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多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每當看到各地同修回憶參加師尊在國內各地辦班傳功傳法時的殊勝,自己也如親臨現場,沐浴在師尊的呵護下一樣,每看一篇都淚流不止。其實修煉十年來雖沒見過師父,但每一次讀、聽師尊的講法都像面對師父一樣,感覺到那種洪大的慈悲和祥和。

我雖在96年年底有幸得法,但由於悟性差,我是一路跟頭一路跤的走過來的,每次魔難中少不了師父為我承受。現在我想把自己的親身見證寫出來,證實大法的神奇。

得法前,我的心臟病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由於嚴重的供血不足,每天只能在屋內活動兩個多小時,其餘時間都是在床上度過。腿腳腫脹,晚上脫的鞋早上不知能不能穿上,每日藥不離身。

那是96年年底的一天,兒子用車把我送到以前在一起住的老鄰居家串門。她正看師父講法,就對我說:「師父是下來度人的」。當時由於受惡黨無神論的影響,沒往心裏去。她拿著別人給她的一本《轉法輪》,說讓我拿回去好好看看。還說,煉法輪功主要是學法,要提高心性。我也沒在意,只是說看書能行?說了一會話就回家了。當時我悟性差,不知道《轉法輪》這本書有多麼的珍貴,不經意的五六天看了一遍,知道這本書好,講的都是從來沒有聽過的道理。當時我也明白了一個人的一生的所有不幸都是生生世世業力所致。

我雖然讀書時並沒有太認真的看待,可在我看書的過程中師父就在為我淨化身體了,感覺身上一陣一陣的發熱,一遍看下來心臟病竟不翼而飛了: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五、六天之後自己騎自行車送書去了,還真是像書上說的那樣一身輕。那個歡喜哪,讓我都興奮過頭了。

還書後,自己心裏放不下,就到處找《轉法輪》和其他大法的書。買了書,又去找煉功點,從此走上了修煉之路。是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我和我周圍的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在修煉不久我做了一個夢:我從一個很深的像井一樣的洞裏出來,外面是一個荒涼的地方,也可能是我看到了師父從地獄裏把我撈出來了。

九八年到九九年的上半年,我出現病業狀態。可我悟性差,一直僵持著到九八年底出現了大出血。孩子們強行把我送到醫院,當時血色素0.3克。醫生說不知道這人怎麼還能活著。由於止不住血,他們把我又轉到大醫院。醫生檢查後說是「子宮癌晚期」。雖說做了手術,那些所謂的權威還是說我「活不過三個月」。家人把我的後事都準備好了。回家後,我沒有放棄大法,師父也沒有放棄我。接著就是「七.二零」鋪天蓋地的謊言,我沒動心,堅信師父堅信法,很快我就恢復了學法、煉功,過了一個生死關,師父又給了我一次生命。我再次見證大法的神奇。

「七.二零」以後,同修們不斷的走出來用各種形式證實法,我也在2000年溶入了證實法的洪勢中,知道堅定,但對法理理解不深。2001年在一次證實法中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監獄裏邊,我用人心堅定,沒在法上,也走了四個多月的彎路,又摔了一跤,教訓是深痛的。零四年回家後,收到了同修們為我保存著的三年來師父的各次講法,我從內心感謝同修的關懷。通過靜心學法,我明白了法理,爬起來,回到講真相救度世人中。

最近一年中家中發生的兩個小故事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冬天夜長。零五年的一個冬天的晚飯後,刷完鍋裏邊有一點水沒倒掉放在爐子上,卻忘記了關火。雖然火很小,但著了一夜。天亮起來一看,火還著著,鍋裏的水剛燒乾。當時真有點後怕。我一下明白了,是師父幫了我,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常人家,後果真不堪設想。

不久前的一天下午,天氣很好,窗戶開著,我到同修家學法。不一會變天了,大風夾著雷雨上來了,我想沒事,沒動心。學完法剛到家,兒子就來電話說咱家成河了,我說沒有哇、好好的,一看窗戶是關著的。我知道又是師父的關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