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參加師父在武漢傳功講法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陸續看到同修們回憶當年親見師父時一幕幕感人情景,淚水總是止不住的洒滿胸前,真是感慨萬千。我是一九九三年喜得大法,在這之前我是一名佛教居士。一九八三年後在我人生中最坎坷的時期,觀音菩薩多次夢中點化,我走進了佛門,從那以後,除了盡責任養活兒女們之外,人世間的一切,我一無所求,只求佛度我脫離苦海,無論人世間多苦,生活多麼艱難,都堅定真正實修誦經坐禪從不放鬆,有一次在夢中看見彌勒背了一布袋經書,笑瞇瞇放到我的客廳,示意是給我的,要好好修,後來又常在定中點悟。現在回想起來,那時雖然是在佛教中修煉,其實是師父在細心安排。

那些年我常在外地,無論我走到哪,首先想到的事就是訪明師,尋道友,有一次路過外省的一個山區,山頂有座大寺廟,下邊有個小廟,住著一個修道人,他說我已拜了兩個師父都是不錯的,不過你還要拜個師父,這個師父是世上最大的一位,不久就會相遇。時隔不久,我做了個夢,夢中看見觀音菩薩站在右邊,左邊站著一位身材高大一臉慈祥、莊重的年輕人,觀音菩薩手指著我,對著那個年輕人說:我送個弟子給你。這時他祥和慈悲面帶微笑的看著我,回答說「好」。我看他滿面笑容,感到好親切,於是就恭恭敬敬頂了個禮。

我親眼見到師父,那是在九三年的一個金秋季節。聽人說,有位氣功大師在武漢辦班,據說很有名氣。我聽了二話沒說,立即啟程。我想只要有緣定能找到。第二天趕到武漢,但不知辦班地址,我就大街小巷詢問。後來在歸元寺裏一位居士告訴我說在武鋼。等我趕到劇院門前,天色近晚,看見人們成群的走進課堂。我問到了報名處,取了門票。六點三十開課。一看時間,來不及找吃找住,就隨同人群走進課堂。

我晚到兩天,課堂座位已滿,足有二三千人,沒有一點嘈雜聲,大家靜靜的等待著。我剛坐定頓時全場響起雷鳴般的掌聲,我定神一看,瞬間想起站在台上身材高大、魁梧、莊嚴、滿面慈祥、微笑單手立掌向大家致意的,不正是當年在夢中收我為弟子的師父嗎?是的,是的。今天我親自見到了,我太激動了,頓時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我感到太神奇了,瞬間忘了旅途的疲勞與飢渴,我明白了法難得。山南海北苦苦追尋的明師,我終於找到了,是緣份是師恩浩蕩,佛恩指引著我走上真正修煉的歸途。

一節課下來,大家久久不願離去,學員們都站在課堂外的廣場上,好大的一個廣場都站滿了,我琢磨著,這麼晚為甚麼都不走呢?因為我是第一天來,還沒有找到住處,本來我是想走的,可是這種場合我沒見過,我知道學員們是在等老師出來再見見。

我也不捨得離開,就不知不覺的來到廣場左邊停車的地方,站在一輛黑色小轎車門邊。剛站好,就看見人群在走動,因為我站的比較遠,人又多,前面就看不清,人群走到我面前我才反應過來,才看清是師父站在我面前,我趕快讓開,師父好上車,工作人員和司機都上了車。可師父還是站在我面前,笑瞇瞇的看著我,像慈父看見久別重逢的兒女們從遠方歸來那樣無比親切感人。

我和師父近在咫尺,面對面的仰視恩師,倍感溫暖,我感動得不知說甚麼好,只是含著幸福的淚水親切的問候一句「師父好」,師父回答說:「好!好!好!」手在兜裏,上衣、襯衣、褲口袋掏了個遍,我們都看著不知師父掏甚麼,在掏時,我仰視師父比所有的人都高,一頭烏髮,眼睛炯炯有神,和藹慈祥,平易近人,呀!真是活佛。

這時車上的工作人員請師父上車,師父轉過面,問車裏人「有誰帶了我的名片嗎?」當時車上的人都在掏,這時我才發現車裏已坐滿了,只有司機旁邊一個座位等著師父的。車上有人說,我這有一張。師父說,快拿來,我回去還給你。師父把名片親手遞給我。當時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激和敬仰,我含淚雙手合十恭恭敬敬接過名片,師父這才轉身上車,到車上還問,我們揮手告別,我目送車子離去,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學員們也很羨慕,把名片傳來傳去看不夠。我們都沉浸在無比幸福喜悅之中。

在學習班上,師父和學員們在一起隨和自然。有一次師父在講台上教學員們抱輪。在抱輪時,師父說:輪要抱大點。聽那聲音就在我耳邊,我睜眼一看,是師父站在我身邊教我呢。

在學習班裏這段經歷,我難以忘懷,正如師尊所說:「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轉法輪》)

八天的班很快就結束了,我雙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向師父深深拜了一拜,以表我對師父的敬仰和感激之心。每當我想到此情此景,總是撐不住淚流滿面,我一定不辜負恩師的慈悲苦度,按師父的教導努力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