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尊廣州講法班的日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每當我讀到《轉法輪》中師父所說:「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轉法輪》)的時候,我心裏總會湧起一陣激動,常常熱淚盈眶。十二年前,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八日至二十八日我參加了師父在廣州舉辦的講法班,當時我還不知道這是多麼大的福份和幸運!但是越到後來我越覺的這是多麼可喜,多麼珍貴和難得的機會啊!今年十二月十八日到了,我想把我的經歷和感受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師父替我淨化身體

出發去廣州前,我的身體狀況好好的,精神也很好,可是在火車上半夜裏我的腰就開始痛起來,而且越來越厲害,就像要斷了一樣疼痛難忍,不能翻身也幾乎起不來了。當時我還不知道因為我的業力太大,不淨化下來修煉不了,師父是在替我消業,而且進班前提前就為我做了。因為聽朋友介紹過這個功法的美好,所以我放棄了在熟人家休息的念頭,當天就去報了名。

修煉之前我腰痛的毛病就經常犯,做過理療、注射過藥水,打過封閉針劑,也吃了不少藥,但僅僅是緩解或往後推了,並沒有根治。想到師父說:「你覺著『病』的怎麼難過,希望你都堅持來,法難得。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轉法輪》)我堅持不間斷的參加了師父的班,整個聽法過程中腰沒痛過,更神奇的是以後的十數年中,我再也沒有腰痛了。

二、第一天遇到的心性考驗

開班那天,我高興的來到了會場,想早點看到師父,早點聽到師父講法。我的座位在主席台的正對面,而且離師父很近,真是個理想的位置。剛剛高興的坐下來,一位年紀和我差不多的女同修走過來跟我商量,說她的聽力不太好坐遠了聽不清,希望我能和她換個座。既然同修有困難,我應該儘量幫忙,於是就答應了。等我找到她的座位一看,發現是在師父的左後方,這意味著整個聽法的過程中我都看不見師父的正面了。這還不說,我擔心的是師父打出的能量等好東西在這後面能接到嗎?心裏不免有些疙瘩。誰知道,師父好像知道我心裏的想法,第二天的講法中師父就告訴我們:「都不會落下的,在我後面的都不會落下,在會場外面的也不會落下。」師父的慈悲讓我覺的分外溫暖。內心也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激。

三、沐浴在純正祥和慈悲的場中

在聽法的整個過程中,自始至終會場都保持安靜、祥和。每一個人都在專注的聽著師父的講法,深怕聽漏了一句話、一個字。幾千人的會場只有師父講法的洪亮聲音在迴盪。學員們來自四面八方,有的人每天都從很遠的地方趕來聽法,但一走進會場就感到慈悲祥和,絲毫沒有疲勞的感覺,反而感到從未有過的寧靜、舒適,總覺的精力充沛、頭腦清晰。即使是少數人一時間產生了不好的念頭,向師父提問他的家庭生活時,師父也是嚴肅的反問:「你是來做甚麼的?你這是修煉嗎?」師父的回答是這樣的發人深省,讓在場的每個弟子都自然的想到了自己的思想是否純淨。

四、在講法班上,師父給予我們的太多、太珍貴

在這個班上,師父把宇宙大法的法理講給我們聽,師父說:「不知法一天也修煉不了。」這是我們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機緣;師父為我們開天目時,我兩眉間的肌肉十分明顯地感覺到往起聚;師父說在這次班上猛烈的清理你們的身體。我感覺到就是在師父的一揮手中,我們全場弟子「一跺腳」中,師父已替我們清除了病業的根,使我們進入無病狀態,好的留下壞的去掉;師父又給我們下了法輪、成千上萬的東西、像種子一樣埋下,同時還下上體外旋機……在這節課中,整個會場不時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講法結束的那天,師父又為我們打了大手印,真漂亮啊!但更重要的是,師父通過大手印對弟子們寄予的希望。在世界上,在整個宇宙中還有甚麼生命能與我們大法弟子相比呢?古代真正修道之人就有「朝聞道,夕可死」的說法,那麼我們大法弟子豈不是更該有超過他們百倍千倍的信心?

五、我做了一個神奇的夢

師父講法結束後,當晚在返程的火車上我做了個非常神奇的夢。我夢見自己到了高層空間。只見有雲霧、陽光,在我身邊站著一位老道人,他嚴肅慈祥,目光注視著前方,但沒有說話。我沐浴在陽光中,感覺這陽光還有這位老人都給我一種溫暖之外的感覺,分外舒適十分美妙,我想這就是慈悲的力量吧!這是我從未有過的感覺,溶入我全身每個細胞中。這事過去十多年了,可我從未淡忘,就好像是昨晚發生的一樣。我總是用這個夢來提醒和督促自己堅信大法,緊跟正法的腳步。

九九年「七二零」後,全國鋪天蓋地的謊言和誹謗。我在修煉過程也遇到了許多困難、挫折,但每每想起親眼看到師父,親耳聆聽師父講法的幸運和美妙,想起師父給予我們的和為我們承受的,以及我的這個夢,我總是想:我一定要堅定助師正法,兌現我的史前宏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