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尊錦州傳法教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錦州籍大法弟子,今年快七十歲。回憶一九九四年四月五日,偉大慈悲的師尊來錦州講法傳功,辦學習班。我有緣參加了這個班,這個日子,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我感謝師父傳給我這宇宙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衷心的感謝師父!

修煉前,我是個多種疾病纏身的老年婦女,患有雙腎萎縮、膽結石、膽囊炎、胃病、尿道炎、右手三個手指骨質增生、末梢神經炎……。尤其是雙腎萎縮,害得我痛苦難忍,躺下翻不動身,坐下起不來,全身浮腫,腰痛、排尿困難,拖著這樣的身體,不能工作,只好病退回家治病,由家人陪護到錦州附屬醫院求醫救治。大夫細心用各種儀器檢查,大夫一手拿各種檢測報告單,一手拿筆,一籌莫展,最後甚麼藥也沒給開。膽結石特別疼,還不能用藥,大夫說治膽結石和膽囊炎的藥刺激腎,因為是雙腎萎縮的表面都打褶了,萎縮的像雞蛋黃大小,再刺激它人就不行了。當時,大夫給我講解病理症狀時舉個例子說:「苞米葉子旱幹了,叫它再綠了,有那辦法嗎?」我當時心裏大震,沉痛的回到家裏痛哭一場。絕望使我更加眷戀、感歎人生,看到誰都想哭。換腎又沒錢,供四個孩子讀書,沒辦法,只好回家養著。大夫還說:「別生氣,想吃點甚麼,就吃點甚麼吧!」我深知大夫說話的份量和寓意,無藥可治就是絕症。有病亂投醫,沒辦法,我就到廟裏拜佛,曾去尼姑廟認師,得施捨,送錢送禮品,捨物,又去廟裏皈依。時間一天天過去,度日如年,但病情還是不見好轉,卻越來越重。

在走投無路時,我有幸聆聽師尊來錦傳功講法。當我聽第一堂課時,我就確認這才是我要找的師父,心情特別激動,發自內心的話:師父啊!我找得好苦啊!今有緣我有幸找到了尋求已久的師尊!上課時我聚精會神地聽著,字字句句都打入腦子裏,心情無比豁達,敞亮。凝視著師父講課的每個手勢。

第二天,師父講完課,說休息五分鐘,這時我就想去廁所,當我走到半路時,忽然想起來,我坐著怎麼起來的呢?哎呀!我好了!走路腰也不疼了,到廁所解完手,沒費勁就起來了,太神奇了,我高興得幾乎要喊出來,我好了!心裏想,等到下午,師父來,我給師父磕頭。太神奇了,師父治好了我的病,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謝師父!

下午,還沒等我去找師父,師父已經來到我身後,不由自主地回頭一看,師父在我身後,師父笑了。當時我腦子一片空白,連叫一聲師父都沒想起來。至今還後悔!

當師父講完法後,教第五套功法,教盤腿打坐,因我的腿腫得很粗,右腿盤不上來,左腿剛搬上來一點點,就痛得不行,就放下了。當時我就寫了一個條子親自遞給師父,上面是這麼寫的:「師父,我的腿搬不上來,盤不上怎麼辦?」師父看完條子,笑著說:「今天晚上,大家都回家盤腿打坐,保證都能盤上。」我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想著師父的話,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盤腿打坐,果真像師父說的那樣,兩腿都很輕鬆的盤上了,坐了二十多分鐘,當時我就知道師父不是一般的人,是個活神仙。太神奇了,不可思議,使我終生難忘!

下午,又和師父在一起合影留念,照片至今我珍藏著,每想起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心情都十分激動。

如今,我修煉十二年了,在修煉的路上走過了十二個春秋,歷經了數不盡的風風雨雨,但我從來都沒有過一絲一毫的動搖,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和對師尊崇敬感情。我要牢記師尊的話,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對我們的慈悲救度。

同修們,我寫出來,頌師恩,讓我們共勉,沐浴著浩蕩的佛恩,勇猛精進吧!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