望多年的那一步,她的兒女們都給師父跪下了,老奶奶也哭倒在師父的腳下。

這一幕讓我震驚了,站在醫學角度上,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它卻真真實實展現在眼前。我感到這位氣功師父是一位超人,這個功法是一個超常的功法。自那以後,我緊跟師父,走上了修煉之路,也改變了我的人生。

那天下午,博覽會給每位氣功師一次機會做功法報告。師父做報告的教室裏人員爆滿,許多人沒有買到票,組委會在群眾想聽課的要求下又加了兩場,別的氣功師都沒有這種盛況。在報告會上師父沒像其他氣功師那樣做甚麼功法表演,只是給我們講了《轉法輪》中第一講的一些內容。

在講課時,師父要我們站起來,在心中想一個病,師父當場可為我們排一次病。師父一揮手,把在場人的病都抓在手裏清除了。在修煉前我患有嚴重的血尿20多年,當場我想到這頑疾之苦,師父瞬間就將困擾我多年、用中西藥都醫治不好的病根治了。我回醫院健康檢查時,證實血尿已經完全不見了。

法理破迷解惑 重獲新生

回想過往的人生旅途,我走過了半生的坎坷之路,我苦惱過、我追尋過,在你爭我奪中的常人洪流中,我掙扎過、我拼搏過,所得到的卻是身體的衰敗、家庭的破裂。我為甚麼會這麼苦?為甚麼老天這麼不公、人的命運會不一樣等等。帶著這些困惑不解的疑問,我想到了去佛教中找答案。

我信佛教一年多,在那裏時我看到宗教也不是一片淨土,也是爭名奪利,它不能回答我所困惑的問題,更不能使我擺脫內心的痛苦。在得法前,我就是這樣無奈又無助的面對生老病死。我常常在想,難道這就是我做人的目地嗎?是師父讓我找到了答案,是大法讓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使我學著用慈悲面對人生,讓我從常人的苦難中解脫出來。

我原是第一流醫學院校附屬兒科醫院小兒心臟科的一名醫生。在一個13億人口的國家中,政府只准生一個孩子,對孩子的珍視可想而知。兒科醫生平日的工作相當繁忙,小兒心血管疾病又是兒科中的尖端學科。在不願落後他人的爭鬥心態驅使下,我全身心的投入工作,可說達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

放下怨恨 身心受益

幾十年的奮鬥後,我得到了世俗的一切,包括業務能力的提高,更被升為副主任醫生和取得副教授的職位。可是我失去了更多,身體的健康大不如前,我的先生因為得不到妻子的關愛而有了外遇,最後離我而去。一開始我非常恨他,恨他不理解我、不體諒我。我恨他破壞家庭,連一對兒女也非常恨他。

是師父的法理讓我明白了:我過去為甚麼那麼苦,是生生世世造下的業,業力促成了自己的下一世、這一世的困難、痛苦、缺錢、多病。只有償還業力之後,才能得到幸福,才能改變人生。大法使我明白了吃苦不是壞事,我不再怨天尤人。我放下了怨恨,心裏不再責怪我原來的先生:家庭破裂了我也有責任,我不是一個好妻子,我沒有照顧好他,只想到了自己的事業。他去找精神寄託、有外遇並不全是他的錯,我因此勸仍在大陸的兒女原諒爸爸。

學了法輪大法以後,我過去執著慾望的心放下了,我活的輕鬆豁達,原有的慢性病──諸如支氣管擴張、12指腸潰瘍、胰腺炎、膽囊炎、結腸炎都在不知不覺中好了,我得到了身心皆自在的雙重喜悅。

1995年我來台灣。十幾年來我看到法輪大法在台灣日益受重視。每當我遇到挫折與考驗,《轉法輪》的法理時時指導我衝破難關險阻。今後我唯有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正法的進程,去救度那些期盼救度的眾生,始能報答師恩於萬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