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外孫女一起修煉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那時小外孫女才四歲,和我一起學法煉功,五套功法她都能堅持煉下來。在沒得法的時候,我有嚴重的婦科病、冠心病,天天吃藥,煉功不長時間就全好了;小外孫女也是差不多每月都到醫院打針,一打就是五、六天才能退燒,煉功後她再也沒上醫院。

外孫女學法很快,師父發表的經文她很快就背下來了,到煉功點上還背給同修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她媽媽知道電視說的都是假的,可是她爸爸也知道大法是個好功法,卻害怕邪黨株連迫害對他的工作有影響,就不讓她煉。因為她跟著我睡覺,這樣只能在睡覺前學學法,或是背「論語」。她爸爸媽媽不在家,她就和我一起出去發真相材料。我老伴和我女兒他們雖然不修煉,也經常出去發真相材料救人,他們沒有怕心。

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份的一天,外孫女放學不一會,我正在做飯,聽見有人敲門,我一開門,看來了五、六個警察,他們一進門就一齊說:快快快快,交書。我說我沒有書,開始和他們講法輪功是個好功法,我原來一身病,通過煉功甚麼病都沒有了,但是光煉功還不行,必須按法的要求做,不然的話病好不了,例如我到市場買菜如果發現多找錢了我馬上把錢退回去,如果買東西多給了,回家發現第二天就送回去。一個惡警說:你閒話少說,把嘴閉上,趕緊交書。我說我不是告訴你了嗎,甚麼也沒有。這時他們就開始非法抄家,我就開始發正念,請師父幫忙,結果惡警們甚麼也沒找到。

惡警又說:你到派出所和我們說一說。我說:我不能去,孩子放學了,我飯還沒做好。他們就是不走,非要去不可。因為我對邪黨的流氓本質認識不足,當時只是想家也抄了,甚麼也沒有,我也沒做壞事,學真、善、忍沒有錯,去一趟就去一趟。孩子看我被綁架走,嚇的哭著說:姥姥你走了我怎麼辦(那時天也黑了,她一人在家)。我說:我一會回來。在派出所,結果不是所長問話,一個警察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煉啊。他又問:你說北京自焚是真的是假的?我說是假的。我就開始打坐給他看,他說你為甚麼非要煉這個功,我說這個功太好了,我現在不但沒有病了,而且還懂的怎樣做個好人,怎樣做個更好的人,再說我的工資很低,我要是不煉這個功,我的工資光吃藥也不夠,更談不上幫著子女幹活了,我們師父傳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

不法警察不讓我回家。第二天那個惡警上班了,說走吧,到分局講一講。結果到分局後,惡警把我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將近兩個月時間,我講真相、發正念,半夜起來煉功。在裏面將近五十天的時候,我的腰痛的特別厲害,我悟到應該出去了,我這時找室長、所長談,我說我違反法律哪一條了,把我關起來沒有完了。她們說我不會時間太長,我說我腰痛,睡覺都不能翻身,心臟也不好,我不能坐,我得躺著。從那時起我就天天躺著。她們找大夫給我看,說是骨質增生。在師父的幫助下,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回家後,外孫女一看到我就哭,我說別哭了,咱們一定要好好學法,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這次就是因為姥姥學法不深,叫舊勢力鑽了空子。

我老伴雖然不修煉,可是他勸三退、講真相可積極了。他不管看見誰有病就告訴:現在連藥都是假的,吃藥不好使;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沒有怕心,大法弟子發給世人的真相材料有的人看完了扔了,有的人不看就扔了,他都要撿起來再發出去。他過去腰、腿都有病,慢性闌尾炎,也是天天吃藥,自從我修煉以後,他再也沒吃藥,身體可好了。不但他不吃藥,我們全家都不吃藥,全家人都從內心尊敬師父,尊敬大法。

我每次出去發真相資料的時候,我走在每家門口都在心裏默念:我們偉大的師父叫我們來救你們,我發給你們的資料,你們一定要認真的看,看完了再傳給別人,這樣你們就得救了。所以每次出去都是很順利。如果現在還有的同修沒走出來,也要趕緊的走出來吧,去掉怕心,咱們只要學好法,堅如磐石的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不會有事的。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