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緣到 終得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小時候經常聽母親講民間神話故事,所以夢中我老在天上飛,或在水中潛,或在土裏遁;長大一點,喜歡到廟裏看菩薩,看佛像,看著那些大羅漢及金剛威嚴的神態,久久不願離去。民間神話故事更是深深吸引著我,西遊記裏的孫悟空、懲兇濟貧的濟公,他們都是我崇拜的偶像,那神話中的仙境更成了我夢裏的追求,我常常對著夜空苦苦思索:我是誰?從哪裏來?百年後又到哪裏去?

四九年,一對基督徒夫妻帶著他們的兒子和我去了教堂,學會了一首歌,歌詞大意:「小朋友信主,膽子會大,甚麼妖邪都不懼怕」。五十幾年了,我還在天天唱,對神充滿了敬畏,直唱到得大法之前。

我的性格耿直,在邪黨歷次運動中,總是同情那些被整的可憐人:正直的好人被打成右派,送農村改造;文革中,人人互相鬥,互相殘害;八九年憂國憂民的學生遭槍殺……,我對惡黨從沒好感到絕望,那些「領導」指責我「不識時務」,「階級立場不堅定」,「落後份子」,為此,幾次調工資都沒有我的份,還把最累最苦最髒的活兒壓在我身上。在這種環境下過了幾十年,我落下許多病,死過幾次又活過來。

為了脫離苦海我去過寺廟、道觀,買了多少佛、道兩家的氣功書,凡是出版的氣功書能買到的都買了,也練了多種門派的氣功,反覆的比較、體會,可都不好使,就像師父說的:「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轉法輪》第一講)我一直在苦苦的尋求、等待,就像一隻漂泊在大海裏的小船,總也靠不上岸。

這一天終於到了。一日,在一個書攤上我發現了《轉法輪》寶書和《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當我第一眼看到師父的法像時,我感覺是那麼親切,那麼眼熟,接著急不可待的打開目錄:「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煉功為甚麼不長功」這幾個小標題深深的震撼著我。我欣喜若狂,認定了這位師父就是我苦苦尋找的師父!「法輪大法」就是我日夜尋覓的功法!我按照「修訂本」煉了兩遍「貫通兩極法」,一股能量沖灌著我,動作隨機流暢,身體既舒服又輕鬆,淚流滿面的我幾乎喊出:「我找到了高人!我找到了真正的名師!」我相信這是從古至今任何正傳功法都無法比擬的。

學法煉功沒過多久,我全身的病痛不翼而飛。法輪功太神奇了,我的師父太偉大了,太慈悲了!就這樣,在恩師的呵護下,我走上了修煉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