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我是96年得法的弟子,在十年的修煉歷程中,坎坎坷坷,風風雨雨的走到了今天。這其中凝聚著師尊的多少呵護,多大承受呀!下面把修煉中的幾件小事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我在一個幾十人的單位工作,我努力工作,凡領導交給的工作都及時較好的完成。我每天都提前半小時上班,打掃室內外衛生,從三樓到一樓的樓梯每天清掃一遍,使同事們有一個舒適衛生的工作環境。單位集體勞動時,總是以修煉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搶幹髒活累活,雖然自己年歲較大,但比年輕人幹活還多,常常是汗流浹背也不覺得怎麼累。同事們都看在眼裏,記在心中。自己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起,修煉自己,提高自己,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修大法前我是個病簍子,一般每年都是上千元藥費,如果住醫院得幾千元藥費。自從我修大法後,十年沒花國家一分藥費,是師尊給弟子淨化了身體,二零零二年單位換公費醫療證時,想我是修煉人,不能佔國家便宜,我主動提出不換醫療證了,主管換證的同事很感動,把這事向單位領導彙報了,領導也很佩服,在全體大會上二次表揚了我,說看人家某某風格多高尚。雖然領導沒公開說煉法輪功的人才能有這樣的高風亮節,可同事們也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

通過近幾年來的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我單位絕大多數人都知道大法好,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栽贓陷害法輪功,法輪功是冤枉的。現在已有十多人宣布退出惡黨,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談到退出惡黨還有一事,有個同事對大法有一定了解,可一談退黨就理解不了,不想退。他不退,隔幾天我還講,他還不退。我不灰心,隔一段時間再勸再講,直到大約講七、八次,他終於明白真相了,宣布退出惡黨。通過這件事我悟道,講真相中我們不能輕易下結論,只要還有一線希望我們都不要輕易放棄,還要繼續去講去勸!因為這是我們的責任。

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同事告訴我明天領導要找你談話,可能是你煉功的事,你要有準備。我心想怎麼回事呢?怎麼突然找我談話呢?有漏被邪惡抓住把柄了?我向內找自己,沒找到。

第二天早上班,我就被叫到領導辦公室,一看陣勢還不小,一共五人,其中三名副職領導,二名綜治辦工作人員。我沒動心,想你愛多少人多少人,都是嚇唬人的,我是修大法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誰怕你們那一套?何況有師尊在看護著呢!想到此我心裏特別平穩,一股暖流通遍全身,同時發出強大正念,解體另外空間操控世人迫害我的一切邪惡因素及共產邪靈。這時一領導開口說明談話主題:經領導研究決定,今後不准你再煉功,如繼續煉發現後開除公職,直至法辦。然後問我的意見,叫我表態。

我沉思了一會,就從我如何煉功談起,原先怎麼一身病四處求醫也治不好,去全國有名醫院也治不好,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遇到了大法,走進了修煉行列,是我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現在是無病一身輕,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還來不及呢!你們不讓我煉我就不煉了?我幾年不吃藥了,給國家節約多少藥費呀!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怎麼就不讓煉呢?我告訴你們:我還要煉!就這樣他們都靜靜的聽我講完,他們覺得也無可奈何,有一人還說你就在家煉吧。最後讓我在記錄上簽字,我沒配合,就散了。

當然這事還沒算完,師父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說:「所以不要把所有的問題出現都當作是對你做正事的干擾,對自己學法在干擾,對自己講真相在干擾。不是的,問題的出現就是講真相的機會。」

悟到做到就是修,於是我遇到單位同事就講,我煉功祛病健身做好人,領導還要開除我!當然不同人反映也不一樣,我不但在單位講,還到社會上找有關人講,同時和同修聯繫,大夥齊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邪惡。

第二天邪惡受不了了,這個空間表現是,早六點領導往我家打電話叫我去單位,我去了,是主要領導找我,我進屋他非常客氣,一口一個「大哥」的叫我,他說:「你找這個那個人的,連×××都給你說話了,你咋不找我呢?」我說:「你正在氣頭上。」然後我就給他講真相,他還很愛聽,最後他還強調:「你哪怕給我寫二寸長的紙條,我好向上邊交代呀。」可能是給自己找台階下,被我斷然拒絕。

就這樣僅三天時間,在同修們的整體配合下,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正念闖過這一關。

二零零六年四月初的一天晚上,我睡覺醒來,就覺得一股陰風鑽入體內,早上醒來打坐時覺得口水多,也沒在意,老伴起來一看我,說:「你的嘴怎麼歪了?」我走到鏡子旁一看,可不是真向右歪了。當時我不但沒動心,心裏還非常平和,心裏思考:是消業還是迫害?消業也好迫害也好,作為煉功人要按法的要求做好,向內找心性上那有漏,同時發出強大正念。

可是常人一看,這可不行了,趕緊催我去醫院檢查,馬上走!怕耽誤了。我耐心的向家人解釋,這是消業不是病,煉煉功,調正調正就好了,沒事兒,你們都不用擔心。可說啥他們也不聽,老伴說:「你說出龍叫也不好使了,你趕快換衣服準備去醫院!」同時叫我兒子、女兒找救護車,要找人把我抬上車拉去醫院,給我弟弟打電話,給我內弟打電話,他倆都是膀闊腰圓身高體壯的人,不一會我弟弟來了,我馬上打招呼,來咱哥倆坐這嘮嘮,對弟弟又講一遍真相,弟弟聽明白了,轉身和我老伴說:「先不用去醫院,我看沒事,看兩天再說吧。」我趕快接著說:「真沒事,不信就給我三天時間,不好咱再去醫院治也不晚吶。」

就這樣我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守住心性,同時心中發出強大正念:解體另外空間操控常人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

一片雲暫時散了,晚上還和平時一樣去看八十歲的父母,閒談一會,二位老人也理解我,說「你自己要把握好」,我說:「您放心,保證沒問題。」回家一進門,我孫兒就喊「我爺的嘴不歪了」!我老伴一看,是不歪了,心裏特別高興!兒子、女兒也不說啥了,我們全家人都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現在我已完全恢復正常了。

以上寫的是修煉中的幾件平常小事,像這樣寫下去,可能幾天幾宿也寫不完。本來我的文筆很拙笨,我想既然是大陸大法弟子的交流,我就有責任寫出來與同修分享,無論寫的如何。同時我也悟道,這寫的本身就是修煉,心性就在昇華,境界就在提高。同時我還認為這是師尊給我們創造的一次千載難逢的機緣,應該倍加珍惜!

雖然修煉十多年了,左一跤右一跤走到今天,如果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沒有大法的指航,今天根本上就不可能有我們今天的一切,今後我要做好師尊讓做的三件事,修煉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史前大願,跟師尊返回美好的家園。

層次所限,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