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存的記憶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0日】寫文章這事,對年已八旬,文化不高的我來說,實屬難事。但是,我還是想把與師父在一起的感受最深的幾件事如實的記述下來,表達我們對師父的敬仰之心和想念之情。有緣修煉大法,並有幸能幾次見到師父,實在是太幸運了!10多年過去了,當時的一切如同發生於昨日,永存於我的記憶中。

世界觀的巨變

修煉之前,由於長期受邪黨文化毒害較深,使我成為一個典型的無神論者。同時又是一個身患幾十種疾病,在生死線上掙扎了幾十年,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弱不禁風的老病號。那時我們根本不懂甚麼修煉不修煉的,對於信神、修佛更覺得是遙遠之事,與己無關。我和老伴想的就是治病、保命。

第一次參加法輪功學習班,我們就是帶著這顆強烈的治病心和求生欲,步入修煉之門。也就是在這種執著的人心驅使下,走到大法修煉中來的。

我和老伴於94年4月28日參加了師父舉辦的法輪功學習班。學習第一天,師父講法僅十分鐘左右,可我和老伴的世界觀卻發生突變:由一個不信神、不信佛的無神論者,變成了一個既信神又信佛的有神論者,而且還要堅修大法,永不改變。

那麼這種巨變是怎樣產生的呢?當時我們自己也說不清楚。好像有那麼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例如,當師父在熱烈掌聲中走上講台時,還沒等師父說話,我們就感覺到師父特別可親、可敬和可信。因此,我們集中精力,全神貫注的聆聽師父講法,認真理解每一句法理的內涵。師父的每一句話都有力的觸動著我們的心。我們的心隨著師父的每一句話在急劇的變化著……

用現在的理解,那就是師父的救度,大法的威力,我們的幸運。這就是我們第一次見到師父感受最深的一件事,也是我們有生以來最重大的,永遠不能忘記的大喜事。同時,也是我們生命進程的轉折點。

慈祥的笑容

1994年8月5日,我和大兒子、二女兒去哈爾濱參加了在「冰球場」舉辦的首屆法輪功學習班。在第二天學習班下課後,我們等大家都走了才走出來。剛走出不遠,聽到後邊來車了,我們急忙閃到路北的砂石堆上去。我們剛轉過身來,車已經來到我們對面。坐在車前排的高大而慈祥的師父,正笑著向我們招手,我們當時沒有立刻認出是師父,卻不約而同的向後看,後面一個人也沒有,才明白是同我們招手。還沒等我回過頭來,二女兒首先反應過來,大聲說:「啊呀!是李老師!」我們忙又慌亂的向師父雙手合十。這時,師父已從車窗伸出頭來,笑的更加開心、更加慈祥……

我們非常激動,真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戀戀不捨的望著師父的汽車遠去。從那一刻起,師父那慈祥的笑容永遠留在了我們心中!

「師父一揮手……」

那是開班的第二天,早晨剛醒,二女兒興奮的衝進來,連蹦帶跳的躥到床前說:「老爸!爸!」邊喊邊把我從床上拉起來。我忙問:「甚麼大好事,把你樂的手舞足蹈的?」二女兒激動的說:「老爸,我全明白了,我全變了!昨天李老師就這麼一揮手,一股熱浪把我向後推,忽悠一下子,差一點摔倒!就這麼一忽悠,當時我就覺著唰一下,啥都明白了!啥都變了!感覺全身哪都特別舒服!心情愉快極了!我真不會形容了……」

稍停一會兒,二女兒那歡蹦亂跳的孩子氣消失了,她變的有些平靜,有點嚴肅的說:「爸,我真的變了,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我的世界觀全變了!我知道今後怎樣做人了,一定要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了!」我說:「不,是要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了。」二女兒接著說:「對了,爸,昨天李大師一揮手,我明白後的第一件事就想:今後要和李大師堅修到底,永不動搖,甚麼力量也改變不了我的決心!……」

回憶二女兒這段往事,實在令我欣慰、振奮、敬佩和自省;實感自愧不如……

師父年輕了

1998年7月26日下午6點多,突然接到同修電話說:師父從國外回來了!現在香格裏拉飯店二樓四廳開法會。

放下電話,我和老伴被這突如其來的喜訊激動的手忙腳亂,不知所措。老伴著急的說:「別發愣了,快走吧!」我們飯沒吃,衣服也沒換,就急急忙忙跑下樓去。在車上,我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完全沉浸在往事的回憶中。四年前在哈爾濱和師父在一起的一幕幕全都展現在眼前……那時的師父,為了正法和度人的事非常操勞,顯的有些疲勞。聽說這幾年師父在國外,一切都很好,變化很大……。

我正想的入神,車停了。我們不知是怎樣上的二樓,就好像飄上去的一樣。剛到二樓就看見四廳的門關著,心想:進不去,先從門縫看看師父吧!剛走近四廳大門,就從廳內傳來師父那洪亮的講法聲:「……你認為是好的,你老抓著不放,這就是執著。跟你說白了,你放不下的任何東西都是執著……」(《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聽到這,我感到全身發熱,心跳劇烈,激動不已!我想從門縫往裏面看看,沒想到雙手一顫抖,兩扇門同時「唰」一聲全開了!哇!我首先看到的是師父高大的身軀和英俊而慈祥的笑容。師父好像在笑著歡迎我們的到來。

寬敞明亮的扇形大廳,寬敞明亮的扇形舞台,師父的講台正對著大門,距門口只有十幾米。我看的特別清楚,師父非常年輕,準確點說就像十八、九的青年人!剛才在車上我使勁想,師父一定特別年輕,一定像三十歲的小伙。可是這現實使我激動,令我驚喜,我真想沖到跟前大喊一聲:師父!這時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向前衝,卻被座椅擋住,我扶著椅背就那樣愣愣的望著師父……

我們一進來時就有一個同修上來問我好幾遍:是那個輔導站的?輔導員是誰?我光顧著看師父,也沒回答完整他的問話。另一位同修說:「別問了,快給老爺子找個位置坐下吧。」當同修叫我請坐時,我的目光才從師父身上移開,如夢初醒的對同修抱歉的笑著說:「對不起,謝謝。」這時才開始聽到師父的講法聲:「……我經常講遇到甚麼問題都要想自己,哪怕這個問題與你沒關係,你看到了你都要想一想自己,我說在前進路上沒有能擋住你的。」(《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

師父講法一直到晚上十點五十分才結束。師父從講台下來,到門口只有十幾米的路,卻走了二十分鐘。師父以各種不同的方式與大家告別著。晚上十一點多,大家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目送師父走出大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