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三位老人同修大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我已五十五歲,只上過小學一年級。我和八十二歲的母親和長我幾歲的姐姐一起修煉大法。作為三位老年大法弟子,我們相互鼓勵、比學比修、形成一個小整體,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看護下,體驗到大法的神奇,也在日常生活中證實著大法。今天,我終於衝破了觀念的障礙,把大法的神奇、師尊的偉大、無量慈悲與神聖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

1.母親

我們母女三人都是九八年喜得大法的。母親修煉前,做過三次大手術,整年百病纏身,身上疼痛難忍,從年頭到年尾離不開藥和膏藥。

自從修煉大法後,八年來從未吃過一顆藥。她老人家見人就說,法輪大法好。她沒上過學,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認識。修煉後,她能背上師父的《洪吟》七十多篇。

母親心繫眾生,晚輩平時給她的零花錢,她不捨得買件新衣服,更捨不得買吃的,五十成百的攢著。母親把這些攢下的錢拿到資料點製作真相資料,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在師父的洪大慈悲的沐浴下,她也在做著三件事。勸三退,這兩年也勸退了不少。她有遠房侄孫子是軍隊的老幹部,趁回來探親,她找他講真相、勸三退,對方立即同意退了,並且還連聲道謝,說母親是他的救命恩人,很是感激。

我們家住農村,母親沒有男孩,母親住在幾十年前大隊部的老房子裏。天一下雨,外邊大下,屋裏就小下,房子常年漏雨。我回家一看說,「不行,媽,我來修房子。」她說:好,我給你遞瓦、遞磚。我當時很吃驚,說,你哪能行?她說我是大法弟子,師父給我個好身體我能行的。

就這樣,我找來樓梯,爬到屋頂。回頭一看,母親已經跟著上到樓梯的最頂端了,並且還帶上來了把鐵锨,好傳遞磚瓦用。我們很快把脫落的瓦補好,該用塑料布蓋的蓋上。

當時在場的幾位比我母親年歲小的老太太都讚不絕口的說,修大法的就是不一般。我們抓著時機,向她們講很多大法的神奇故事,證實了大法的美好。

2.姐姐

我姐姐修煉前也是多病纏身,還得了一種怪病,說死過去就過去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去勸她修煉大法,她說我備了一筆醫療費正要去找你帶我檢查病呢。我說我帶你修煉大法吧,她同意了。

第一天晚上,輔導員教她煉功,她不敢睜眼。把輔導員急得說,你不看我,咋能學會啊。回家後,我繼續教她學煉。第二天晚上,到煉功點,輔導員喜得合不上嘴,對別人說你們快看,這位昨晚來時,不敢睜眼、老想倒地的學員,今天說笑不停,完全換個人似的。大家都說挺神奇的。後來知道這是師恩的洪大慈悲,給她淨化了身體。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邪惡流氓集團鋪天蓋地的打壓造謠,毒害眾生,誹謗大法、誹謗我們偉大的師父。大法弟子都在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份內的事。

她本地區有一位同修被邪惡綁架迫害,沒守住心性,把我姐姐說出來,說他家的資料都是姐姐給的。我姐不得不流離失所兩年。後又被邪惡綁架,遭迫害四個月。惡人向她家人勒索了七八千元,才放人。回來後,通過學法很快又回到正法的洪流之中,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3.我本人

下面談談我個人的修煉歷程。我今年五十五歲,流離在外六年,四海為家。在這不平凡的六年風風雨雨中,我每時每刻都能感受到師父的佛恩浩蕩,我是在師尊洪大慈悲、呵護下,走到今天的。用盡人間的詞彙表達不了感恩之言。

我沒修煉大法前是個廢人,十三種病魔纏的我生不如死。腦血管硬化、心肌炎、腎炎、附件炎、痔瘡、腰椎和頸椎骨質增生,兩腳不能走路等多種疾病。在幾十年的病痛中尋醫找遍了本地各大醫院名醫專家都不但沒能治好,反而加重。最後實在是沒有希望只有躺在床上等死。

在這時,我得法的機緣來了。經熟人介紹法輪功的神奇,我立即就讓我丈夫請回來一本寶書《轉法輪》。我如飢似渴的一口氣看完了,我找到了一生中夢寐以求的正法修煉的真經。

雖當初看法時有些生字。但是能看懂他是一本教人做好人、學「真、善、忍」的法寶。看完一遍《轉法輪》,奇蹟出來了。我能下床走路了,能吃、能幹家務活了。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就這樣幾十年的重病要死的人,十天左右的時間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

奇蹟出現之後,母親和我姐姐都走上了正法修煉之路。我們三個人在本地幫助很多人來學法煉功。

由於我受益匪淺。為了證實大法的美好,兩次進京上訪為大法鳴冤說真話,講真相。兩次被邪惡非法關押迫害,又兩次正念闖出魔窟。前些年,我經常騎自行車到近縣鄉村,集鎮講真相、發傳單、發光盤,貼標語,掛橫幅。

寒餐露宿,嘗盡了人間的苦辣酸甜,甚麼人都能遇到,甚麼事情也會遇到。剛開始有怕心,心「咚咚」的跳,馬上發正念,正念一出,越做越平靜,越坦然。「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

後些年,聽說資料點的同修很是辛苦,忙的沒時間學法煉功。我想讓我聽見也不是偶然的事。我若能為資料點的同修排憂解難,分擔點責任,該多好啊。我就這樣一想,恩師就知道了,很快給安排了我能擔任幾百人的資料供應點。雖然沒文化,師父法身很快點悟我,學會了複製、粘貼、打印、排版上網技術等。

在做的過程中,有時出現干擾,電腦和打印機不正常。同修之間也不祥和了,急躁情緒也出來了。往往出現受干擾現象都是那幾天忙得做事心來了。學法少了,煉功煉的少了,正念也不足了。趕快調整,學法煉功,向內找,一跟上來正念也就特別強了。電腦打印一切都正常運轉了,急躁情緒也消失了,同修之間祥和了。

我們母女三人同修大法,離師父的要求標準,做的很不夠。今後我們還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讓師父放心,少一份操勞,多一份安慰。

寫的有不合適的地方,希望各位多多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