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錦州傳法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16日】1994年4月5日,是遼寧省錦州市大法弟子終生難忘的最幸福的日子。這一天,偉大的師父來錦州市傳法。為紀念這一天,每年的4月5日,定為錦州市「法輪大法日」。如今十二年過去了,可師父傳法時留給我們的光輝形像和神跡至今回憶起來還記憶猶新,感慨萬千。

1994年1月,師父正在天津傳法,當時參加傳法班的學員,拿著錦州市氣功研究會的介紹信邀請師父到錦州市來辦班傳法。師父全年辦班的日程已經排滿,但是還是答應擠出時間安排一期。4月4日,師父在大連的第一次講法班剛剛結束,就坐車趕往錦州。當路過營口時,下起了小雨。這時已近中午,他們走進一家飯店準備吃飯。

眼看著天空陰雲密布,大雨即將來臨,師父看了看外面的天,對著天空打了幾個手印。司機疑惑地想:這是比劃啥呢?師父說:某某海的龍王正在值班,這雨還得下。司機心裏嘀咕:天要下雨,人怎麼能管得了呢?氣功師我見得多了,都是說說大話而已。吃完飯走出飯店,天空依然是雷聲隆隆。師父說:下雨行車不方便啊,已經定了下這場雨,如果非得下,那就讓他在車後邊下,咱們走咱們的。

司機帶著一臉的不相信開始啟動車。等車開起來後,果然是車後面雷鳴電閃,下起了大雨,車前面一片晴天。這下司機不得不暗自稱奇。

車到錦州後,要先與研究會聯繫,但誰也不知道怎麼走。只見師父在手心裏劃方向給司機看,不一會兒就找到了氣功研究會,安排師父住宿的地方。當車將行到招待所時,北京大法學會的幾名老學員正在路邊等著呢。

隨同師父來的大連老學員驚訝的問:「你們怎麼知道師父到了?」其中一個老學員說:我們正在屋裏,突然傳來師父的聲音「你們下來吧!」我們幾個就下樓了。大連老學員說:「原來你們與師父這麼溝通啊!」

傳法的會場最初打算在八一劇場,但是由於氣功研究會與該劇場負責人因其它事情產生誤會弄得挺僵,怕不同意,所以就安排在了只能容納四、五百人的電業局俱樂部。就在師父來的前一天晚上,負責安排這項事務的學員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點化說會場太小。果然第二天要求買票聽課的人很多,只好與八一劇場聯繫,該劇場負責人馬上同意了。

後來才悟到,許多事情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在表面做。其實,師父在沒來錦州之前就已經給這裏清了場。還不僅僅是辦班的場地,有學員看到在另外空間的錦州是業力滾滾,非常骯髒,師父辦完班後錦州的另外空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參加錦州講法班有700多人,其中外地佔200多人。師父講法的第一天,有的學員天目開了,看見另外空間層層的佛道神都在聽法,天上還有仙女在散花,師父講甚麼,另外空間就出現甚麼。師父講法時每一揮手,都打出無數的法輪像雪花一樣落在學員身上,會場上掛著的法輪圖形在自動旋轉著,非常的殊勝與美好。

在師父第二天講法時,突然外面來了一個40歲左右的醉漢吵吵嚷嚷的往會場裏闖,門衛沒有攔住,闖進了禮堂。一位學員過去阻攔,師父對她說:「老劉,讓他出去。」說著話師父順手向門口一指,有學員看見師父的手打出一道光,這個醉漢馬上就被學員推出去了。事後師父說:這個醉漢是被一個瘋僧所控制,來破壞傳法的。還有一個錦州氣功研究會的人,在傳法班上推銷他的甚麼針灸模型,並向學員散布抵觸大法的言論。當時師父講完法已經離開了講台,可是轉身又回來對著話筒說:你不想聽課就請離開,不要說三道四的,這樣對你不好。這人聽了馬上一驚說:「座位離講台這麼遠,他怎麼知道的。」

一天,在師父講課中,有一個興城市來的尼姑邊聽課邊流淚,她知道師父傳的是真法。當聽到師父說:「宇宙中的神都不管了。」她急的不知怎麼辦才好,哭著對師父說:「都不管了,我咋辦哪?」師父慈祥的看著她示意身後說:「都在這兒呢!釋迦牟尼佛、觀音菩薩都在這兒呢!」尼姑茅塞頓開,明白了原來天上的神佛都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了。她轉憂為喜,慶幸自己有緣聽到佛法。從此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4月7日這一天,師父與幾名學員去了錦州的筆架山。當時,正趕上漲潮,風浪很大。下車後師父站在海邊,看著通往筆架山的天橋說:這是一條龍,龍頭在岸邊,岸邊的這口井是龍的眼睛,龍的尾巴在海裏,天橋是龍的脊背。師父與大家上了船,船在海面行駛時,船的兩邊浪花翻滾,洶湧澎湃,時不時的還有水珠往船裏濺,而船的前方卻呈現出一條像湖水一樣平靜的通道。

開天目的學員看見在船兩邊的浪花裏有許多小龍在嬉戲,有的小龍還拽著師父的衣角呢,海面上還有八仙和許多神佛。在上山途中,師父邊走邊清理。到了山上,學員們看到了「三清閣」中的神像與各地的神像大不相同,師父說:這些神像是海裏的神,屬於原始神。

4月9日,師父與幾名學員又來到了義縣大佛寺。師父看著那裏的七尊佛像說:這地方很乾淨、很正。一位學員看到這些大佛見師父來了都流出了眼淚。師父在大佛寺對一個解說員講了一些佛法修煉的事,讓她看師父的手心,並讓她看法輪章。當時這個解說員看到師父的手心有法輪在旋轉,便有所領悟,隨後她到錦州參加了兩天傳法班,從此開始修煉。師父離開大佛寺時,讓學員雙手合十與大佛告別,師父也與這些佛像單手立掌。此時學員們心中升起了對佛的敬仰之心,深感莊嚴與神聖。後來在大佛寺成立了煉功點,學員們早晨煉功時多次看見寺廟中的許多佛在另外空間與學員一起煉功。

師父在錦州傳法期間,時時、事事、處處都給我們留下了非常正的形像。當時氣功研究會安排每天用車接送師父到會場,師父說:「這個事你們不用操心,開課前我保證到。」從4月5日傳法開始,師父每天都是步行而來,步行而去,但是路上很少有學員見到師父,大家都是在劇場門口看見師父來了。

師父衣食簡樸,身著深藍色的西服,袖口都磨白了,裏邊是舊羊毛衫,腳上的皮鞋也是舊的,但都很潔淨。在招待所,學員看到師父吃的是饅頭、稀飯或方便麵,有時還在市場上買來一些黃瓜等青菜。可是師父卻時時為學員著想,為了減少大家費用,師父把10堂課用8天時間講完,有兩天師父每天都講兩堂課。

記得辦班剛開始時,學員們對殺生的問題還沒有太重視。一天師父同一些學員在一起吃飯,一個學員夾了一個蝦爬子(學名蝦蛄)放在師父盤子裏,師父說不吃,並對大家說:我知道你們當地人都愛吃這個,煉功了還吃。我在講課時,它們到我這兒都來告你們的狀啦!抱怨說自己長的醜,我就讓轉生成了魚了。為了我們的修煉,不知師父給我們消去了多少生生世世的業力,化解了多少層層的淵怨。講法中還在另外空間為弟子善解殺害的生命。師父真是「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洪吟•高處不勝寒》)啊!

在傳法結束的前一天,學員們要求與師父合影,師父答應了大家的要求。可是幾百人都想與師父合影,大家把師父拽來拽去的,師父非常祥和,平易近人。那個尼姑也要和師父照像,她當時穿的是便服,想穿上僧服再照,師父就面帶笑容的等著她換衣服。等她穿好僧服又從包裏拿出僧帽,剛要往頭上戴,突然一陣旋風把帽子捲到空中不見了。尼姑望著茫茫的天空,一下子悟到:要一心修大法,跟著師父回家。

4月12日晚上傳法班結束了,師父要乘晚車經北京去合肥,因為15日要在那裏辦傳法班。記得那天講課前,師父與工作人員一起把隨身攜帶的東西用三輛人力車送到會場。晚上學員把師父送到火車站,在車廂裏,一個學員問師父:「您還有甚麼話要留給我們嗎?」師父說:「好好修煉」。當時大家都覺得這句話很平常,現在回想起來,這裏面包含著多少師父對錦州弟子的殷切希望啊!

師父在錦州傳法之後,仍然時刻關心著錦州學員的修煉情況。1996年紀念師父來錦州傳法兩週年心得交流會後,市輔導站將材料和錄像送給師父,師父看後在材料上寫了評語激勵我們「要做得更好」。1998年6月28日,師父再次到義縣大佛寺,寺院守門人認出了師父並告訴了學員,部份學員有幸見到了日夜想念的師父,解答了他們在修煉中的一些問題。1998年12月30日晚,師父與研究會的幾個學員來到錦州到各煉功點看望學員,大家當時都沒有察覺。那天晚上,市內的石化、華新、華光、建行、凌園、冶金局等幾個煉功點同時都發現來了幾個人看他們煉功。大家都認為是輔導員,誰也沒在意。當時有一個學員感覺有人在身邊看她煉功,好像是師父。但又一想,不可能吧,也沒聽說師父來啊,過後才知道真的是師父來了。

師父啊!錦州的弟子永遠牢記您的浩蕩師恩,絕不辜負您的慈悲苦度,努力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