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錯過萬古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我於九四年五月份榮幸的參加了師尊在長春吉林大學鳴放宮開辦的長春第七期法輪大法學習班,參加學習班前後的一些珍貴的記憶銘刻在我的腦海中,永遠不能忘懷,每每回憶起這段珍貴的記憶,我就會熱淚盈眶,激勵著我更加穩健的走好以後的路。

一、神奇的去病經歷

我是一個農村婦女,今年五十五歲,得法前,我體弱多病,並且大多是比較嚴重的病症,如:肺心症、乙肝、婦女病。由於十幾歲就參加農活勞動,因勞動過度造成嚴重內傷,內傷晚上睡覺不能翻身,可以說是內臟裏沒有好零件,更嚴重的是有一條腿完全失去了知覺,不能走路、不會蹲、癱瘓在床。家裏條件不好,但是條件不好也得看醫生,找來醫生看完後,打針打不進去,就在這種情況下我的思想又增加了負擔,自己想我的人生的路到此就結束了。由於這些生活上的磨難,使我對生活與未來完全失去了信心。看看身邊的孩子、丈夫,再加上疾病的折磨精神上的痛苦,為了不給家人再增加痛苦,我每天都是在家人不在家的情況下或晚上自己偷偷流眼淚。那時我也不懂得甚麼叫修煉,只是在思想的深處有一種強烈的想法,想往家裏請個佛。由於請佛心切亂拜一些東西,在這裏就不說了。

我的小學老師高明(化名)當時信佛,並且學一些氣功。一天,他來到我家對我說:他在氣功雜誌上看到現在在國內有一種奇功叫「法輪功」,並且「法輪功」的師父李大師是個傳奇人物,他打算參加李老師在大連的面授班。他告訴我法輪功收費很低,可是給予的卻很多。在每個學習班上都要為每一位學員當場去一種病,如果學員自己不想去病也可以想一下自己的親友,就會為自己的親友祛一種病。高明又說將這次去病的機會讓給我。

高明去聽課的第五天的那天晚上十二點多,我忽然醒了,我就起來了,我把我的腳搬過來,我想我先試試腳吧。我一試,我的大腳趾會動了,我失去知覺的腳趾奇蹟般的有了感覺。當時我的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對未來從新又充滿了希望。高明回來後就來到我這裏對我說,在他走後的第五天,師父講課中為學員調整身體,他當時就將這次去病的機會讓給了我,當時我就將我受益的經過和他一說。我們都喜出望外,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感謝師尊的慈悲。高明對我說:「你不是要請佛嗎?我這回可見到真佛了!」高明拿出了師父的法像給我看並告訴我:「這就是師父。」第一眼見到師父的照片,當我用手去接師父的法像的時候一股電流衝進了我的腦子裏,我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無比的能量,這種強大的能量充實著我。我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是甜、是酸半天沒說出話來,當時的心情與感受無以言表。

這時他告訴我五月份師父要到長春辦第七期學習班,問我是否能參加,說去參加的人就不用請佛了,我立即答應參加。因為自己心中總想請一尊佛也沒請到,去聽課就不用請佛了,所以我就下決心去。他又反問了我一句,你能去嗎?(因家裏條件不好一分錢都拿不出來,還有腿又不能走路。)我說能去。我現在才知道,雖然那時沒有見到師父,可是慈悲的師父就在管我了。

二、長春講法班上

當我決定去參加師父的講法學習班後,我的身心受益匪淺,我知道,我非常幸運,師父已經在為我調整身體了,這更加增添了我要去聽師父講課的決心。我日夜盼望著能夠早日見到慈悲偉大的師父,好不容易盼到了五月份,盼到了要開班的那一天。由於家境貧困,我就帶著親戚借給我的一百元錢,報名費五十元就夠了,剩下五十作來回的路費。住不起旅館,我就背了一些米,打算到長春後投奔親友。說啥也要見到師父,親耳聆聽師父傳法。到長春後,長春的同修熱情的來接站,聽同修講,師父昨天親自來接站。我聽後深受感動,心想:「要是昨天就到達長春多好,昨天就能夠見到日夜想念的師父。」過了一會,我們去報名時,沒想到竟見到了師父,師父和藹的和大家一一握手。我站在那裏一動不動,望著師父,百感交集,心想:怎麼都搶著和老師握手啊!老師多累啊!讓老師多休息休息多好啊!

第一天,師父正式開始講課,當師父邁著穩健的步伐步入禮堂,禮堂內掌聲雷動,我望著師父,眼淚止不住的流。我覺的能見到師父、能聆聽師父親自講法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榮幸,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這一生中我別無所求,只希望能夠真正溶入師父的法中。

師父講課的時候沒有太多的客套。簡單明瞭,直入正題,師父每次講課時面前只有一張紙,可是師父每次都是滔滔不絕、洋洋灑灑的講兩個來小時,並且講的有聲有色,還頗具幽默感,使場面輕鬆、舒適,在場的學員都溶入了這個充滿慈悲、祥和的能量場中。師父講的話,我越聽越愛聽,雖然初學還記不住太多,但是我把師父在講法中反覆強調的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牢記於心中。決定把這一生溶於法中,跟著師父走到底。因為長春第七期班學員有很多,三千餘人。所以師父辦了兩個班,早班和晚班。我買的是早班的票,因為家境貧寒,買了早班的票再買晚班票的話,晚班的票錢就不夠了。可是師父的講法怎麼也聽不夠。於是就在晚上隨著人流混進去聽師父的晚班講法。晚班的第三堂課上,師父在台上說:「有的學員得法心切,聽了白天的課後,晚上還進來聽」。當時,我的臉紅了。心想:「師父這不是在說我嗎?怎麼甚麼都瞞不住師父,師父真的是甚麼都知道啊!」

一天,師父要為大家整體調整身體,師父喊「一、二、三」要大家一齊跺腳,可是沒等師父把「三」喊出來,有些學員就迫不及待的跺腳了,為了使大家身體調整的效果更好,慈悲的師父總是笑著不厭其煩的從新再來一次。

一天,主辦單位根據學員的要求要與師父合影留念,師父欣然同意了,各地區的學員分組與師父合影留念。別人與師父合影時,我站在一旁觀看。大家都在門前的台階上與師父合影,門前的台階一階比一階高,師父都是站在最底下的一階,學員們都是站在往上的幾階上,我觀察後發現了一個問題,大家無論怎麼站,師父總是要高出後面的學員一頭來。我當時對師父更加充滿了崇敬之情:「師父怎麼這麼高大啊!」師父那挺拔的身材、高大的身軀、慈悲的面容、祥和的神態在我的腦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一組和師父合影留念的學員中,有一個六十多歲的男學員拄著雙拐,坐在前排的一個小板凳上,師父問他為甚麼坐著。他說:「站不住」。師父叫他到後面和大家一起站著合影。當合完影后,師父叫他把雙拐扔了,他的老伴把他的雙拐扔了。師父又叫他往前走,他高興的在場上走了好幾圈。在場的人無不驚嘆師父的偉大、大法的神奇,很多人都流下了激動的熱淚。以後,這個學員每天都是自己走到會場上來聽課,再也不用雙拐了。

九堂課後,師父要專門為大家解答疑難問題。望著慈悲的師父,我想不起任何問題,止不住的落淚,由於自己家境貧寒,沒有經濟條件,所以認為自己恐怕再也沒有機會能夠聆聽師尊的教誨了,再也見不到師父了,認為這是自己幸運的和師父在一起的最後一天了。所以不住的落淚。由於當時自己這錯誤的一念,致使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機會當面聆聽師父的講法。但是遺憾之餘,我也清楚的認識到,師尊時刻在我們的身邊看護著我們,這更使我增添了精進的決心與動力。

三、得法修煉 莫錯機緣

有緣參加師尊的長春第七期面授班以後,我對人生觀、世界觀都有了從新的認識,使我一個已經悲觀厭世的人,從新對未來又充滿了希望,通過不斷的學習師父的法,使我對宇宙的大法「真、善、忍」的博大精深的內涵在逐步認識。在師父的教導下,我知道怎樣做一個好人,直到怎樣做一個不同於常人的超常人,我的心性與境界也隨之正在不斷的昇華,我身上的那些要命的病症也一個個神奇般的不翼而飛了。我的身心在大法中受益匪淺。村民們親眼見證了我得法後身心的巨大變化,紛紛走入大法中來,最多時,我村有百餘人參加學法煉功,我自覺的承擔起了輔導員的責任,領著這些人學法、並義務教功。直到現在,我和本地學員一起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堅定的做好三件事,兌現著史前的大願──助師正法。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我一直走到今天。

期間,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一次次的顯現。由於篇幅的關係,這裏只舉一例。那是我參加師父講法班不久,我在走路過程中,被一匹馬將我的一隻手咬住,並將我整個身體提離地面,在它鬆口後,我看見傷處血肉模糊、筋骨可見,那些露出的筋已被咬爛。可是,當時我沒有用任何藥物,只是簡單的包紮了一下,不長時間便痊癒,常人無不讚歎大法的神奇。感激之餘,使我對師父、對大法更加深信不疑。

師父在《轉法輪》第二頁中講到:「這樣的事情,機會不多,我也不會老這樣傳下去。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那麼,我作為一名幸運的大法弟子,作為幸運的大法弟子中更幸運的一員,能親眼見到偉大慈悲的師父,並聆聽師父為我們親自講法。我應該加倍珍惜這萬古機緣,我們的師父真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並且具足滅盡邪魔的法力和令天地眾神都為之敬仰的威德!用任何常人的語言都無法準確的描述出師尊的寬洪、無私、高尚和偉岸!

其實,慈悲偉大的師尊每時每刻都在我們的身邊守護著我們,看護著我們。我們的每一位真修弟子都曾經真正體悟到師尊的慈悲加持,真正見證到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我們應該對師父堅信,對法理正悟,堅定的走好最後的路,更好的去完成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