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小弟子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3日】我叫陽陽,今年十歲了。我四歲的時候就跟媽媽背《洪吟》。下面是我的幾個修煉中的故事。

在我剛開始學法的時候,出現過這樣一件事。我下去玩,看見鹿鹿(化名),正拿著一根很長的木棍蹲著玩沙子,我跑過去看,突然,她一下子站起來,木棍一下子把我的眼睛給紮了。我一點沒覺得疼,就是流了一點眼淚。她嚇得跑回家去了。過了幾天我才明白,是師父保護了我。我感激不盡,謝謝師父!

還有一次,我也是在下面玩。一個五年級的哥哥玩具槍,槍裏的塑料子彈打到了我的太陽穴,又掉到地上粉碎了。我一點兒也不疼,他一個勁兒的問:「疼不疼?疼不疼?」我說:「不要緊,你去玩吧!」我雙手合十,心裏想:謝謝師父又保護了我。

有幾天我沒有好好學法,渾身長紅包,有癢又疼,高燒不退。聽說姑姑要來,姑姑不修煉。我們怕她看到我這個樣子會說一些不好的話,罵大法,所以,在姑姑沒來之前,媽媽帶我去了醫院。醫生給我量了體溫,體溫達到39.5度。醫生給我喝了一小杯退燒藥,溫度降了一點。醫生說:「這個病叫『猩紅熱』,兒童醫院不治這種病,得去傳染病醫院,要隔離。如果嚴重的話,毒性大了,肉就會爛掉。」

出了門診部,我當場就哭了。媽媽問我:「你是去醫院,還是怎樣?」我哭著說:「回家好好學法煉功!」就這樣,我回到了家。第二天凌晨一、兩點的時候,媽媽看我燒的太厲害,可能有41度多,就把我喊了起來,說:「明天去掛一個專家門診吧!」我說:「我不去看病!」「為甚麼?陽陽,你不難受嗎?」我難受,但我忍著說:「我不難受!修煉人吃這點苦算甚麼!」媽媽哭著說:「好,這一點是媽媽錯了,是不應該去醫院!」

第二天,我吐了,把前一天喝的退燒藥全吐出來了,吐出來的都是又臭又苦的東西。吐完後我感到一身輕。過了14天我完全好了。

我們一定要精進起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