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長春邪惡勢力近期綁架大法弟子而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長春近期出現了多起惡黨人員綁架大法弟子的事件,甚至有同修被迫害致死,這讓我想到很多,這期間更經歷了心性上的提高。以下是我悟到的幾點,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學好法才能解體邪惡

師父在《致澳洲法會》中告誡我們:「那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中做的好的、變化大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那些個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視學法的。」

那麼,邪惡勢力敢在長春綁架大法弟子,是不是說明我們在學法上出現了問題呢?我們真正靜心、認真的學法了嗎?是否有完成任務或走形式的在學?如果有,那就是沒有真正的認識到學法的重要。

師父講過:「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正法到今天,我們想徹底解體邪惡、想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救度更多被邪惡矇蔽的世人,靠的是甚麼?是學法,法能堅定我們的正念,是法賦予我們智慧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我們從法中修出慈悲,救度眾生……,一切一切皆從法中而來。如果我們每個長春大法弟子都能真正重視起學法,共同在法上提高,在法理上認清邪惡,那麼我想迫害就不會在長春繼續發生了,更無法猖獗。

二、重視起發正念、徹底解體邪惡

學習師尊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再次意識到發正念是我們的責任。如果我們不從自身做好,那麼受迫害不只是我們自己,還會干擾到其他同修。如果在思想中一個同修放鬆發正念,兩個同修放鬆發正念,多數同修都在發正念上重視不夠,那就等於客觀上起到了幫助邪惡迫害大法弟子、助紂為虐的效果,所以我們真的要重視起發正念。

記得明慧弟子切磋有一位同修講他們近距離發正念清除公安局的邪惡,另外空間看大法弟子的功都打到公安局裏,在人這表現為邪惡組織不起來綁架大法弟子。看到長春同修有關發正念的倡議,覺得真的很好,也很有必要。如果大家真都能重視起來,那邪惡自己逃命都來不及,還能迫害我們嗎?

但既然迫害發生了,也讓我們看到另一點。師父講:「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芝加哥法會》)平時我們重點揭露的、揭露最多的都是監獄、勞教所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我們的真相材料也好、平日裏講真相也好,都在揭露它。而例如公安局、國保大隊、各分局和下屬派出所、街道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報導的卻很少,甚至沒有報導,大家平時也沒特別重視。而在迫害中首先抓捕大法弟子的、平日騷擾大法弟子的都是他們。這次迫害的出現,正好把這些隱藏的邪惡揭露出來,讓我們從現在重視起對這些邪惡黑窩的揭露與清除。看似瘋狂的邪惡迫害,也正是揭露邪惡,徹底解體邪惡的好時機。

三、打破間隔、圓容不破、解體邪惡

前幾日有同修到我家中切磋,同修談到一個夢,說看到兩隻小毛驢在互相絆腿。我意識到這是我和我的親友(同修)平日裏時常為一些事而產生矛盾,出現隔閡。是師父用同修的嘴在點化我,應該重視起這個問題了。這也讓我想到我們大法弟子整體是否也存在這樣的間隔呢?我想每個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都有其重要作用,而大法弟子整體配合起來更是威力無窮。邪惡之所以間隔我們,就是怕我們整體配合。如果我們能從法中真正認識到打破間隔、整體圓容的重要,那就能夠突破長期以來對同修形成的觀念,真正的從內心走出來,為法負責的圓容。

四、由同修被迫害致死想到的

這次同修的被迫害致死對我的觸動很大。剛聽到同修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幾乎不敢相信,因為我看到此同修平日裏表現的很精進,怎麼也想不到她會被迫害致死。功友情和自責自己沒重視發正念清除邪惡導致同修被迫害,致使我的情緒一度失落,甚至學法也打不起精神。而同修修的精進被迫害也成為我的一個困擾。甚至頭腦中還有「同修修的那麼好都被迫害,而我有時連三件事都做不好,那我不是也很危險」的想法。看到網上報導同修被迫害致死的經過,我心就難受,甚至害怕,連續兩天做噩夢,後來發展到發燒症狀。

我意識到是舊勢力、黑手、爛鬼在鑽我情的空子,一切不正的念頭都是舊勢力、黑手、爛鬼強加給我的,我不能承認它。可是出現問題要向內找為甚麼同修的死,我動心了呢?首先是功友情。「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在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中,你動不動心;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轉法輪》)在同修被迫害致死時,自己是在法上找到不足提高上來、認清邪惡、揭露邪惡,還是動所謂的情,選擇的當然是前者。但自己動了情就混同於常人,就是漏,那麼邪惡就找到藉口迫害你。第二說自責,我想到的是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就要趕快爬起來做好,不要趴著。第三關於「同修修的好被迫害」的認識,我想這一點上應該以法為師,甚麼事都一定用法來衡量。我知道修煉的路上出現問題一定要向內找。這讓我認識到長期的依賴心,過心性關總是依賴於同修切磋,(這裏不是說同修切磋不好,同修間的切磋是有必要的。)但過份依賴,就是不以法為師。

這次從同修被迫害致死這件事中走出來,完全是靠學法,是法堅定了正念,是師父的慈悲呵護,使我走出舊勢力布下的陷阱。

向內找還使我發現長期隱藏的一顆心,由於證實法中曾承擔一些工作,時不時的,總摻雜著顯示心、歡喜心。為自己能夠承擔證實法中的工作而沾沾自喜、驕傲,其實這是很危險的,發展下去就是自心生魔。其實無論自己在大法中承擔了甚麼,都是法賦予的,師父賦予的,並不是你比誰能力強的表現。如果有在學員之上的心,為承擔工作而歡喜,就是把自己凌駕於法之上。同修的切磋文章也說,越成熟的谷穗,頭越低。在今後的路上,我一定要踏踏實實的做法中一粒子。

通過向內找,我還發現了自己的麻木,身邊同修被迫害就重視,而離自己稍遠一些的同修,或是不太熟悉的同修,就麻木。其實這都是黨文化,對生命的漠視。想想還有同修被關押在勞教所、看守所、監獄,還有最近被邪惡綁架的同修,我們不能再麻木了,利用自身的條件,營救我們的同修,發正念清除邪惡,才是當前我們要做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