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恩(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5日】師父傳法的艱辛不僅表現在到各地辦班身體的勞累上,更在操勞心上,真是「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高處不勝寒》)。九二年九月長春四期班雖有上千人參加,入冬後能堅持下來的煉功點不多,有的人還摻煉了別的功法,把師父給他下的法輪都弄變形了。年底師父回長春來看到這種情況很傷心,但他沒說甚麼,求他調整法輪的人,他都幫他們糾正過來,並告訴他們造成法輪變形的原因,以後注意就是了。我感受到,師父最痛心的是學員不珍惜大法。

對於堅修的學員師父就給他們鼓勵。有一個煉功點的輔導員給我講了這樣一件事,九三年三月下旬的一天,一個騎自行車的小伙子到他們點來發傳單,說某某氣功師來辦班,動員他們參加。當時他們正在煉功的八個學員都表示只煉法輪功,別的甚麼班都不參加。那小伙只好悻悻的走了,當他推車剛走出這個煉功點的場地的一瞬間,八個學員中有七人都看到了師父法身站在自己身邊。當時他們非常激動,他們認識到這是師父在鼓勵他們,肯定了他們做的對。這件事在學員中迅速傳開,到煉功點來煉功的學員越來越多,很快超過一百人,成為當時長春比較大的煉功點。

這個煉功點有一位姓劉的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患腦血栓偏癱十多年了,是人扶著她去參加班的。第三天教煉抱輪時她感覺一股熱流從頭到腳通透全身,那以後她就自己能走路了。後來她消病業時反應很重,但她堅持不上醫院,我去看望時她已過關了。她對我說師父鼓勵她,在她過關過程中,師父法身一直看護著她,還給她顯現了六個金光閃閃的大字:「你真修,我真管」。

這老太太是開著修的。

可是在九四年宋某某等人狀告師父說他沒有功能,理由是宋某某開小車送師父時出了車禍,他就說師父為甚麼沒有保護他。其實那次車禍很輕,只是車受了點傷,人一點事都沒有,如果不是師父保護,說不定會發生多麼嚴重的事呢。車毀人亡都是可能的。

師父甚麼功能都有,但他是來度人的,如果隨意使用功能那不是破迷了嗎。但是如果需要而又不造成破迷,師父也會用一點小功能。例如,一次長春站一位副站長接到北京電話,說師父說將於某天乘某次車某號車廂回長春。這位副站長帶了一位學員到車站去接師父。她倆分別站在那節車廂的兩個出口處,可是沒有接到師父。她們打電話問師母,師母說師父是乘那趟車那節車廂回來了。她們明白了師父的用意是不想麻煩學員去接他,他不想你看到他,他從你面前走過,你也看不見。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對我來說是個特殊的日子,因為這一天師父到過我家。那天早上五時我去煉功點,在下樓時摔了一跤,我的頭撞到牆上,我聽那響聲,像一個大木頭撞擊牆一樣,腳扭的很重。當時雖覺疼痛難忍,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沒有事的,爬起來一瘸一拐的到煉功點煉功。頭的疼痛很快消失了,腳不走路也不疼,但一走路還是不行。可是我還得去上班,這一天我還有許多事要辦。我忍痛辦完事回家趕快學法。

這時家人走過來指著《轉法輪》書上師父的照片說:今天上午八點半左右到我家來的那個人像是師父(我家人沒修煉沒見過師父)。家人說,「他高高的個子,穿的黑色皮夾克上衣,態度非常溫和,很有禮貌的詢問這是不是吉大化學教授的家,我說不是。」師父告訴我家人他來給那位教授治過病,記得這棟樓但不記得房間號了。他說他是受別人之托來給他治病,只知是學化學的,不記得名字了。我家人很想幫助師父就問是否還記得那位教授姓甚麼?他說也不記得了。我家人說,「學化學的教授很多,不知姓名,我沒法幫助找到他。」師父說了一聲對不起、打攪了,就離開了。我聽了非常激動,特別把這個日子記了下來。因為我摔那一跤,師父給我消了業,我自己沒有因摔傷腳而耽誤工作,也是過了一關。我家人見到師父一面,真是太幸運了,他也很高興。所以我特別把這個日子記了下來。

我對家人說可惜當時我不在家,我知道,那一定是隔壁門棟的林教授,師父給他治過病,他病好以後到我們煉功點來煉過功。當時他說師父叫他來煉功的,他還說他身體好了後又到一個公司任職。我還勸過他,我說你都退休了,又患過大病,何必再去操勞呢。到我們煉功點來煉功吧。他沒煉幾天功就不煉了。後來犯病了,又來求師父治病。可是師父是來度人的,只想做常人的人要想好病就不行。後來他夫人對我說,她家幾個人分別在家門口和師父的車必經的路口從八點等到九點多都未見到師父,說好師父八點半來的。我告訴她,師父八點半的確來了,沒找到她家,走錯了門棟,走到我家去了。當時師父從她面前經過,她就是看不見。那一天師父就上北京去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