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同修的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八日】

一、得法

北海的何姐(化名),今年68歲,腰板挺直,精神矍鑠,雖然頭髮有點花白,但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年輕的多,臉上沒有皺紋,容光煥發。

但在八年前,何姐卻全身是病,身受骨質增生、關節風、豬毛痧等疾病折磨的她痛苦異常,晚上不但睡不著覺,而且病痛令她難以忍受。為此,她曾產生過輕生的念頭。為減輕病痛,當何姐聽說練氣功可以治病時,她迫不及待的跟人練起了X功,雖然病痛得到暫時的緩和,但疾病根本就得不到祛除,何姐少不了打針吃藥。一天,有人說,北海有人到地角來義務教功,聽說這個功法非常好,十分了得,這個功法叫法輪功。何姐一聽,心裏立刻感到一陣莫名的喜悅,第二天她就到煉功點上學法、煉功,聽著老師的講法,不知不覺中她覺得渾身輕鬆了許多,病痛也輕了,她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後來通過學法煉功,她明白了老師在為她淨化身體。

得法以後,何姐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全身的病漸漸好了,整個人似乎脫胎換骨了一樣。何姐受益了,知道大法是寶,自己無數年前就在等待這個法了。她很精進,每天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學法煉功。她剛學會五套功法的時候,每天都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煉完。就算邪惡鋪天蓋地的打擊迫害,惡警上門騷擾,何姐在樓上照樣煉功不誤。

何姐全家人都修煉大法,全家人福份非淺,都沐浴在偉大師尊的浩蕩佛恩之下。

二、上京護法

99年7.20開始,江氏集團對法輪功進行了鋪天蓋地的誣蔑攻擊,大法學員堅持煉功,重則被判刑,輕則被關押。江氏集團簡直昏了頭,人性喪盡,將全國無數的好人關進了大牢。何姐覺的不行,得上北京去講真相,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人們:法輪功是好的,迫害法輪功是錯的。

2000年3月9日,何姐和地角及北海十幾個功友搭上公共汽車上京護法。北海610、國保、地角辦事處的惡警,齊刷刷的在北京的路上攔截,一路撲空。直到北京天安門廣場,他們從身邊走過,都沒有發現何姐他們。天安門廣場的便衣密密麻麻,來來往往,專為抓捕法輪功上訪者而忙個不停。一個便衣問:「你們是從哪裏來的?」何姐他們說:「從天上來的。」便衣不理他們走開了,何姐他們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蹲下來打坐煉功。全國各地來的功友很多,「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聲震天動地,廣場上各處的便衣、警察、開著的警車,從四面八方向他們圍攏過來,惡警便衣把他們掀翻在地,用粗硬的皮鞋朝他們的身上踹、踢,並拳頭相加,粗暴毆打。他們心平氣和,以善的一面跟他們講真相,勸他們停止迫害,他們不聽勸告,仍行惡不停,他們打了一陣之後,將大法弟子們劫持上警車。車上有一年輕的大法弟子一路上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將她打倒在車上,她仍在喊。這種置生死於不顧的護法精神,著實令何姐感動,至今仍深深的記住當時的情景。惡警把他們押到北京市郊的一間民房裏,對他們又打又扣,不停審問他們是哪裏來的?惡警問不出甚麼東西,將他們關起來。這樣過了三天三夜,由於有的功友透露了身份,北海610、國保、地角辦事處的惡警惡人將他們綁架上火車劫持回北海。

在火車接近衛生間處,惡警強佔了一節車廂看管他們,為了不讓乘客與他們接觸,惡警蠻橫的不准乘客到衛生間大小便,遭到了乘客的抗議,惡警蠻不講理,以對大法弟子施加淫威來恐嚇乘客。有乘客看見惡警李俠慌慌張張的朝正在打坐煉功的郭兆娟走過來狠踢猛打,將她打倒在地。乘客看見兇神惡煞的警察,嚇的不敢吱聲。郭兆娟醒來問何姐是怎麼回事,何姐告訴她剛才發生的事情,已經六十多歲的何姐沒見過人民警察如此暴打人民的。江氏惡警在光天化日之下,竟是如此無法無天的行惡。

何姐被綁架回北海後,關押在第一看守所。她向在押人員講真相,用自己修煉後身心變化證實法,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揭露惡警對法輪功人的暴行。監倉裏很多人因何姐了解了法輪功真相,知道大法好。在監倉裏何姐煉功,惡警為了達到不讓何姐煉功的目地,將風扇關掉,招來了一致抗議。

半個月後,何姐被釋放回家。在這次證實法中,何姐有了新的認識:證實法也是救度眾生,證實法是十分神聖的!一切的怕心和執著也是在證實法的過程中慢慢去掉的。

2001年1月份,何姐功友觀看師父的講法,由於惡人舉報,何姐和其他功友被綁架到地角派出所。何姐的親屬想通過一些渠道領她出來,畢竟她已經是六十多歲的人了,當時天氣又冷,親人不想讓她吃這樣的苦,但何姐堅決拒絕親人的幫忙。她說:修煉人無事的,一切由師父管著,你們放心好了。在派出所裏,何姐拒絕惡警的無理要求,堅決不寫悔過書,並誠心向他們講真相,同時表示堅修大法,永不放棄。過了不久,何姐被釋放了回家。

三、講真相

何姐每日都走街串戶的講真相,勸三退,每天勸退的都有近十人,多時超過二十多人。

何姐剛開始講真相的時候,也遇到一些干擾。有一次不明真相的兩個中學生用腳踢她,但何姐知道遇到這樣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對兩個孩子何姐心平氣和,一笑了之。何姐想,在這件事上看你的心性怎麼樣,是否能過關,另一個呢,你退縮還是繼續講真相?無論如何,救度眾生才是至關重要的,有多少人等待救度啊!

最令何姐上心的是地角的二妹,今年已經六十幾歲了,多少年來,因為月難風的折磨,她整個人瘦的皮包骨,一副萎靡不振,牽絲吊命的樣子。幾十年來,二妹沒少打針吃藥,可效果不佳,為這病她不知醫了多少錢,仍然不見好轉。一天,何姐去跟她講真相。她相信法輪大法好,並按何姐說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漸漸的她感到身體開始舒服起來,疾病似乎消失了一樣,整個人從此精神飽滿,人也慢慢的胖起來,臉色紅潤,與以前相比簡直判若兩人。二妹知道是大法將她從病苦中救了出來,所以逢人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地角街上還有一個叫阿福的,腦子長了個瘤,頭痛異常,雖然動過手術了,頭仍然還疼。何姐就去跟他講真相,他知道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做了人神共憤的事情,堅決退了隊,牢記法輪大法好。奇蹟出現了,他的頭漸漸不疼了。

在中共惡黨文化的毒害下,大多數學生不明法輪功真相,在電視媒體的蠱惑誣蔑下,有多少學生對大法產生誤解,有的甚至仇視大法。為了救度這些被毒害的孩子,何姐就到學校去講真相,她發現年紀小的學生容易勸退,她一說:中共幹盡壞事,天滅中共,退團、退隊保平安。立即有學生叫她幫退去惡黨組織,但也有被毒害較深的。一次,何姐和另一同修到一學校講真相,遇到兩個學生,其中一個惡狠狠的說,你在這宣傳法輪功,叫人來抓你,另一個則去打電話想舉報。何姐立即向他們發正念,他倆一會兒無聲無息的走開了。

近段時間,何姐明顯感到世人清醒了很多。她每次到菜市買菜的時候,人們肯聽真相,也積極三退。何姐每到一處都有人向她打招呼:何姐快過來!何姐想,那不是要她去救度嗎?她去一講,很快就退了。而曾經聽過何姐講真相的人,一見面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熟人對何姐最好的見面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