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珍貴的回憶(圖)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10日】1992年師父將宇宙大法公開傳世,95年4月法輪大法正式在台灣傳開,我有幸在95年10月底走進這個功法。

* 參加北京國際心得交流會

記得在96年10月底時,我和台灣二十幾位學員第一次到北京參加六天五夜的「國際心得交流會」,那次對師父的印象最深刻,也是我難以忘懷的首次集體學法經驗(以後台灣的集體學法交流也就是參照這種方式)。因為從修煉開始一直沒機會親見師父,只能在書本上看到師父的照片,看照片時第一個印象就是感覺師父很慈祥。

到北京參加心得交流會時,因為大家學法還不深,內心並不懂修煉到底是甚麼?到底好不好?我們也在檢視修的這部法到底是正還是邪。在《中國法輪功》中,師父談到,「我們給你這麼多東西,但是不要你們一分錢。」

我就想著:社會上所說的邪的和正的完全不一樣,像斂財、騙色,和不講真話的,那些我們就把它說是邪的;但師父在法中講的是教我們怎樣做人、怎麼樣處事,包括修煉返本歸真,確實是最正的。得法初期,我們只知道煉五套功法,也不知道怎麼修,隨著不斷學法,才漸漸了解甚麼是修煉。

去北京時,其實是抱著盼望見到師父的心情去的。抵達後,我們中有人向研究會的學員提出我們想見師父,結果得到的答案是師父不在國內。我們也就放下了這個心,參加當地學員給我們安排的心得交流活動還有家訪。

* 首次參加集體學法

初次到北京時,一下飛機,看到北京學員抱著厚重衣服等著我們,他們怕我們台灣學員不適應北京寒冷的天氣而受凍,從那一刻起見到北京的學員,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比親人還親。

高精度圖片
華僑飯店會議室集體學法交流

高精度圖片
方澤軒餐廳外面空地集體學法交流

高精度圖片
戒台寺煉功

到北京的第二天與第三天都是參加心得交流會,只是換會場而已。直到要回來的前二天,研究會的人集合了所有學員,一起參加學法交流,那是我修煉以來第一次參加學法組。當我們要回來時,研究會的學員為台灣學員準備了《轉法輪》、法輪章、法像、橫幅及相關法輪功資料,讓我們帶回來台灣作為洪揚法輪功所用。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1996年北京法輪大法修煉國際交流會

在北京的時候,連著好幾天我見到了在錄音帶中師父曾經提過名字的學員,包括研究會的人員,當時也起了崇拜的心態(後來在學法中這些心漸漸的去掉),陸陸續續見到好幾位,他們都很親切、和藹,好像一家人一樣,不分你我。有一次北京的學員說,你們台灣來的功友,有許多動作都不正確。因此特地安排時間,幫我們每個人調整動作。在北京的幾天裏大家相處很愉快,到了最後一天,研究會人員告訴大家說,明天你們要回台灣了,最後一個晚上大家就在地壇公園裏面的餐廳「方澤軒」聚餐。

當時聽說北京偶爾有一些干涉騷擾大法的事發生,然而晚餐時外面有人在說:馬路上有很多公安。吃飯時我心裏想著:此行圓滿,唯一的遺憾是沒見到師父。在差不多七、八點鐘的時候,突然聽到如雷掌聲,我轉頭一看,師父穿著一件大衣,個子高高的。師父滿年輕的,體格也很魁梧,皮膚卻非常細嫩,令人印象深刻。

高精度圖片
在方澤軒餐廳吃飯時,聽到如雷的掌聲,轉頭一看,是師父來了

* 「一朝親得見」

我們用餐時分前後兩廳,師父從中間走過來,那天晚上我剛好坐在走道旁,看到有學員與師父握手,我不由自主的立刻站起來。當時很激動,我說「師父您辛苦了」,師父還跟我握手。師父說「好好好」,那一剎那我覺得很激動,其他的學員也一直鼓掌,而我一直握著師父的手不想放開,當時也沒想到是否不敬或失態等問題。然後師父到隔壁餐廳時說,大家快點把飯吃了,吃飽了我再跟大家講講話。結果不到十分鐘就把飯吃完,並把桌椅收拾好了。

高精度圖片
有幸當面聆聽師父講法

研究會的學員宣布,請大陸學員將前面十排座位讓給海外學員,我們有幸更能接近師父,聽師父講法。師父站在前面把外套收起來開始講法,師父講起話來字正腔圓,聽的很舒服,又好像跟家人講話般親切,那天晚上講法一、二個小時。

隔天要回台灣的飛機上,我們幾位學員聚在一起想回憶師父講法的內容,但一個個都無法湊的很完整,這是我們第一次恭聆師父講法,也不知道法是這麼珍貴。因為我們還沒到北京之前,《精進要旨》都是由北京的學員一篇一篇的傳過來,我們再翻印發給每位學員。但當時,有一部份學員包括我在內,對經文沒有那麼重視,都是看了就隨便擺放著。這次參加北京學法交流後,我們才知道大法的珍貴,包括學法和煉功都更珍惜重視。回到台灣後,我們就按照和北京弟子交流的形式,包括集體學法等,在台灣慢慢發展起來。

* 師父來台灣講法

隔年師父到台灣來,當時我突然接到開會通知,大家在傍晚六點多就趕到台視的會議室集合,去了卻沒甚麼動靜。直到八點多,師父走了進來,大家很高興,都站起來鼓掌,掌聲如雷。那是我們第一次在台北見到師父,當天晚上,師父對我們講了一次法,結束後連絡各地學員直到深夜兩點。

第二天,也就是1997年11月16日,師父親臨「三興國小」講法,那次約有一千人參加。隔四天後的11月20日下午,師父慈悲再次於台中霧峰農工學校講法,約有四、五百人參加,那天師父講法講的特別晚,約到七點多鐘才結束,我們有幸與師父一起用晚餐。隔天我們到機場送機時,在出境處師父給送行學員講法,那時的我們對師父的話似懂非懂。

當師父在候機室為學員講法時,有學員拿著照象機想要與師父拍照取景,師父看見了,就主動說大家一起來合照,並選了一個地方,說這裏光線比較好。

回首自己得法過程,從開始修煉時的半信半疑,到現在堅修不移已逾十年。我深深覺的此生能跟隨師父,能得到這個宇宙大法實在太幸運了。他改變了我的觀念和家庭生活,還給了我健康的身體。幾年來,我一直牢記師恩,儘量每天都出來煉功、學法,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不忘自己的史前誓願--助師正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