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尊在武漢舉辦的學習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一九九三年十月,我有幸參加了師尊在武漢舉辦的第五期大法學習班。

正如師父所講,「傳法時,必有邪門干擾。道魔同傳,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精進要旨》〈悟〉)在距離講法禮堂不到五十米之處就有一個假氣功師也在辦班,就看我們進哪個門。

聽第一講時,我就被師父博大精深的法理所吸引,當時我頭腦裏反應的只是人的想法:「老師的知識可真淵博!」現在回想起來真覺慚愧。

從第二,三天講課開始,師父就開始給學員清理身體,那時最深的印象就是禮堂裏咳嗽聲一片,一陣陣的響起。有開了天目的學員說當時滿場可見黑煙上升。我平時沒有甚麼特別的病痛,所以沒有很確切的感受,但現在記起來當時有兩天聽課頭暈犯睏,是閉上眼聽的,內容卻沒有漏下,可能是師父給清理了腦子裏潛在的病灶。師父還專門給學員做過一次集體清理,讓大家想自己身上的一種病,在說完「預備──起」後一齊跺腳,然後從耳後至頭前做了一個大推手的動作;全場跺腳聲響起後,緊跟著就是一陣雷鳴般的掌聲。有動作慢了一點的學員沒有跟上,師父就不厭其煩的又來了一遍。

在教五套功法時,學員在台上教動作,師父則親自下場糾正動作。我親眼見到師父給我身邊一個晚進班的學員糾正動作,也許師父知道他來的晚,前兩套功法沒學會。我們的師父對學員的確是非常負責的。

在最後一天解答問題時,有學員提問「甚麼是往高層次上帶人?」師父說要是連這個問題都沒有弄明白,「那我可太傷心了!」但緊接著又說了一句「那是後進班的」(前幾節課沒有聽到),從中可以深切的感受到師尊對弟子難以言表的期盼。

還有學員提問「我非常佩服老師,可以跟您走嗎?」大夥都笑了起來。師父也笑著說(大致意思):在其它地方辦班時也遇到類似的條子,其實只要好好修自己,在哪裏都一樣的。最後師父又說(大意):其實要是都聽明白了是沒有問題提的。

我記得在師父傳法教功之間一次短暫休息時,一個女學員抑制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上台現身說法,講述了自己患腰椎盤突出不能行走,四處求醫無效,而在學煉法輪功後奇蹟般痊癒的過程。並特地指出她現在的感覺就像師父所講「你會覺的一身輕,走路生風。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轉法輪》)大家從中更加體會到師尊與大法的力量。中途還有人給師尊送上了好像是「高德大法」的匾,禮堂裏又是一陣雷鳴般的掌聲。有一位老太太說:「我們李老師就是活佛啊!」

那期學習班是在武鋼禮堂辦的。武鋼地處偏遠市郊,交通不便。師父每天辦班結束都在晚上八點半以後,甚至九點,公交車都快收班了。心性提高上來的學員注意到了這個細節,自發租用了好些台公交車,免費將市內和外地來的學員送回武漢市區。像這樣的事情在學習班上不勝枚舉,那時我真是感到走進了一塊淨土。

一轉眼十幾年過去了。由於自己修的很不精進,有時都覺的愧對和師尊的這段緣份。然而真正下決心提筆時,師尊傳法的那一幕又清晰的浮現在我眼前,就如同發生在昨天。我覺的自己有責任把見證到的大法的美好與殊勝告訴世人,因為我曾親身經歷了那一段難忘的日子,親身體會到了師尊的慈悲苦度與浩蕩佛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