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讓我從新認識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9日】在一天下班回到家裏後,隔壁姑丈過來告訴家人說:車站那邊有人在教練氣功,你們也可以去學學?當時聽到還不以為意,繼續看著我的電視。接著姑丈走過來向我介紹,詢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其實當時自己心裏還不想學,因為對氣功一點概念也沒有,而且長久以來觀念固執的我對於這種所謂既「看不見、又摸不著」的氣功始終持著懷疑的態度。

後來得知車站那邊是教煉「法輪功」之後,我才想起曾在電視上看過介紹說:全球有上億人學,而且人人身體健康。但為甚麼能使上億人學呢?其實這一點一直讓我感到好奇,而後「法輪功」就給我留下了些許印象。在嘉義的中山公園,時常見到很多人在那兒煉功,凡是經過總是會多看一眼。想不到才過沒多久就聽說自己住的地方這兒也有開班,加上母親一旁鼓勵,心裏頭產生了學功的願望就決定參加。令人意外的是參加了這次九天班之後,從此改變了我的觀念和身體狀況。

原本罹患僵直性脊椎炎的我,打從十八歲發病開始就沒一天好日子過,時常半夜腰部酸痛、翻來覆去無法入睡,最難受的是高三那年,每當夜晚正好入眠時,腳後跟、腰部、坐骨神經,無一處是舒服的,幾乎沒有躺著睡覺的權利,就這樣我坐著睡覺睡了半年,在這段時間只能以「人間煉獄」來形容。畢業後,疼痛也沒多大的改善,每天只能以西藥抑制,遍詢台灣各大醫院,醫師總是一句話「沒有特效藥,除非發明新藥」;每當聽到這句話,心情總是跌落谷底,感覺就像被判了無期徒刑一樣。自己也常在夜深人靜時想著:我上輩子到底是作錯了甚麼事?今生才會遭逢如此的病痛,難道往後只有看自己的造化嗎?

有幸,今年8月19日接觸法輪大法後,我的人生就此改變;第二天〈20日〉開始,師父就為我淨化身體。從此,我就與藥罐絕緣,剛開始還是因為忘記吃藥到最後也不吃了,而現在已三個月也未曾服用過一顆藥物,身體依然感覺無恙,甚至比往常使用藥物時的情況還好!也許,對某些人來說我身體情況的改變,他們可能認為是一種奇蹟,但現在,我相信這不只是奇蹟而已,這是真實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因為「奇蹟」可能代表著偶然,而大法的體現在我身上卻是不容置疑的。我想,這都是師父對我的慈悲。

雖然在這三個月學法當中,對法的理解不很深刻,但對自己觀念的改變卻是印象深刻。以前,我是一個無神論者,對於父母親講的神鬼之說完全不放在心裏,總認為他們受教育不高、思想固執,自然而然也就產生了偏激的想法,思想上也變的很狹隘,自己的牛脾氣也就越來越嚴重,所以和他們在溝通上往往產生矛盾。學法後,才發覺自己原來是徹頭徹尾的錯了。對於親戚、朋友自己總能站在他們的立場上想,對自己的家人為甚麼就不行?難道就不能寬容他們嗎?最後,我在法理上得到了解答,那就是自己太自私了,原來寬容不只是善待他人的表面形式,更是內心深處對私心的反省。

這段時間以來,師父的《轉法輪》,確實讓我重新省思了自己。我現在知道,自己不應該再迷茫、也不該再沉於迷中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