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龍的故事(一):修煉後的身心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3日】阿龍17歲參加工作,在家鄉湛江當一名工人。在當工人的這段時間裏,曾苦練武功。他很能吃苦,不管天寒地凍、烈日炎炎,風裏來雨裏去,堅持苦練,武藝頗有長進。改革開放後的1991年,他為尋求發展,和朋友一起到珠海打工,後來主要做裝修工程。由於他的努力,很快積累了財富,有著當時人們嚮往的富裕生活。那時他很重名、重利、重情,由於他為人豪爽,樂於助人,朋友眾多,吃飯從來都在高檔餐廳。不幸的是這時他雖有錢,卻周身是病,特別嚴重的是他的「支氣管擴張」已到了隨時可要他命的時候。他曾因氣管擴張多次窒息,被送到醫院搶救。救命之藥從不離身,家裏更是變成藥房,醫院也曾給他定下了切割手術方案。

1995年春,手術前兩個星期的一天早晨,阿龍照常到外面小跑。他跑得毫無氣力,過量的藥物使他發暈,他坐在路旁,一輛出租車不期而至,停在他的身邊。司機問阿龍是否坐車,他在極度迷糊的情況下坐上了車,司機問他到那裏他也不說,任由司機自個走。後來司機將車開到海邊的烈士陵園,問他是否在這裏下車。由於看到好多人在那裏晨煉,他就在那裏下車,漫無目地到處看,當阿龍看到有幾個人在那裏打坐時,感到好奇,就在旁邊坐了下來。他這一坐,從此使他改變了他的人生道路,這也許就是緣吧,從此他在那些煉功者介紹下開始煉起法輪功,風雨無阻。

阿龍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個星期後的一天深夜零時,奇蹟出現了。他肚脹如鼓,疼痛難忍。妻子就睡在身旁,可是無論他怎麼用手推,她怎麼也不醒。沒辦法,阿龍只好自己翻滾下床挪到廁所門口,最終倒在門口。他外母聽到響聲出來打開燈,卻只發現廁所門口只擺著一把椅子,要是平時她會走過去拿走椅子的,但那天她沒有去動,發現沒事就關燈回房休息去了。幾分鐘後當他醒來爬進廁所,剛蹲下,大小便就像打開的自來水一樣帶著黑色的惡臭氣味一洩而出,然後全身一身輕,精神一振。第二天阿龍照常按時煉功。第二天夜間又是同樣的時間、同樣的情況出現,但他都沒能叫醒身邊熟睡的妻子……三天過後,如今快十年的時間,阿龍不但沒吃過一粒藥,和醫院更是無緣,身體卻一天天健康。法輪功不但給予了阿龍一個健康身體,也給予了他良好的思想,提升了道德,變得理智和高尚。

阿龍會武功,又是個「包工頭」,在社會摸爬滾打多年,難免結識了社會上三教九流各種朋友。由於他樂於助人,因此有些不好的人也慕名而來。自從他修煉得益後,為了他的朋友也能受益,他常向朋友們講述煉功體會和法輪功書中的道理。遇上能接受的,阿龍還將書籍送給他們。對那些不想改變的、繼續做壞事的,阿龍則不再資助他們。

有一次,他的小車被別人的車碰了一下,他的朋友們想:這次老闆還不讓我們去訛詐一點錢用?誰知阿龍說甚麼也不讓他們去,還說誰去訛詐人家,就別做他的朋友,阻止了他們的行為。

一次,阿龍最好的朋友準備詐騙別人的一車建築材料,他知道後也制止了朋友,不讓朋友幹這不義不法的事情。

阿龍的一個親戚拉了一車非法的舊輪胎要求放在他處,被他拒絕,並教育對方不要做不法的事,讓親戚拉回去。那親戚沒有聽,將輪胎轉往別處,結果不久因這事被抓去坐牢。

還有一次阿龍所住的小區一工作人員因維修水電和他發生矛盾,這工作人員不但不講理,還動手打了阿龍一下。要是在修煉法輪功前,他哪能受他人侮辱,這工作人員肯定會被他打得筋斷骨折。但是阿龍不但不還手,事後還向這工作人員道歉,連在場的管理處保安都感到不可思議,這工作人員更是感到無地自容。

在名利上他更是能看得淡、放得下。在修煉之前,他曾經幫助一名叫陳富強的包工頭用暴力從別的包工頭手裏奪取工程來做,後又幫助這位包工頭在珠海建立了牢固的基礎。這包工頭原來在珠海是很受人欺侮的,自得到阿龍的幫助後,他的工程幹得越來越好。阿龍也曾從他那裏得到了水電裝修工程做,但這陳姓包工頭人品不好,由於阿龍修煉後不但不再幫他做壞事,還勸他收手,他覺得阿龍不為他所用,加上他已有了牢固基礎,因此他就收回了阿龍的水電工程。阿龍的朋友知道後就要動他,陳富強當時也害怕,找阿龍出面勸阻。阿龍不但不計前嫌,反而向他保證不會讓自己的朋友動他,結果免了事端。

不但這樣,阿龍原來有三百多萬元的工程款還沒有和陳富強結算。自從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後,由於阿龍被公安追捕,那陳姓包工頭趁機抵賴,反而說阿龍欠他的工程款,後知道阿龍不能回來,就又說兩年不來結算就當放棄了。阿龍的朋友本想用暴力手段去收款,但阿龍阻止他們這樣做,用善心去對待。

還有是在學法輪功兩年後的1997年,阿龍單位分房子,按條件他是應得的,他單位的領導也找到他說要分一套房子給他。當時人多房少,他對領導說謝謝關心,你把房子給有需要的人吧,結果他沒要房子。朋友們,你說他的品德是否高尚?正因為修煉法輪功才造就了這樣的好人。當人們都在為著自己的私利去爭奪的時候,他卻能把送到手裏的東西送與別人。

有關他修煉後的轉變的故事還有很多,總之,他是通過修煉身心受益了,連後來鎮壓中接觸過阿龍的警察都承認他是好人。但就是這樣的人被打壓、抓去洗腦、坐牢。可以想像他這樣一個被法輪功挽救了生命的人,被法輪功改變好了的人,又怎會背棄法輪功呢?叫他放棄修煉就是叫他放棄生命。一個能把利益看淡、一心向善的人,他怎會看重名利和政權呢?難道聲稱代表人民的政府願意看到生病的人們在高昂的醫藥費壓力下掙扎、看到人民在世風日下中人人難自保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