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戲裝背後的修煉故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3日】

一、緣起

太太會做衣服也不是偶然,結婚後孩子一個個的出世,雖然我是在政府單位工作,生活穩定有保障,但我身體狀況一直不佳,動過幾次大手術,經常急診跑醫院,生命隨時朝不保夕,讓家人不覺憂慮,一旦我先走了,孩子將靠誰來撫養。

在80年代,太太花了三年的時間正式進入了服裝技藝學校,學成後開過女裝訂做店,通過政府的乙級女裝技術師考試,過後且曾因進入中日合作的時裝工廠就業,還被派送至日本受訓兩個月,學得一手好工夫。如今回想,原來都在為證實大法準備著。人生就是一出戲,扮演甚麼角色師父早就有序的安排著。


分工合作製作衣服

服裝小組並不是一個有形的組織,剛開始,新唐人電視台籌辦2004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為了發聾振聵、救度世人,首推雷霆萬鈞的旗鼓隊節目。當時的服裝旗幟就是在太太與同修們的一針一線中趕工完成。此後小組成員平時各忙大法其他事項,部份學員也因未能在法上交流,導致人力逐漸流失,只能應酷刑展需要而製作公安警察服飾,或晚會之前趕製表演同修所需的特殊款式唐裝或仙女舞衣才找小組製作,不過能動員的學員已是不多。

太太能夠體認到大法的洪大,在證實法中、在講清真相中,大法需要甚麼,弟子們就配合做甚麼,只要走正自己的路,師父就在看管著。我申請提早退休之際,希望將住家搬離市區,尋找有個人工作室的鄉間雅居,事情就這樣安排的巧妙,才跑兩趟就都歡喜成交,一切家當齊全,等待的只是手續與搬家,若無師父從中點化哪有這麼的順利,且未影響到大法的工作。

遷至桃園鄉下,得知在2006年紐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上演前夕,邪惡之徒竟然一度企圖干擾民間國際交易事務,阻礙晚會向大陸訂購的戲服出口。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強調過晚會的重要性。師父說:「演出中也在起著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直接作用,所以影響也是比較大的,起到的作用也是比較好的。如果我們能夠連續的、不斷的這樣,不像現在演幾場就完了,演更多場,那會有多少眾生被救度啊?你們知道嗎?當看完這場晚會的人走出這個劇場的時候,他所有不好的思想都解體了,不好的念頭都不存在了,所以人才會覺的有那麼大的觸動。」

二、學法


集體學法

很多學員心中總有那麼個疑惑,做衣服跟講清真相很難劃上等號,將如何建立救度眾生的威德?感覺與修煉前做衣服沒甚麼不同。

我們認識到,服飾仍是未來新人類不可或缺的產物與行業,是美術創作的一環,亦將影響著人類道德的維繫與墮落,師父2003年《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曾提到:「當然啦,現代社會的藝術不止是畫與雕塑作品,還有工藝美術、廣告、服裝、舞台藝術、電視、電影、產品造型等,有方方面面與藝術有關的行業,也就是說都與美術有關係。可是無論是哪一行業,如果作者本人打下一個正的基礎,你去創作甚麼作品,都是透著正的因素,都是美好的,都是善的,都會使人受益。一定是這樣的。從大體上講我看到的人類藝術就是這樣。」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師父在答疑中也明確的回答說:「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利用自己的特長去證實法,這都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也可以說是利用自己的特長力所能及的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所以是大好事。其實每個人不都是這樣嗎?你們會電腦,突破網絡封鎖的,在網上講真象的,當然還有其它技能的,都是一樣。實在甚麼都不會的,在街頭發資料,威德是一樣的,誰都不會因為你做的那件事情在人類社會不是高科技而達不到那麼高的修煉境界,這是不可能的。」師父說:「每個人不都是在利用著自己的能力找適合自己證實法的位置嗎?不是都做一樣事情。我不是剛才還在講嗎?大道無形,每個人都在主動的在自己不同的社會階層、不同的工作中與自己具備不同的特長中在證實法嗎?」

其實,大法弟子辦的媒體在證實法講清真相方面,越最後起到的效果是越宏大,不只平面媒體,電視媒體發揮的力量更是無可限量的,而其建立的威德是屬於所有參與的同修,只要參與學員真能用心在做,是沒有甚麼角色之分的。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答疑時就具體破除學員的疑惑:「有人說我講真象可以直接去救人,我今天講真象講明白一個,這個人有救了我心裏挺高興。其實這個媒體在救度眾生中所起的作用也有你一份。說這個媒體有一百個人參與這工作了,那麼這個媒體一天救度一百個人一定有你救度的一個。報紙天天發,何止一百個人哪?是不是每天都有你度的一個人哪?一定是這個理,因為是大家共同維持了這個報紙,也就是大家在共同講真象。」所以,現在學員中倘若尚有此疑慮是學法不深之故。

三、魔煉

為避免邪惡再度干擾,下年度的籌備工作提早作業,大部份的服飾改由海外弟子承做,就這樣,太太接下了與北美對口的台灣服裝小組窗口。自此她的工作室的工作量逐漸增加,在採買衣料飾品中,經常一、兩天就得往台北的永樂及三重的碧華街跑,夜裏則為了打樣製版,捕捉設計者的原意而通宵達旦、廢寢忘食,待樣品確認後,又必須在限時內完成量產,一切的過程又都是學員們修煉中的考驗。

今年7月8日(週六)晚,太太接到北美同修來電,稱A舞衣已經確認,男裝質料請改與女裝相同。次日又接到要求,希望能趕在下週六的表演用。知情的學員們都傻了,哪有可能?只聽太太回答對方:只要師父說行,那一定行。就這樣承接下來,不過要求北美學員的尺碼趕快傳來。A舞衣總共男女34套,尺碼到週一早才接到,實際工作日僅僅四天。此時參與小組的本地區成員除太太外,學員總共只6~7位:1位會打版、1位會裁剪車縫,其餘均尚無經驗,可幫忙縫補。勢必動用外地會車縫的同修,也只那麼3~4位可選,卻都相距2~30里路之遙。

做樣衣與量產是不同的,此時太太馬上面臨一大堆問題:買料、染布、在樣品未及寄回下得再趕做一套或劃簡圖以代說明(供縫製者參照)、在有限人力下生產流程與工作如何妥善分配、最後縫亮片的大批人手將從哪裏來。

這是第一次讓我們學員面臨時間的緊迫,必須發揮群組力量與團隊協調能力才能完成,還好事前在台灣桃園地區及桃竹苗地區大型學法交流中,同修曾與學員交流過服裝小組在證實法中所具備的功能,也希望學員走出來支援;接著之前剛幫過北美學員完成一批仙笛舞衣,有過大量使用亮片的經驗等,均發揮了不少作用,也獲得區內整體強力支持。不過在整個作業過程中也暴露不少學員的不足與執著:如臨行前更換布料卻找不到同樣色彩,必須得自行染色,經驗不是一蹴可及,家中染缸畢竟容量也有限,太太幾乎這四天時間都花在廚房染布及接電話指導,做出的衣服色澤又怎麼會一致呢?會打版的在縮放版時,總覺得紙版還可以再修正得更好,結果也多花了半天的時間;會裁剪的學員總覺得在旁幫忙的學員經常幫倒忙,增加她的負擔;剛走出來的學員對小孩家事的牽掛也難拋開;尤其學員尚將修煉與做事心攪在一塊兒……結果可想而知,就差那麼半天時間才能完成,臨行前有點狼狽的打包上機,得感謝北美學員不分彼此連夜趕工補足。

整個過程也有太多的感動:上述所提的學員都有一顆要把事情儘量做得完美的心;部份學員雖在冷氣房裏可還是不斷拭著汗珠忙碌著;外送車縫的冒著颱風過境惡劣天氣至午夜仍在高速公路上奔馳著;車縫與縫亮片的學員有好幾位已超過24小時未閤眼還在加緊的縫著……等等。同樣的事又在隔週承做B舞衣上發生著,可當學員臨行前趕工完成後,卻發生攜帶服裝出國的學員班機一延再延,最後我們終於明白了。當我們重溫師父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及《在2005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所講過的話:「過去我跟大家講過,我說修煉哪,過去任何一個修煉人都會有一個同樣很難的修煉狀態,就是艱苦的、長期的考驗。尤其在常人現實的利益中修煉,這實在是太難了,方方面面的利益都在誘惑著修煉人,稍不注意,你的思想、你的認識、甚至於人心都會使人隨波逐流,所以這種修煉方式就非常的難。因為難哪,也從另一方面體現出了今天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他也就能夠修的高。環境不難哪,那對修煉者人的表面、這個人的生命主體直接考驗就沒有那麼尖銳。」我們深深的感動著,是師父特地費盡苦心為我們這些在台灣過慣了安逸日子的弟子安排一個讓大家早日提高的機會,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四、成長

在此,我們也願意和大家分享同修們的修煉故事:

太太曾跟我講,據她了解,有許多海外學員來自中國大陸,離鄉背井,生活多很艱難,為了能走出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有時連搭車的車費都很窘迫,若要再在海外額外增添舞衣是會給許多學員證實法帶來困難。她了解做服飾貴在設計打版及工資,今天她有這個專長,可以幫同修證實大法省去一大筆開銷。我聽後很受感動與敬佩,也很高興的認同與支持。

趙姓學員過去只是為表面維繫與她修煉的先生的感情,走進大法來,她自己承認並沒很認同大法。經過這一段時間,無論大家在學法組交流中,或實際觀察同修們的投入與夫妻同修的和諧,深受感動,私下特地將家中一樓原是她投入做糕、粽的半自動化設備全部讓售,騰空提供作為放置縫衣車台的工作間,以解目前夜間會干擾到樓下鄰居安寧的困擾。從不曾拿過針線到現在會操作平車縫製衣服,一個多月的成長觸動了多少學員的心。

遊大姊心直口快,幫人裁製衣服已累積3~40年經驗,一生未曾像做大法事這麼累過,會說出不想修了的氣話來,經過事後的交流,她知道自己的求好心切,暴露出自己的包容心不足,而忘了其他學員是未曾動過刀剪的初學者。現在了解到自己的使命,已全力投入並主動負起工作間帶頭指導學員縫製的責任。

我曾在24小時內因送件取件四次造訪東湖林學員住處,當第三次約深夜11點半到達,在等待的時間內,與同修有過短暫的交流。聽她講,過去因為公公中風臥床,婆婆又出家,家庭負債累累,引起她先生極度的排斥宗教。她與先生必須共同面對難關,需要利用裁縫手藝在家不斷承攬生意以補貼家用。慶幸透過小姑介紹得此大法,可以在家修煉,做衣服就能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真是太好了,今後凡是有她可以出力之處,請儘管講,並說時間已緊迫,第三批給她的衣服她可以趕製完成。果然次日一大早就打電話說可以取件,當我7點多到達,看她一夜未閤眼,感動的跟她致謝,見她神采奕奕,她說「你才辛苦呢」!不用謝謝她。簡短一句話就可感受到同修純正的心。

還有其他太多的學員都有太多第一次的經驗,清晨4點多就被電話叫起,不是煉功,而是趕到學法組場幫忙縫亮片;上了年紀的老學員穿針線來不及戴眼鏡或使用穿針器,可是線一穿就過;學員也真太勞累了,針頭刺到別的學員的腳嚇的驚醒過來,可被刺的學員在茫然中只感覺像蚊子叮到一樣。

在趕工中,安排集體學法確實有那麼點困難,工作現場雖播放師父的講法光碟,但感覺不能專心聽法,事後我們趕快靜下心來恢復每天下午的集體學法交流,特地拍下一張顯示出三個法輪的珍貴照片,是師父在鼓勵我們,是的,學法是一切的根本。

大家有過這次的經驗,都能找到自己的差距與不足,今後有矛盾時,會懂得先找找自己,尚未放下的執著與包袱,得再放一放。經此考驗不覺發現大家都成長了,也知道珍惜時間每天做好師父交待的三件事。感謝師尊!感謝大家能不吝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