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恩(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31日】人們說萬事開頭難,法輪功起步也是非常艱難的,但發展迅速。在初期,師父為了讓人們了解法輪功也出手為許多人治病。我的朋友中就有許多人有過這樣的榮幸,比如我有位朋友她本人患類風濕,她丈夫患萎縮性胃炎(據說那是胃癌的前期),經師父調治了一次就好了。

師父家裏經常有許多人去求治病,師父非常辛苦,早上還要到公園去煉功洪法。許多跟師父煉功的人病很快就好了。比如我一位朋友的婆母脖子上長了個雞蛋大的瘤子,大夫說是癌要動手術,朋友把婆母接到長春來準備動手術,在動手術前她帶婆母到師父煉功處去跟著煉功,她的瘤子就消失了。原來此人家裏供的那個東西在折磨她。當時師父並沒動手給她治她就好了,同修說在師父的場中那東西呆不住,不是化掉了就是逃走了。

一九九二年五月師父辦第一期班時,就有近二百人參加,這在當時是很不容易的。六月中旬長春第二期班結束後,師父就上北京去辦班了。八月回來又辦第三期班。

我參加的是九二年九月八日到十七日的第四期班,是在吉林省委禮堂。別人告訴我那禮堂有一千個左右的座位,我看座無虛席,讓人驚嘆法輪功發展真是神速。當時有一個中年婦女腰部受重物撞擊造成癱瘓,久治無效,被人抬進會場,師父給她調治了幾分鐘後,她就能自己站起來走路了,還繞會場走了三圈。從此她和她丈夫每天都到公園煉功。她的事迅速傳開,許多人都到她煉功的地方跟她一起煉功,一九九二年九月十四日,師父到她們點清理了場地,她們的煉功點這一天正式成立。

九月十七日長春第四期班結束後,師父當晚就要乘火車到外地辦班,我們邀請師父到我們煉功點來,十七日早上,師父一來就圍上了五、六十人求治病,師父微笑著同意了。師父說:你們排好隊,我給你們一人只治一個病,你們要達到完全康復就煉法輪功吧。

從這天開始我們的煉功點就正式成立了。給那麼多人治病,師父是很累的。師父晚上講完法後,還要乘火車到外地,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到各處去辦班。師父在兩年半的時間內辦了五十四期班。當時師父傳法的辛苦是人們難於想像的。師父在那兩年辦班傳法期間,很少回家,除非在長春辦班。

在長春辦班期間,師父晚上講法,早上到各煉功點輔導學員煉功、給學員淨化身體,因為不斷有新學員來煉功點。我的一個朋友就講了她的一次奇遇。她很年輕,但患一種無名高燒症,查不出原因,高燒經常超過攝氏四十度,打抗生素、退燒針都無效,靠吃激素維持,曾被送到病危病房,離太平間只差一步。但奇怪的是她到她丈夫所在部隊探親時,吃部隊醫院大夫開的中藥草藥好使,能退燒。回到家吃同樣的藥就不好使。我很同情她,就勸她來煉法輪功。她剛來煉功,就遇到師父到點上來,當時她正在抱輪,就感覺有個東西轉了幾圈跑了。她睜眼一看,師父正站在她身邊。她事後對我說她明白是師父給她淨化身體,把造成她患無名高燒的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因素清除了。從那以後她再也沒犯過病,身體越來越好。

因為煉法輪功有奇效,煉功人越來越多。我們煉功點到九四年初就增加到二百人左右。由於我們的場地較小,一部份學員就到我們煉功點附近一個大廣場去建立一個新煉功點,到九四年六月,到那個點上來煉功的學員就多達五、六百人。

師父不但給我們講法,師父的行為也處處體現了大法的精神。我有幸多次接近師父,我感到師父處事都是法的體現。一次師父回長春辦班,那時別的氣功門派都不景氣,只有法輪功的影響越來越大,所以市氣功協會邀請師父去座談,當時我有幸也參加了。在會上有別的門派的人對法輪功發難,他們仗著年歲大,對師父說話很不客氣。師父先是溫和的給他們解釋一會兒,後來一看他們蠻不講理,師父就站起來向主持人告辭,不和那些人爭論。我看那些人是出於嫉妒心在找茬。

師父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還用講故事的方法給我們講法。九四年八月十九日我們幾個學員到長春機場去送師父到延吉辦班,在候機室等待的時候,師父給我們講了他經歷的一件事。我想師父是要給我們講一層法。七六年時師父還在部隊工作,九月九日那天晚上師父正在值班,當時的中國人都知道那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一切娛樂活動都停止了,城市非常安靜,師父的槍突然走火。我們聽到這裏都為師父捏把汗,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共惡黨的殘暴。我當時急忙說那怎麼辦呀?師父沒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說了一句「就是要叫你丟把臉」。這句話我記得特別牢,我覺得它的內涵太大了。所以後來有人當著許多人的面罵我時,我不難受,我心不動。

我深感自己是太幸運了,自煉法輪功以來從未吃過一粒藥,今年我虛歲七十二了,雖經歷了三次累計八百六十天牢獄之災的摧殘,有師父的慈悲呵護,身體仍然健康。衷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

還有一件事在長春老百姓中影響很大,那是在九三年十二月,當時師父正在北京參加東方健康博覽會。他家所在的那棟樓發生了一場火災。那是一棟四層的樓房,師父家住在四樓的中間,起火的一家正是師父家的隔壁鄰居。師父家兩邊的鄰居都被燒了,處在中間的師父家卻安然無恙,只是在救火時水把家裏的東西淋濕了。救火的人進去一看發現書架上有佛的塑像,牆上有菩薩畫像(那都是師父自己製作的),救火的人就出去到處說,那家供佛、菩薩的人家有佛保祐,沒遭到火災。現在想來這肯定是舊勢力的干擾,但被師父排除了。

正是:「千辛萬苦十五秋 誰知正法苦與愁 只為眾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罷休」(《洪吟(二)﹒難》),師父太辛苦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