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站起來,承擔起我們的責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以往,聽到同修談到正念、過關的時候,常聽到同修說求師父。聽過之後,並沒有往深層想。有時也覺的這也是某個層次上的同修的正念。

自從看過二百四十六號明慧週刊的一篇文章《站起來,承擔起我們的責任》後,心裏沉重起來。同修在夢境中看到師父在替眾生、弟子承受業力之後,身體被摧殘的、被迫害的很厲害、很厲害。我想到,我們作為大法弟子,關鍵時刻想到師父,當然很好,這是最基本的;同時,我們還應該法學的更好、悟性更高一些,正念更強一些,而不是一直停留在自己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在魔難中無法擔負任何責任的「未成年人」的水平上。

師父在正法。我們是正法中被師父救度的生命中處於最低層次的生命,只不過在師父正法這個時刻得法修煉了,與正法同在。也許因為這個特殊性,師父為我們承擔了我們在歷史過程中所造下的許許多多大部份個人已經無法還清的業債。儘管如此,就是在僅剩很少部份的業力中,所謂的關、難,我們還是不想過,不想承擔。面對業力所造成的魔難還是喊師父,想讓師父給解決。

然而,宇宙中是有法理所限制的。哪個生命做了甚麼都必須得去承擔後果、責任。那個債你不還,誰給你解決誰就得去給你承擔。而且是實質的承受、償還。那麼,在關、難當中喊師父,求師父給解決,或者在心裏高興於「真靈」的時候,我們是否想過,在「真靈」的背後,是師父替我們在承受。

這就是舊宇宙生命思想的真實體現──為私、為我。而我們是要從舊宇宙中走出來,成就無私、無我,完全為著別人著想的新宇宙的生命。

當然,修煉當中,我們所謂的過關、提高、除了我們個人承受的那麼一點點痛苦(和我們自身的業力相對而言),而實質上還是師父在為我們平衡那一切十分複雜的歷史中的恩恩怨怨。但前提必須是我們思想觀念的昇華、改變。這也正是修煉人與正常人的根本區別,是師父和眾神承認我們的關鍵。

七二零以後,隨著學法的深入,每遇到麻煩、過關時,在內心深處總是不忍心去求師父。只是有時希望師父在法理上給予指點,然後在大法中堅定信念,就這樣不知不覺中魔難消失了。實際上是師父給「化解」了。這可能就是「無求而自得」吧。

而往往在學法不精進的時候,在魔難當中怨天、怨地,甚至抱怨師父不管。使魔難更加突出,關看上去更加難過。其實這時的表現已經是執著心的表現。修煉就是去執著心,師父能為滿足你的執著而給你解決魔難嗎?

師父說的:「佛在天上直接把人接走豈不更好?要知道,被度的人要在艱苦的修煉中才能把以前幹壞事所造下的罪業還清,去掉人的執著與不好的一切,同時歸正行為與思想,才能得度。」(《神的誓約在兌現中》)我們應該在法理上用修煉人的心態,正確認識魔難,堂堂正正面對魔難。如果說我們的業力都要讓師父給承擔才能過關,那我們的修煉提高體現在哪裏了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