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16日】我是93年6月得法的大法弟子,並有幸參加了兩期師父的傳法傳功學習班。

回想起當年師父不辭勞苦,不論嚴寒酷暑,走遍長城內外、大江南北,把這無比珍貴的宇宙大法送到了我們的家門口;如今歷經六年的血雨腥風,在宇宙正法洪勢越來越向表面突破的最後階段,希望每一個弟子都能夠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緣,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不斷精進兌現史前的誓約。

那是我在瀋陽上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得知師父要在濟南辦學習班,我便克服了重重困難,於94年1月的寒假如願參加了師父在濟南辦的第一期學習班。當時參加班的學員不是很多,好多還是外地來的。第一天是一個報告會。記得師父簡單的介紹了法輪功的一些情況,之後讓大家把手伸出來,師父給每一個在場的人手心裏下一個法輪,讓大家感受一下法輪的旋轉。當師父問大家是否有感覺到時,學員都異口同聲的回答說:「有」。說心裏話,我的感覺不特別明顯,似有非有的,但是師父精深的講法卻深深的吸引了我。我練氣功這麼多年來一直在苦苦追尋而不得解的疑問都得到了解答,我暗自慶幸自己終於能夠堅定的來參加了這麼好的功法學習班。

在隨後的八天班裏,身體上的變化是巨大的。只在短短的頭兩三天之內,真如師父所講的身體完全淨化下來了,感覺到一種沒有病的滋味,渾身上下輕輕鬆鬆的。我每天都騎自行車去參加學習班,就像師父在講法中講的「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每次一進禮堂就感覺到一種無比祥和而強大的場,暖融融全身通透,美妙而祥和,師父在講法中說的,「我這就是一個大熔爐」、「煉丹爐,煉出的都是真金」。真正使我內心深處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還是師父非常深入細緻講的氣功修煉的法理。雖然我當時悟性不夠,還把大法只作為一種氣功功法來學,但是我知道,自己的世界觀已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我已經深切的明白了,從小學到大學學習的所謂「唯物主義」都是錯的,以前很反對甚至諷刺嘲笑的所謂「封建迷信」的種種卻是對的。開始幾天雖然身體非常舒服,可心裏卻很難受,深知自己這二十多年都活得稀裏糊塗的,是非不分,黑白顛倒,把不好的當成好的追求,把好的當成不好的排斥。可同時又有一種由衷的興奮,自己終於能夠學到如此好的功法並由師父親自來給淨化身體,下法輪,真是三生有幸啊!

記得當時天氣挺冷,大家都穿著棉衣、羽絨服,可師父只穿了一件普通的咖啡色人造革的夾克,而每次在台上講法時師父都穿著西服。當時《中國法輪功》這本書還很少,後來有一位北京的學員背來了好大的一包,一會兒就被學員買光了。中間幾天每天都有一大堆學員拿著書請師父簽名,當時我也湊去請師父簽,師父都不厭其煩的給大家簽了。學習班結束時,各地學員紛紛跟師父合影,我也榮幸的跟師父單獨照了一張照片。只可惜這張無比珍貴的照片,在4年前被惡人抄家時遺失了,一直令我痛心不已,也成為我永遠的遺憾。

記得辦班時,有一天我在主辦單位門口看到一位老大爺邊哭邊給師父跪下磕頭說:「李老師呀,我是從北京來的,我可找到您了,是您救了我,我甚麼甚麼都好了。」師父趕緊兩手把他攙起來說:「快起來,快起來,可別這樣,你只要好好學好好修就行了……」

學習班結束後再過兩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而正月初二師父又要在東營勝利油田辦學習班。國人最重視的過新年,我們的師父也只能休息兩三天,就又要開始了傳法度人的辛勞了。

94年4月30日,師父在家鄉長春辦了第七期學習班。因為參加的學員比較多,吉林大學鳴放宮的禮堂都裝不下了。沒辦法找到更大的場地,師父只好一天講兩堂課,上午一次晚上一次。大部份外地學員聽上午課。

上午上課時我一般都提前到會場。大約是在第四堂課,我跟幾個弟子正在鳴放宮外面交流,有幾個人推著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老人過來,一會兒師父也來了。師父看到了這個老人。過一小會兒,師父就叫老人的家屬把老人攙起來。兩個家屬攙著老人走了幾步,師父就叫他們鬆開手,讓老人自己走。家屬鬆開手後,老人像有點站立不穩似的。周圍的學員都鼓勵他說,「師父讓你走,你一定能走!」老人家終於鼓起了勇氣,邁開了腿,他真的就像嬰兒學步那樣踉踉蹌蹌的走了起來,圍觀的學員都給他鼓掌,家屬激動的直流眼淚趕緊向師父道謝。

師父在各地辦班時來自方方面面的干擾也是很大的,「其實呢,當年我們長春的許多老學員都知道,開始傳法傳功時,這件事情做得很不容易,經歷了風風雨雨的困難時期,後來才把這個法弘揚開來,能夠叫更多的人認識,所以當初做起來是很不容易的。」(《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當時全國各地各種假氣功、偽氣功到處辦班斂財,師父在各地辦班傳法收費都是很低的,八天班才40元,如果是老學員只收半價。就因為收費低,那些假氣功師就跑到中國氣功科研會要求師父提高學費。師父考慮到很多弟子經濟比較困難,始終堅持沒有提高收費。在長春這次法會第一堂課時,因為我來晚了一天,所以沒趕上。據當時弟子講,白天講課時就發生了突然停電的事情,後來師父就在禮堂外給大家講法,當時天還下一點小雨。

如今弟子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歷經種種磨難走到了今天,回想起來的確不容易,希望我們大法弟子們都能夠珍惜,萬不可懈怠,師父講「這一瞬間,值千金,值萬金。走好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芝加哥市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