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再次把我從死亡線上救回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5日】我是一個農村人,2001年9月得法,得法晚,悟性低,有怕心,因此摔了一個大跟頭,師父再次把我從死亡線上救回來。

我小時候家中很窮,父親只叫我哥上學,我六歲那年是個大旱年,沒有收成,母親被餓死,父親又是一個耿直脾氣,見到不合理的事總要愛說、愛管。我家裏有空房,有一對男女在空房裏做壞事,父親見到後訓了人家一回。可還是接二連三的來,一次次被父親撞上,拿著鐵鍬把人家趕跑了。後來這兩男女成了夫妻,男的成了武委會主任,女的成了婦聯主任,他們開始對我家進行報復,今天把父親抓走了,明天又找個理由押起來。我和姐姐相依為命,十幾歲的兩個女孩子,過著艱苦的日子。

後來,我上過幾年學,正趕上大躍進,整天不上課,到周圍村生產隊幹活,和一個退伍的農村人結了婚,過著貧窮的日子,每天出車到外地去拉這拉那,晚上回家才吃一頓飯,身體越來越不好,每天吃藥,人們都叫我藥罐子。孩子又考上大學,很懂事,成績又好,我們老倆口都吃藥,家境可想而知,孩子總算大學畢業了。突然丈夫去世了,對我的打擊很大,覺得活著沒有意思,吃不進東西,周圍的好心人怎麼勸也不行,想辦法也不頂事。

這時我與大法結了緣,有一位煉功人給我送來了救命良藥《轉法輪》,回到家裏沒精打采的看了看,心中有了一絲亮點,接下去看,一遍一遍的看,知道了人活著的意義,於是我就每天看,天天看。

《轉法輪》成了我的生命支柱。白天看,晚上看,吃飯看。後來開始抄書《洪吟》、《轉法輪(卷二)》、《轉法輪》還沒抄完像著了迷似的,拿起書來愛不釋手。

從此藥也不吃了,走路一身輕。身體好了精神充沛,人們說藥罐子改變了。

我走鄉串戶講真相,勸三退,有同修說我「後來者居上」,我沾沾自喜,接著顯示心和歡喜心就出來了。每天想著今天找誰,明天找誰,而不像師父說的發自善心去做,而是有了幹事的心像完成任務似的,今天說通幾個明天說通幾個。講時不洪法,而是大談特談我不吃藥了,我怎樣怎樣!許多漏都出來了!被舊勢力爛鬼鑽了空子,突然心臟病又犯了。開始我不說,後來上了醫院,我昏迷著聽他們說:「她血管不好找,太硬扎不進去」。

這時我想起了《轉法輪》裏老師講的,我立刻合十默默說:「師父救救我吧,幫我過了這一關吧。」師父從死亡線上再次救我回來。

我寫到這裏淚流滿面再也寫不下去了,我想有同樣情況的同修以此為戒,在這瞬間即逝的短暫時刻不要徘徊了!讓我們緊跟偉大慈悲的師尊的正法進程穩步的前進吧!再次合十謝謝,謝謝偉大慈悲的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