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錢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6日】有一天,我去附近市場買菜。最後去賣肉的大廳買了點肉,我就準備回家了。在大廳當中的桌子上我把肉裝進掛包,剛剛走了四、五米遠,突然有個人從身後把我拽住。她抓住我的一隻手,另一隻手又把我的這隻手夾住,把我連拖帶拉,拽回大廳當中的那個桌子邊。回頭一看,是個老太太。這時,她才叫起來:「我的錢包!」原來她認為我是個小偷,偷了她的錢包!她在自己的提包內找,一下就找到了自己的錢包。她抱著我又是親吻,又是道歉。我同情的說:「是啊,對一位退休的老人來說,錢包是很重要啊!」

我沒有惹她,我也不認識她,她就這麼無緣無故的冤枉我。要是依得我(──過去在這種時候不是自稱「我」,而是自稱「老子」了)過去的脾氣,搞得不好會捶桌子,如果不是罵得整個大廳的人都能聽見,恐怕最少最少也要瞪她一眼,挖苦她兩句。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過去的「老子」了,我學了以真善忍為其宗旨的法輪功,李洪志老師諄諄教導我們時時處處要先為他人著想。其實一位退休老人的錢包裏可能也沒有幾個錢,但是這點錢對於她的生活卻很重要。所以我能夠體諒她,我能夠理解她。我心平氣和,拿出一張法輪大法的簡介送給她,她千恩萬謝而別。  

過去讀蘇軾《留侯論》:「無故加之而不怒,卒然臨之而不驚。」(遇到無緣無故的侮辱而不發怒,面臨突然的不幸也不驚慌失措)那時我覺得這是一種很高的思想境界,但我不知道怎樣才能達到這種境界。原先我是一個脾氣浮躁,心胸狹隘的人。追隨李洪志老師修煉法輪功也不過六、七年的時間,竟使我變成一個心胸博大有涵養的人,竟使我變成一個遇事能忍,甚至有些慈悲的好人。發生這樣的事情,我還能盡可能站在對方的角度為其考慮:「是啊,對一個退休的老人來說,錢包是很重要啊!」其實我心裏老是在想著怎麼講清真象,怎麼救度眾生的大事,根本就沒把她冒犯了我的這點小事放在心上。正如蘇軾在《留侯論》中接下去寫的:「此其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這是因為他的抱負很大,而且他的志向很遠)但在過去,我絕不可能這樣對待這件事。事後,連我自己都有些奇怪:我變了,我真的變了!

年輕時我下放農村時得過間日瘧,發高燒弄得肝臟腫大三公分。中醫認為,肝主怒,而怒又傷肝,被傷的肝更易怒,發怒就更加傷肝。肝區老是隱隱作痛,頭暈腦脹,脾氣能好嗎?能不發怒嗎?所以我早就算好了自己的命,我將在「肝主怒」,「怒傷肝」的惡性循環中度過自己慘淡的一生:肝大三公分──肝炎──肝硬化──肝癌──死亡。

但是從97年得法後,我煉上了法輪功,連又腫又硬的肝臟那個死角,也在舒經活絡,氣血漸通。按法輪功學員的觀點來看,就是法輪在那兒轉,調整身體呢!那個又腫又硬的病灶後來似乎被打散成很多硬結,分散到頭、頸、腹、背等全身各處,用手都可以摸到。我的肝從大變小,肝痛和炎症消失,食眠俱佳。後來這些分散到全身的硬結也慢慢的化了,沒有甚麼大礙了。

就是說,在修煉法輪功之後,我不僅在肉體方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在精神方面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正因為我的心性提高了,我才會這樣對待這件偶然發生的事。我不發怒,也就無形的打破了那個將要置我於死地的「肝主怒」、「怒傷肝」的惡性循環。我強忍了甚麼嗎?沒有。其實我根本就沒有生氣,我根本就沒有動心。修煉法輪功使我不知不覺的就達到了這種境界:「無故加之而不怒,卒然臨之而不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