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回想起得法之日就好像在昨天,瞬間已過去十三年多了。師尊洪亮純樸的聲音,和藹可親的笑貌,慈悲的教誨,歷歷在目。永遠銘刻在弟子心中,時時處處歸正弟子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走正走好修煉的路。

從九三年七月十六日起,我知道生命來世間的真義,世界觀發生深刻變化,真我識真經。這是我一生最幸福,最愉悅的日子,永生難忘。我榮幸參加齊齊哈爾電業文化宮和哈爾濱冰球場兩次師尊講法班,那一種幸福和快樂用盡人間所有的語言也難以形容我的心情和對師尊的敬佩和感激。

我對氣功一竅不通,聽完師尊辦班前的一個報告會,深深的吸引了我,不但身體舒服,思想深處也發生了變化,總有種久別重逢那種親切感,聽完報告不願離開,我心想這可不是一般氣功師,我決心要參加辦的學習班,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呀。

開始人較少,大概也就二三百人,後來逐漸多起來,到第五天來許多人,文化宮的座位基本坐滿。開始我的悟性很差,每天都早到給班上的兩同事佔座,為的是能看清師尊的音容笑貌,聆聽的更清楚。總是坐在前三四排座位上,這是距離講台最佳位置。隨著聽法深入,認識到這種做法不對,是為私為我的表現,歸正了錯誤想法隨之改掉,師尊在課堂講的東西,讓聽者心服口服,從靈魂深處自願思索歸正。

師尊特別平易近人、和藹可親。講話磁性很強,人人都感覺很舒服,思想沒有壞念頭,沒有煩惱,像雀躍般快樂。

此期間我看到了師尊頭頂上、肩頭上、身體周圍有許多五顏六色的彩柱,時而變化著,開始還認為是燈光照的,可別人說沒看見。後來才明白那是師尊各種功的顯現,真的很神奇,當時我就想我師父可能是最大的佛吧。

第二堂講開天目,師尊為了打開學員多維空間的思考和認識。舉例子講,當時講台上有一個黑色帶蓋茶杯,師尊說:(大概意思)「我把這個茶杯在另外空間的存在形式拉到左手上,大家注意看。」師尊用右手拿桌上茶杯,左手貼近右手向左拉,邊拉邊說「注意看我的左手」,拉到30公分左右距離停住,問看見了嗎?台下部份人答看見了。我當時是看見了,可是不是黑色而是變成白色了。心在畫問號,我還看見師尊在講台時,有時很高大,頂天立地,好像快頂到天棚了,可是平時看是一米八左右,就覺的很奇怪。

課間一學員領學員煉動作時,就看師尊在台上用手抓甚麼東西,然後就往後台甩,再用腳使勁踩。我想一定是師尊保護弟子,處理壞的生命,為弟子清理空間場吧。弟子無法報答。只能精進實修讓師尊欣慰一些吧。

十三年過去了,每當想起這段時光,總是老淚縱橫心裏難以平靜,每看到這段法時,「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轉法輪》)是啊,弟子深深的體會到了,倍加親切,又好像回到課堂面授一樣啊。

辦班期間,我每天在文化宮門前有時和師尊相對而站,也就二三米遠,每天都看有些人圍著師尊讓調病或簽字,往中國法輪功書上簽名(不是修訂本是最初那本書),可我沒有那樣做,心想功好就好好煉,總圍著老師亂哄哄擁來擁去的,多不禮貌啊。偶爾看到師尊抬頭看看我微微一笑,以後通過學法我才明白了,師尊知道我在想甚麼啊。時而聽到師尊說:這書都是我寫的,每個字都是佛,還用簽嗎?但師尊還是微笑著一一給簽完。

第十堂課是師尊給學員解答問題,我提了如下幾個問題:

1、師尊您在台上為甚麼那麼高大?有時好像要頂到棚頂了?師尊微笑著說:「那你就看對了」。通過學法知道那是師尊的法身啊。

2、第二堂您舉杯子例子,為甚麼拉出另外空間的杯子變白色了?師尊告訴弟子顏色在不同空間有個反差,紅色變綠色,黑色變白色等等。因當時沒書,講完聽過就忘了。

3、現在我想起還臉紅,師尊我認為您是最大佛,那您修的是甚麼果位呀?師尊念完此條笑出聲了,沒有回答。因我當時不懂佛界事情,也沒接觸過修佛的人,太幼稚了,非常可笑。這是對師尊的不敬,我現在明白了,師尊是來度人的,歸正宇宙的,不是修煉的。

學習班快結束了,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懷著敬佩、留戀、感激、依依難捨的心,寫了一份心得體會交上去了。記得有這麼兩句話:得法那天有一念,真修到底心不變,艱難困苦不停步,返本歸真我心願。

十幾年來在腥風血雨中,在艱難困苦的歲月裏,在反迫害的較量中,信師信法堅如磐石,穩步走到今天是師尊精心呵護、慈悲苦度,不斷啟悟弟子的結果。弟子只能努力做,決不鬆懈,抓緊做好三件事。我們一定要走好,最後的路,未來的展現不遠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