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農民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我是四川農村的一個大法弟子,是一個農民,在修煉中有幾個神奇的小故事,我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一、我是怎樣得法的

我30歲的時候,有個念頭,想去修行。可那時共產惡黨把廟都破壞了,神佛也無影無蹤了,這個念頭也是一想就過去了。60歲那年,有人喊我去練某功,我練了5天,問他們要練多久,他們說要練一輩子,我想這多難啊,我就沒練了。63歲那年,有人叫我去煉法輪功,我們倆就糊裏糊塗的去了,當時也不知煉了有甚麼好處。我們就去拿了一本書《轉法輪》。看了第一講,說的是修煉,我就不想看了。當時想能做個好人就行了,誰能修上去?可又想看完,看究竟說的啥。我看到277頁,師父說:「有一個人跟我說:老師,在常人中做個好人就行了,誰能修上去呀?我聽了真傷心!甚麼話都沒跟他說。甚麼樣的心性都有,他能悟多高就悟多高,誰悟誰得。」我一下感到很神奇,老師怎麼知道我是這樣說的?這才是真正的神仙啦!那以後我才開始下決心學。這就是緣份到了。

我和丈夫同時得法,他是癌症病人,我有十多種疾病,大病小病渾身都是病。通過學法煉功我們倆的病都好了。九年來從沒吃一片藥。身體健康,一身輕。我不知道怎樣感謝師父才好,我倆每天給師父敬香,早、晚敬,從不間斷。

二、師父在保護我們

有一次,我們三個同修從一座古樓下面路過,古樓有四層高,我們剛走到下面,四樓上一扇大門對著我們頭頂落下來,砰的一聲,就像一個炸彈,炸了個粉碎。把我的手掛了一下,另一個同修的腿碰了一下,我們三人都不害怕。

可把不遠處乘涼的很多人嚇壞了。有人大聲喊,那三個人完了呀,我親眼看見砸在他們的頭上。那個老太婆肯定完了。

幾十個人全都把我們圍起來,大家都說你們三人祖宗先人積了大德,我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是師父在保護我們。

三、師父來度我們

我剛得法不久,有一天晚上做了一個夢,我要過河,站在碼頭要過河,這時就有一人從河沿裏劃出一隻船來,我就上了船,還給我一把羽毛扇子,我坐在船倉裏,兩手緊緊抓住船舷,水和船舷一樣高,我也不害怕,水也沒進來,順利飄到了對岸。

我想我們是來得法的,是來修煉的,是師父度我們來了,要我們回到我們原來的世界,現在我們是住在常人的旅店,不能久留,排除一切邪惡干擾,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正念正行完成史前大願,圓滿才能回去。

四、師父給我消業

我後背裏面有一個很頑固的業力,消了很長時間,總是消不完,脹疼,有時還影響學法煉功。每次消業,我都堅持的好,守住心性。有一次疼了六、七天沒法入睡,睡下去就起不來,要人扶。就這樣反覆十多次,總消不完,我守住心性,心不動。當晚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肉疙瘩從我後背裏出來,在皮膚裏面走肩上過來,順著身體滑到膝蓋,從膝蓋跑出去,落在地上,我還用棒去捶了幾下,像小豬的腰子,顏色也像。醒來後後背就不疼了,再也沒疼過。

我體會到:只要堅持學法,守住心性,去掉執著,正念正行,我們辦不到的師父辦的到,師父會幫我們的。

五、再也不說假話

我才開始學法對真的涵義理解不深,對修煉不夠嚴肅,愛說假話,自己還不悟。一天晚上,我在電話上講要兒子把燈給修一下,主要是想給他說另外的事,怕他不來,就說燈壞了。

兒子來後看見屋裏的燈都是好的,兒子嚴肅的說:你說你們不說假話,燈沒壞怎麼說謊?因為我悟性差,當時就沒悟到是師父借他的嘴點化我。我還在笑,很不嚴肅。兒子呆了兩個小時騎車走了,剛走出不遠,幾間屋的燈真的不亮了。

我很著急,兒子騎車已走遠了,又追不上。我就埋怨怎麼早不壞晚不壞會修燈的剛走就壞。去找鄰居幫我檢查保險,甚麼問題都沒有,話剛講完,燈全都亮了。這時才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從此以後,再也不說假話。

六、師父的點化

我這幾年很少看電視,丈夫經常愛看(他也修煉),他越看癮越大,啥都看,我說他,他就生氣。有一天他看的正上勁,忽然就沒圖象了,他又很想看,隔幾分鐘就去開,還是沒有。有八、九天都是這樣。我對丈夫說,你應該悟到這不是電視的問題,你是一個修煉人,經常看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是師父在點化你,丈夫聽後說以後就不看。第二天圖象就正常了,這是今年3月發生的事,太神奇了。

這是一件最深刻的記憶,也最神奇。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的教誨,使我激動的又哭又笑,不知怎樣感謝才好。有一天,我學《2005年舊金山講法》,學到第九頁,我就想休息了,休息時和丈夫扯起家務事,沒說五句話就扯起來了。因我們性格不合,經常扯皮,每次表面能忍,內心忍不了。有時心裏像要爆炸似的。有時自己悄悄罵自己,有時也不出聲罵對方,如果不是修大法,也許早不想活了。一家人天天都要見面,可見了又是氣。這一次也是那樣氣的不行,氣的肚子脹,想消消氣,我就去找事做。可是做這樣也不想做,做那樣也不想做,又去煉功,做了兩個動作也不想繼續。又去看書,接著第九頁看在舊金山講法,師父說「有些學員哪一遇到麻煩事就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就不高興了。有些學員一遇到矛盾的衝突、感情的撞擊,就不高興了。那你還修不修啊?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提高的快。有些修煉人就是往出推:你別來,來了就認為對自己有看法,就是不能叫別人說。你就是要好過一點,那是修煉嗎?那能修煉嗎?到今天這個觀念還不能轉過來,我這個當師父的都不知道你怎麼樣能夠走向圓滿。」我學了這段法,又笑又哭,師父就像站在我面前,批評我,教誨我,我非常感動。

《2005年舊金山講法》我學了四次,為甚麼就沒有看到過這一段呢?師父今天點化給我們,就是要叫我們認真學法,遇事向內找,把一些不好的觀點改過來,把最後的執著都去掉。才能圓滿。

有一天,我去發真相資料,干擾很大。在街上迷了路,經常出入的街道,離家也不遠怎麼會迷路呢?本來向東就回家,結果不知走到甚麼地方去了,那地方從來沒去過。我就停下來慢慢回憶,還是記不起來,忽然想起發正念,不到一分鐘,我一下清醒了,一切都明白了。原來就是天天都走的地方,從此後我就非常重視發正念。

七、修煉人是有福份的

修煉大法是有福份的。有個別的煉功人在當今有一種怕字,怕別人知道自己煉功會影響子女的工作、提拔、升學。我認為不但沒影響,相反還會給他們帶來無量的福份。我家就是例證。我們這一大家後來分成了八個家,惡黨的黨員有十多個,是黨員的家都沒有把日子過興旺,這些年為惡黨賣命,有的還充當幫兇,到頭來有的家破人亡,有的窮的去要飯,兒女們都沒有一個好歸宿。

自從我修煉大法後,家裏好事一件接一件,首先是幾十年的疾病沒了,家庭和睦。子女考進了好的大學,還有子女換了好工作,房子也買了。我們從來沒有送過禮,隨其自然,他們都覺得奇怪。有個孩子以前不太聽話,現在也變好了。這真是一人修煉全家有福。

有一次四個人坐一小車,出了車禍,水泥桿撞斷倒下來把車砸的稀爛,有兩個重傷,我兩個子女輕傷都沒有,你說神奇不神奇。因為我家的孩子從不反對大法,很支持我們學法。因此才得了這麼多的福報。這都是師父給的,大法給的。

由於我文化低,得法又晚,層次有限,不對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