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心得體會:放下爭鬥心,善解矛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5日】我叫烏弗-坦普爾,今年34歲,在一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

第一次聽說法輪功是幾年前的事了。我當時在漢堡(Hamburg)中領館前面看到有一群法輪功學員在發正念。他們好像不為汽車排出的廢氣和馬路上的嘈雜聲所動,專注的做他們的事情。這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隨後,我當時的老師告訴了我法輪功很好,但是在中國大陸被禁止。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直接接觸到法輪功。

2004年5月份我去科隆看望一個朋友。我們打算在第一天一起去參觀科隆大教堂。在教堂廣場上我們看見一群法輪功學員用很大的橫幅展示世界各地人們煉功的照片。儘管我一向不願意簽名支持甚麼人,但我還是簽了名,因為我感覺到法輪功的美好和真誠,還有對法輪功的禁止和迫害的卑劣無恥。

一開始我並沒有想過要自己修煉,因為當時我正忙於其它的事情。但是我總是在看5套功法的煉功圖,心裏覺得很高興。自己試一試功法的願望就冒了出來。這時我的家人送給我師父的兩本書:「法輪功,返本歸真之路」,「大圓滿法」。

僅僅在站立著雙手結印時,我就馬上體會到強大的能量。那麼,我可非得知道更多(有關法輪功的事)不可了。我去了煉功點,一位學員說我應該雙盤打坐。好吧,那就坐吧。咦?慢著!我平時總要10到15分鐘先活動一下筋骨,今天怎麼說雙盤就雙盤上了呢?學員把第5套功法演示給我看,我感受到的是一片寧靜和平和。這個地方我來對了。

就這樣我開始煉功和閱讀《轉法輪》。不長時間後,我感受到身體的變化。我的腳以前總是發冷,抽筋,現在感到暖和和放鬆。身體的緊崩狀態得到緩和,感到輕鬆。

我的工作環境也發生了變化。我變得容易和同事相處,也對自己更誠實了。給大家舉個例子。我的工作是護理重症殘疾病人。我處在一個難以解決的矛盾中已經很長時間了。幾年以來我照料一個年輕的心靈嚴重受創的病人。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他就經歷了戰爭和被俘,身體受到的重創導致精神上的障礙。在他自己的頭腦裏,人們應該或是任人欺壓,或是擺布欺壓別人。挑釁,暴力和弱肉強食對他來說是普通生活的一部份。

這件事經常使我達到心理和身體上的極限。在他面前我無法保持平靜。他盯住了我,時刻要求我注意他。當我希望休息一下的時候,他就過來干擾我。我上廁所,他就使盡全力的拍打門,而且哈哈大笑。當我們一起在外面時,如果甚麼事不順他的心,他就表面上很友好的握我的手,同時把指甲嵌進我的肉裏,沒有別人會注意到這一點。我們的同事們就只看到我的反應,看到我對一個有嚴重精神障礙的人發火,他們感到很震驚。而我擔心,如果我讓我的同事知道我和被我護理的人之間的糟糕的關係的話,他們會認為我不是一個好的護理員,甚至是一個使用暴力者。只有幾個同事理解我的處境。我的同事對此意見不一,我感覺到了如山一般的責怪和譴責。

就這樣,在這種情況下我工作了太長的時間。但現在作為修煉人我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希望我更真誠,我必須把我的問題擺在桌面上並請求我的同事幫助,而我的同事正是我以前想像中的敵人。以前我的爭鬥心很強,經常和同事爭執。如果一個同事和我意見不一致,對我來說這就是對我的挑戰。我就會頑強不休的和其爭執,而且認為自己有理。

我總認為,我得更快,更有力的出擊,從而使對方失去和我爭鬥的興趣。今天我可以看到,我那時的態度使矛盾激化。因為我的暴躁的態度,一些人甚至怕我。今天我想改善這一切。《轉法輪》使我明白,我必須償還我給別人帶來的傷害。我回顧過去的事情,發現了自己的問題。

我準備好了承認這一切,並作出解釋。但如果別人說一些我沒有想到的話怎麼辦?比如無理由的批評和責怪?我決定先靜靜的聽一聽別人怎麼說,而不是像以前那樣還擊。我準備好了承受一切,我不想失去德,得到德比失去德更好。但我還是有顧慮和擔心,怕別人認為我不是一個好的護理者或者是使用暴力者。我和同事們談話之前,氣氛很緊張,我們有意避開這個話題,暴風雨之前的平靜降臨了。

但我沒想到的是,當我們真正開始談話的時候,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我們的談話由我們的上級主持,她主持的很好,表示很理解我。同事們也比以前更願意幫助我。我的真誠得到了大家的支持。我終於能夠和他們公開的談論我的問題。我們一共討論了兩天,其中還有幾次個別談話。我承受住了這一切。我心裏確信,只要我是真誠的,我就是被保護,被幫助的。這個修煉過程對我來說是善解矛盾,使整個工作環境變得溶洽和諧。太偉大了!

還有一件最近發生的事情。這篇心得本來是一個給明慧網的採訪。當我開始詳細的講這個故事時,想採訪我的同修建議我自己寫下來。但如果我自己實在寫不了,她再寫。我必須做出選擇,是做些甚麼,還是只說不做。這正擊中了我的安逸心。好吧,我想做點甚麼,那我就答應了吧!

開始的幾天我並沒有怎麼想著這篇心得。就算是想起來的時候,我總是有別的事要做,或者我太累了。另外我總覺得我還有很多時間。當我終於開始寫時,我突然極度疲勞。我確信這是一個有目地的干擾。那麼前幾天不也是被干擾了嗎?我不是在一個沒事的晚上忘記寫心得了嗎?雖然我意識到了這些,但一開始我的正念還是很弱。我剛一坐下來,電話就響了,或者我突然非常的餓,或者很累,或者我想起來我得打掃衛生,或者鍵盤上一個按鍵失靈,反正總有些干擾。作為修煉人我不想接受這一切,但寫最初的幾行字還是很艱難。

第二天,我得到了師父的關於發正念的重要性的經文。從這時起我在發正念時也為寫心得體會發。自這以後,我能保持清醒,工作效率也高了。寫文章甚至給我帶來了樂趣。我希望我能夠和大家分享我的修煉。謝謝大家!

感謝法輪功,感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