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了大法 感悟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我於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得法。得法前,我對修煉之事一概不知,只知對敬神一事要懷有誠意,但不知為甚麼要敬神。得法後,大法開啟了我未知的領域,師父在書中講的法理深深的感動了我。我知道了人為甚麼有疾病、魔難、不幸,人與人之間為甚麼有矛盾?人生命的真正意義是甚麼?明白了「真、善、忍」是人的道德根本,是人能夠生存的生命根源。我幸運得到這部能使人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轉法輪》。但是,能否從此走上修煉之路,我有顧慮,原因是我做事缺乏恆心。看書後,我明白修煉人只消業,沒有病,無需吃藥治病。而當時我治療眼睛花費的藥錢比較貴,剩下的藥捨不得扔。我思想在鬥爭,是藥吃了再修?還是修而把藥扔了?最後我選擇把藥扔了,走上修煉這條路。很快,我就感受了大法的神奇,我在修煉之路上精進了。

口腔上顎長牙又消失

一九七九年上高一時,我的口腔上顎正中長了一顆牙。當時我是學校籃球運動員,正在訓練,準備參加縣上舉辦的縣直農村中學籃球賽。可是,長了這顆牙,每當胳膊上舉投籃、舌尖頂到那顆牙時就有點疼痛,而且吃飯、說話舌頂牙尖都感到痛,我很煩惱。正好,我家街上來了一位外地牙醫,我怕影響比賽,就把這顆牙拔掉了。

可是我得法不久,大約一九九七年五月的一天中午下班回家後,我感到口腔上顎不舒服,於是我用舌尖和手指尖分別去摩擦,感覺到一點兒牙尖正從上顎正中長出。我的腦海中馬上反映出原來長牙的煩惱和拔牙的經過。我就想長牙不方便,長大後拔了。又想不對,拔牙要打麻藥,修煉人不用藥,那就不打麻藥直接拔。再想也不對,那不還是把自己當作病人對待了嗎?於是我想不管它,讓它長吧。

可是,我又琢磨不對呀,時隔十八年這裏為甚麼又長了一顆牙?這時我想起師父在濟南講法上說的在修煉路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發生。我突然悟到《轉法輪》第八講最後一個問題「修口」,是不是我平時說話不注意?長這顆牙提醒我「修口」?我想對了,當我一說不好的話,牙一頂,趕快住口。其實就是讓我修口。因為我以前也曾為說不好的話引起矛盾而苦惱,也意識到自己這方面存在的問題,但沒有這方面的明確修正目標。現有大法指導,我下定決心修口。就這一念,奇蹟出現了,第二天中午我發現這顆牙消失了。因為我悟道了,這一關一難就過去了。牙就沒了。你說神奇嗎?我想看過《西遊記》的人就不難理解此事。

而且在以後的修煉中,師父多次借他人之口點化我修口,使我與他人的言語衝突中認識到修口的重要,我一點一點的修正。雖然我現在做的離大法的要求還相差甚遠,但我修口的精進心不會鬆懈,我會始終按法的要求去做。

快速好病

修煉前,身體方面讓我最煩惱的是眼睛和頸椎兩個部位的疾病。我的眼睛從一九八六年至九六年長達十年出現乾澀、兩眼角上眼皮對稱部位裏面似有沙子摩擦、兩眼球脹痛,影響正常的工作學習。嚴重時,看書眼睛瞇成一條縫才能湊合看,而且看幾行字眼睛就酸睏得不能再看。若強行繼續看頭就開始暈,心裏噁心。而我當時從事教師及後來的文秘工作,經常需要看書或寫文章。我到幾家醫院眼科去治療,醫生診斷和儀器檢測查不出任何問題,可它就是不舒服。

後來經人介紹九六年三月我慕名到外地一位老中醫大夫那裏求醫,他診斷說我眼壓高,若不及時治療將來會變成「青光眼」。他這樣一說,我著實嚇了一跳,一次購買一個月中藥,加上來往路費,花掉捌佰元左右,而且吃住都沒花錢。據他講得吃幾個療程,況且是否能好還是一個未知數,真不知得花多少錢。

幸運的是我遇到了大法,並且我剛看書幾個月,還沒有學煉功動作。當時只是被書中講的法理所吸引,心裏並未想著病,眼睛不知不覺好了,我都未察覺,直到發生頸椎消業時,我才發現眼睛原來不舒服的感覺早已沒有了。

那是九七年七月的一個星期五早晨,我手疊被子時聽到頸椎最大的骨節響了一下,當時沒甚麼異樣的感覺。上班後,大約九點鐘左右,我的脖子開始不能轉動,勉強堅持到下班。我騎車回家時,勾著頭,頸椎處似有重物壓著(那種感覺無法準確表達),身子向下爬著。我當時唯一的想法就是趕快回家躺下,不能倒在街上。其實我的擔心是多餘的,慈悲的師父給我安排的非常周到(當時我沒悟到)。

我剛回家躺在床上沒十分鐘,我大姐就來了。我心想剛好,這下不用愁丈夫下班和孩子放學沒飯吃了。丈夫回家,看到我這樣,而且不到醫院治療,非常生氣。我心裏拿定主意沒和他發生爭執。我的頸椎曾在九三年至九五年連續三年都在夏秋季節更換時犯病,症狀是頭暈、噁心、嘔吐,一年比一年嚴重,用過針灸、推拿、吃藥,當時能緩解一下,均未根治。而我這次消業的症狀是頭、胳膊都不能動、不能翻身、不能起床,若動就鑽心的痛。

儘管這樣,令人驚奇的是師父給我保留了基本生活能力。家人把我扶起來我能走路能坐、手不能洗臉、梳頭,不能用筷子吃飯,但卻能勉強用兩手指夾著勺子吃飯、上廁所也勉強能自理。我躺在床上就想:人常說久病床前無孝子,我若不修煉,假如病成這樣,不用說侍候別人,我還成了別人的負擔。今天我簡直太幸運了,我修煉了法輪功,我發自內心的哭了。

我躺在床上堅持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三天後這種難受的症狀消失了。這讓我覺得不可思議,但這就是事實,大法就這麼神奇!至今十年我沒再花一分錢的醫藥費。當時我剛看書不知道從法理上看待這些事,只知道這是消業。現在回過頭來想,不難理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宇宙的天理。當你想按照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時,不就自然有善報嗎?那病當然就好了。從這個角度講,修煉人不斷的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一個越來越好的人,超越常人達到很高境界時,就能成為佛、道、神。這就是修煉,生命昇華之路。

化險為夷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轉法輪》117頁)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下午,我在單位上班時,我坐的位置頭頂上方是帶吊架的大日光燈。當時日光燈突然滅了,單位電工來修理了。可是就在電工走後不到十分鐘,突然日光燈的一端吊線斷了,日光燈「嘩」的一下掉下來,繞過我,掛在我坐的椅背上,而且日光燈還亮著。按當時的情景應該正好掉下來,打在我頭上。屋子裏的同事議論紛紛,有人說讓電工給我賠精神損失費,我心裏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甚麼都沒說。感謝慈悲的師父給了我新生的機會!

膽量變大

我從小膽小,天黑了一個人上廁所、睡覺、走黑路都害怕,這樣的經歷在我的記憶中太多了。修煉後,我日漸感到自己的膽量變大。特別是二零零三年四月,婆婆去世後,親人們為我的安全擔心。婆家離城較遠,又是獨院(當時周圍房子少),以前天黑後,看到周圍黑洞洞的我就怕,而現在婆婆去世後,晚上不僅家人在時,我不害怕,而且獨自一個人也不害怕。因為我心中有法,甚麼也不怕。當我稍有怕的念頭,我立即想到自己思想不對頭,就背誦師父的詩《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洪吟》)有法在,怕甚麼?還真的馬上就不怕了,這是法的力量。

以上是我修煉大法後感受的大法神奇中的一點點。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